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建德:荒唐透頂的中國《網絡安全法》

網絡主權之說,更是荒唐荒誕。網絡的發明國乃至整個世界的所有國家,都沒有誰主張什麼網絡主權,而我們這個對網絡層層設防、信息處處受制的國家,竟然提出什麼網絡主權?這種國際級別的無知玩笑,難道就是中國的思想特色、文化特色和政治特色嗎?是不是我們以後還要主張什麼語言主權、文字主權、菜刀主權、煤氣主權?為什麼強大的美國連槍支都沒有強禁,中國卻擔心網絡、語言、文字、出版和新聞等等會影響「國家安全」?

自11月7日起,《網絡安全法》經全國人大審議、表決、通過,已經開始生效了,這是事關中國近十億網民生活的一件大事。不知這個國家的主流媒體為何對這件事報道不多且鮮有評論,卻對美國大選、韓國政治等醜聞事件興趣盎然、雞血滿滿?

不管“主流”媒體對西方的民主政治進行怎麼樣的醜陋描繪、劣性評價和沒落判斷,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是:隨着網絡信息的發展,中國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加關注美國、台灣等地方的民主選舉了,西方的公開選舉和民主政治,比以前任何時候都更多影響了中國。

每一個清醒而遠見的中國人都會認識到:美國大選與韓國政治各種醜聞的不斷爆料,不但不是民主政治的劣根性、沒落性與腐朽性表現,反而是其科學性、合理性和生命力的真正特質。正是各種政治黑暗、政治醜聞甚至是政治罪惡的及時曝光和不斷暴露,才引起了整個社會的普遍關注與警惕防範,才不至於影響到整個國家、民族和社會的公平正義和良性發展。

這次的美國大選再一次證明:世界上從來就沒有絕對完美的人,也沒有絕對完美的聖賢和明君,民主制度也從不自認完美,自稱絕對真理,而是不停地把那些不完美甚至醜惡的東西翻捯出來,在眾目睽睽之下不斷地自覺修正和自我改進。

那些全國只有一個聲音——“我主聖明”、“領袖偉大”的國度,那些真理主義稱霸宇宙、偉大思想不容質疑、大政方針不能妄議的國度,反而到處隱藏着眾人看不到的罪惡。因為其善惡與功罪的判斷標準,常常被特權利益者強行壟斷,本來應有的客觀性和常識性判斷標準,已經不知何去了。這就讓整個社會難辨善惡進而黑白顛倒,讓參與罪惡的人渾然不覺而喪盡天良,不以為恥而反以為榮,一次次傷害着社會的良心良知和公平正義,傷害着一個個被孤立的個人、家庭和群體,一點點地積累着憤怒和仇恨,一步步走向混亂動蕩和衰弱敗亡。

那些根據表象而對西方民主進行簡單、片面、淺顯和粗俗的評論,其名目越大,越來自高層、高端的媒體和學術機構,越佔據中國的輿論主流,就越顯現出這個國家社會理論的簡陋淺薄和整體無知,越增加了每一位清醒的國人對中國社會前行方向的焦慮和隱憂。

我從中國主流媒體對西方民主的評論中,完全看不到其政治的偉大、正確、光榮和各種自信,我只看到有一幫人,用對西方民主窮心儘力的貶損,來試圖掩飾自己的淺薄無知或心虛理虧。

這個話題就暫且打住,還是回到我想說的《網絡安全法》問題吧。

剛剛通過而生效的《網絡安全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因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秩序,處置重大突發社會安全事件的需要,經國務院決定或者批准,可以在特定區域對網絡通信採取限制等臨時措施。

通讀《網絡安全法》全文,我的感覺是,所有對國家安全、社會秩序的保障和所有對網絡謠言、網絡詐騙、網絡攻擊的防範等說法,都好像在為《網絡安全法》的這個五十八條準備其合理性與合法性。

但這個《五十八條》的合理性、合法性與其社會效果到底怎麼樣,我以為還有必要再認真思量。

我們都知道,網絡與語言、文字一樣,只是一種信息流傳的通道和工具。所謂網絡安全,應該是這個信息通道和工具的安全運行,也就是說,須保障所有信息(包括正反兩向)的全息流傳,而不是要對其進行任何有好惡色彩的干擾、限制和破壞。

對“特定區域”的網絡通訊採取限制等臨時性措施,儘管有“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秩序”作為前因和緣由,但在實質上,卻正是對網絡安全的干擾和破壞。

語言文字和網絡信息,是人類靈性和智能發展而成就的文明工具,不是破壞“國家安全與社會公共秩序”的真兇和元兇。

不錯,是有網絡欺詐、傷害他人權利甚至是破壞“國家安全與社會公共秩序”的網絡信息。可語言和文字不也是這樣嗎?難道為了“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中國也要像對待網絡一樣對待語言文字,再創建一些什麼《語言安全法》和《文字安全法》嗎?

作為的立法意向,應該從如何辨析和判斷什麼樣的語言文字和網絡信息,會傷害他人權利、危害國家安全、破壞社會秩序處來考量,應該從根本和源頭,來防範語言文字和網絡信息對個人權利、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的破壞性影響,而不是不問根由、捨本逐末,事到臨頭了才想起怎樣限制通訊、阻斷網絡。

而事情一旦積累到“重大突發”且能影響和危害到“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的程度,就決不是一時之興、一日之功,而是不平、不公、不滿和憤怒仇恨日積月累到一定程度的結果,要不然,即便事件如何“重大和突發”,也不至於威脅到“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而事件一旦積累到威脅“國家安全與社會秩序”的程度,就決不是通過簡單粗暴地“限制通訊”、阻斷網絡和隔離信息就能消除得了的。特別是在現代文明對網絡信息已養成依賴性習慣的情況下,社會管理還按照舊有的僵化思維和管理模式,在緊急情況下實行強制措施,限制網絡通訊,會不會讓其中一部分人感到焦慮恐慌、孤立絕望而不顧一切、鋌而走險?會不會讓這個“特定區域”的一些人趁黑行竊、趁火打劫、肆無忌憚、無法無天?由於看不到真實信息,會不會有更大的、危害“國家安全與社會秩序”的謠言在瞬間風生水起,很快傳遍全國,引發混亂動蕩?

在某個限制了通訊,阻斷了網絡,信息暫時不能傳播的“特定區域”內,手機、攝像機、攝影機里的圖片、音像都不存在了嗎?把所有手機、攝像機、攝影機全部收繳管控,事件就不會在每一個人的頭腦記憶中留存嗎?一旦放開管控,會不會有各種更加殘暴和血腥的謠言或是現場描述、記憶口述被迅速傳播和擴散?

如今,已不是那個雞犬之聲相聞而老死不相往來的歷史時期了,在當今市場經濟的環境下,可能危害“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的“特定區域”,與周邊地區甚至全國、全世界,都存在着無法隔斷的依存關係和信息聯繫,這個“特定區域”絕對不會成為一個信息的孤島。即便這個“特定區域”的所有人都被消滅了,但他們的親朋好友可能遍布周邊和全國各地。沒有一點信息而不知死活的“特定區域”,會讓周邊區域和全國各地怎麼想?會讓整個世界怎麼想?這不正給更危言聳聽的謠言出現提供契機嗎?這不正讓整個國家和社會陷於更深的恐懼與更大憤怒中嗎?限制通訊和阻斷網絡可能造成的恐慌和混亂,那些唯上是尊、體察聖意、幫權理政的立法者、審議者、表決者和通過者,你們考慮過嗎?

與事後執法不同,審定立法必須遵循一般性、普遍性和持久性的人性原則,而不能是臨時抱佛腳般頭痛醫頭、腳疼醫腳的簡單舉措。只有符合普遍性、一般性和持久性原則的法律,才能彰顯其公平和正義,才易於公眾接受和方便司法執行,才不至於產生不良影響、導致不良結果。

為了“國家安全與社會秩序”而背離普遍性、一般性和持久性原則的所有倉促立法、粗暴執法與簡單行政,不但不會對“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產生持久的良性影響,反而彰顯了整個國家和社會的知識淺薄、簡單愚蠢和野蠻粗暴,最終讓立法行政變為惡法暴政,讓司法人和執政者變為人世間的惡人、惡霸和惡魔。

至於什麼網絡主權之說,更是荒唐荒誕。網絡的發明國乃至整個世界的所有國家,都沒有誰主張什麼網絡主權,而我們這個對網絡層層設防、信息處處受制的國家,竟然提出什麼網絡主權?這種國際級別的無知玩笑,難道就是中國的思想特色、文化特色和政治特色嗎?是不是我們以後還要主張什麼語言主權、文字主權、菜刀主權、煤氣主權?

這讓我又想起了中國荒唐至極的《慈善法》,其內容竟然規定:不經政府合法機構允許的民間私人募捐是非法行為,說是為了防範什麼騙捐詐捐,保護人民的財產安全?那麼市場交易也存在假冒偽劣等各種欺詐行為,我們是否就完全阻止和取締民間的市場交易和自由貿易?民間的所有交易行為是不是也都需要某政府合法機構的批准與許可?駕駛汽車也不斷出現各種違章違法行為和慘烈的交通事故,我們是否就要查禁所有車輛、封鎖所有道路?所有道路的每一台車輛出行,是否也要某政府合法機構的批准與許可?官員不斷出現貪污腐敗行為,我們是否就要取締一切政府?這些荒唐的立法邏輯是怎麼生成的?背後又藏有怎樣的立法動機?這些法律的根本原則與立法精神是什麼?誰來給公眾解釋一下?

這種違反普遍原則和公正道義的立法和行政,這種本質是霸王規則和強盜邏輯的立法和行政,必然導致道德淪喪與人心冷漠的趨向和結果,這種趨向和結果,絕不是任何偽善文化和文明外衣所能掩飾得了的。

中國那些高高在上的偉大人物啊,不要說為了什麼民族未來和國家前途,就是為了你們的既得利益,也該學點知識、長點心智吧!難道你們就一點也不了解和相信真正的人性規律、經濟規律和社會規律嗎?一點也沒有想過:你們怎樣在經濟逐漸下行和徹底衰敗之前見好就收與華麗轉身嗎?難道你們非要把改革開放、權利釋放和西方市場經濟與科學技術在中國近四十年所積累的社會財富,都送光耗盡、糟蹋乾淨,才知道回頭嗎?難道還不知道:現代世界的政治文明越來越照見了你們的虛假虛偽與虛張聲勢嗎?難道還要在你們不堪回首的歷史罪惡和政治污點上,再作新惡、再造罪孽嗎?等到醜行和罪惡昭然若揭、原形畢露而大勢已去再臨時抱佛腳,再想回頭是岸,到那時,還有你們的歸岸和空間嗎?

思想認識不避簡單粗俗,有些淺薄幼稚的問題也需要說一說。有人可能會講,菜刀也是工具,有人如果要拿它害人,法律就有權對這個工具進行收繳和管控,難道網絡就是例外嗎?我只能告訴他,對菜刀的這種收繳和管控必須有具體所指,必須明晰是針對哪一個人、哪一群人,針對一群人也須一個個仔細辨別並指明。不問青紅皂白地對某一個人或一群人的刀具進行強行限制,一定會侵犯這些人的自由生活權利。

菜刀是這樣,語言、文字、汽油、煤氣、天然氣和煙花、爆竹也是這樣,汽油、煤氣、天然氣等也可能成為某些人製造燃燒瓶、燃燒彈來危害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的工具,但我們總不能為了“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而對某特殊區域的汽油、煤氣和天然氣進行全部限制和管控吧,我們總不能讓這個區域的所有人都禁止使用這些東西吧?

為什麼強大的美國連槍支都沒有強禁,為什麼他們不怕那些普遍留存於社會上的槍支會影響和威脅“國家安全與社會秩序”?而中國卻擔心網絡、語言、文字、出版和新聞等等會影響“國家安全”,威脅“社會秩序”?

難道就僅僅因為網絡在每個區域都有總端口而便於限制和管控,就可以對它進行立法限制與隨意管控嗎?

強制管控一旦偏離了普遍、一般和持久的人性原則,就必然對人們的正當權利和正常生活產生不利影響。所謂的法律和政治,就必然變為人人厭惡的惡法和人人憎恨的惡政。特別是自由制度和人權文明已經發展為普世價值的現代社會,任何偽善文化與文明外衣最終是無法掩蓋這種惡法惡政的。這個問題,每一個國家的領導核心與執政團隊,都不能不詳察明辨,因為,這才真正是影響“網絡安全”、“國家安全”和“社會秩序”的重大事情啊!

然而,這篇對中共當局和社會問題苦口婆心、良言規勸的文章,儘管題目和內容比今天呈現出來的更為誠懇與溫和,竟然也到處受堵被刪,在國內網站一刻也不能露面。難道這也是為了什麼“網絡安全”?那幫自稱最自信的政權操控者與國家管理者,對所有的苦口良藥和逆耳忠言不但一直充耳不聞、聽而不問,而且現在已發展到不讓人言的全面禁聲階段,只留下了那些頌聖浮言與自淫狂歡在自己搭建的舞台上自娛自樂。

浮華盛世下,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黑暗世界?中國將面臨一個怎樣的未來?身處全世界的中國人、中華人,難道還不應該好好思索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