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有人背後說自己壞話 林黛玉是怎麼表現的

在誇黛玉是主流,誇寶釵是非主流的今天,很多寶釵粉都會抱怨:你們捧林黛玉就捧唄!但為何捧黛玉的時候總要踩寶釵?我知書達理的薛大姑娘怎麼著你們了?讓人煩!

其實評論釵黛捧那個的時候踩這個並非紅迷的原創,《紅樓夢》書裡頭的人都在這麼幹了,跟現在不同的是,他們,都是在捧寶釵的時候踩黛玉。

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出了名的賢人‌‌‌‌”花襲人,而且在踩黛玉的時候,還被黛玉抓了個現行。

一:花襲人一踩林黛玉

這是《紅樓夢》第三十二回‌‌‌‌“訴肺腑心迷活寶玉‌‌‌‌”,襲人托湘雲給寶玉做鞋,湘雲氣惱之前給寶玉做的扇套子被寶玉剪了,賭氣不給做。

襲人忙向湘雲解釋:寶玉不知道那扇套子是她做的,而且那也不是寶玉剪的,是自己告訴他外頭有一個會做活兒的女孩子給做的,這女孩子活計極好,扎的一手新奇的好花兒,寶玉信以為真,便拿扇套子出去跟人家比,結果‌‌‌‌“不知怎麼就惹惱了林姑娘,鉸了兩段。‌‌‌‌”

湘雲是個心直口快的,聽到自己費那麼大功夫做的扇套子被黛玉剪了,氣乎乎的說:‌‌‌‌“越發奇了。林姑娘他也犯不上生氣,他既會剪,就叫他做。‌‌‌‌”

於是襲人就蹦出了這麼一段話:‌‌‌‌“他可不做呢。饒這麼著,老太太還怕他勞碌着了。大夫又說好生靜養才好,誰還煩他做?舊年好一年的功夫,做了個香袋兒,今年半年,還沒拿針線呢。‌‌‌‌”

雖說襲人陳述的都是事實,可是咱們平心而論,這話有沒有踩黛玉的意思?讓人聽着不是味兒?

二:花襲人二踩林黛玉

如果上面這些話並沒有直接貶損,尚還可恕,下面的話,正經讓人受不了了。

說話間賈雨村來賈府了,要見寶玉,寶玉不高興見,湘雲就勸他你還是好好搞搞仕途經濟學問和應酬世務吧,將來為官做宰的用得着,別老在我們女孩子隊伍里混。

一聽這話寶玉惱了,襲人就趕緊制止湘雲,說之前寶釵也說了這話,寶玉聽了提起腳來就走,寶釵羞的滿面通紅,自己訕了一會子去了,‌‌‌‌“真真的寶姑娘叫人敬重‌‌‌‌”,然後又順帶踩一句黛玉:‌‌‌‌“幸而是寶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鬧的怎麼樣‌‌‌‌”!

三:花襲人三踩黛玉

再踩這一次還不算完,下面還有第三踩。

襲人繼續說道,本來以為寶玉這次這麼對她,她肯定是要惱了,誰知事後寶釵竟不以為意,還跟以前一樣,寶玉卻反而跟她生分起來,寶姑娘‌‌‌‌“真真有涵養,心地寬大‌‌‌‌”,‌‌‌‌“那林姑娘見你不理她,你得賠多少不是呢?‌‌‌‌”

這次寶玉都不樂意了,反駁襲人道:‌‌‌‌“林姑娘從來說過這些混賬話不曾?若他也說過這些混賬話,我早和他生分了。‌‌‌‌”

先對湘雲說黛玉把你的活計剪了自己又不幹活,又對寶玉說寶釵心胸寬廣,哪像黛玉就喜歡找你的碴。講真,憑這幾句話說襲人是在挑撥黛玉跟湘雲寶玉的關係是有點促狹,但不知怎麼的,我就想到了晴雯罵襲人的話:你這小蹄子如今也學壞了,專會調三窩四!

四:被黛玉抓現行

襲人哪裡想得到,此時黛玉正在外面,她這話一字不差的都落到黛玉的耳朵里了。

正常人聽到別人一邊捧另一個人一邊貶自己都會不爽吧,那襲人口中‌‌‌‌“小心眼兒‌‌‌‌”的林黛玉竟然怎麼樣呢?讀過原著的人都知道,黛玉壓根兒也沒怎麼樣。

講到黛玉,我們總是給她貼上諸如‌‌‌‌“敏感‌‌‌‌”、‌‌‌‌“心思重‌‌‌‌”、‌‌‌‌“小心眼‌‌‌‌”、‌‌‌‌“小性子‌‌‌‌”的標籤,比如王夫人不好用黛玉的衣服賞死了的金釧,說她心重,林小紅怕黛玉聽到自己跟賈芸的牽扯,說她不饒人。

趙姨娘對王夫人說鳳姐的壞話,鳳姐還叉着腰站門口罵人呢,這種正經針對黛玉的壞話落到黛玉耳朵里,黛玉卻毫不在意。

黛玉只是在感念寶玉在別人說她的時候能護着她,到底是跟她最親厚,第二天照舊跟沒事人似的,約湘雲給襲人賀新晉准姨娘之喜。

如果說曹公寫《紅樓》喜歡用‌‌‌‌“不寫之寫‌‌‌‌”,那我們是不是也可以說這段是曹公的‌‌‌‌“不寫之寫‌‌‌‌”,暗寫了黛玉跟寶釵一樣‌‌‌‌“真真有涵養,心地寬大‌‌‌‌”的另一面?

林黛玉‌‌‌‌“敏感‌‌‌‌”、‌‌‌‌“小心眼‌‌‌‌”、‌‌‌‌“心思重‌‌‌‌”,但其實這些更多的表現在對寶玉的感情上,在寶玉‌‌‌‌“識分定情悟梨香院‌‌‌‌”,並給了黛玉兩塊舊手帕訂情之後,黛玉再沒也動不動就鉸東西哭鬧讓寶玉左一個好妹妹、右一個好妹妹的賠不是了。

如果在寶哥哥心裏我最重,其他的誰又真在意?而林黛玉這種為愛而生的性情中人,又哪裡是花襲人之輩能理解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fangzhou 來源:紅樓夜歸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