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百看不厭:納蘭性德最美的十四首詞

作者:

納蘭一生極盡富貴榮華。他的家世、他的地位、他的才情、他的品德、他的風度,無疑是當時窈窕淑女心中的偶像。可是納蘭一生並不快樂,翻開《飲水詞》淚、恨、愁、傷心、斷腸、惆悵……觸目皆是。這位天生富貴的公子,自詡不是人間富貴花。他給世人留下一部納蘭詞,於是我們也就看到了他在世間一切煩惱和愁苦。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等閒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淚雨零鈴終不怨。何如薄倖錦衣郎,比翼連枝當日願。

浣溪沙

殘雪凝輝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更無人處月朧明。

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斷腸聲里憶平生。

長相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畫堂春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不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採桑子

非關癖愛輕模樣,冷處偏佳。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

謝娘別後誰能惜,飄泊天涯。寒月悲笳,萬里西風瀚海沙。

山花子

林下荒苔道韞家,生憐玉骨委塵沙。愁向風前無處說,數歸鴉。

半逝浮萍隨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綿吹欲碎,繞天涯。

南鄉子

淚咽卻無聲,只向從前悔薄情。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午夜鶼鶼夢早醒。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泣盡風檐夜雨鈴。

憶江南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急雪乍翻香閣絮,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

採桑子

明月多情應笑我,笑我如今,辜負春心,獨自閒行獨自吟。

近來怕說當時事,結遍蘭襟,月淺燈深,夢裏雲歸何處尋。

南鄉子

何處淬吳鈎,一片城荒枕碧流。曾是當年龍戰地,颼颼。塞草霜風滿地秋。

霸業等閒休,躍馬橫戈總白頭。莫把韶華輕換了,封侯。多少英雄只廢丘。

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臨江仙·寒柳

飛絮飛花何處是?層冰積雪摧殘。疏疏一樹五更寒。愛它明月好,憔悴也相關。

最是繁叢搖落後,轉教人憶春山。湔裙夢斷續應難。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憶江南

心灰盡,有發未全僧。風雨消磨生死別,似曾相識只孤檠。情在不能醒。

搖落後,清吹哪堪聽。淅瀝暗飄金井葉,乍聞風定又鐘聲。薄福薦傾城。

好事近

何路向家園,歷歷殘山剩水,都把一春冷淡,到麥秋天氣。

料應重度隔年花,莫問花前事,縱使東風依舊,怕紅顏不似。

責任編輯: 陳柏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6/1018/820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