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清朝和日本海軍都學英國 為何甲午海戰「北洋水師」慘敗?

日本在學習西方過程中非常認真,像他們建立海軍跟中國一樣都是跟英國學,因為英國是最好的。日本辦海軍學校學得一模一樣,所有的,包括房子、教科書、老師教的方法、服裝,甚至磚頭都是從英國運過來的。在體育運動方面,因為日本是玩刀出身的,自己有劍道,但他學的是英國的擊劍。整個日本海軍就是一個大英海軍的COPY。中國就不一樣,你看我們北洋艦隊穿的服裝跟英國是一樣的嗎?

馬克斯·韋伯在《新教倫理和資本主義精神》里說,是因為他們的一個宗教信仰,所以發展出資本主義萌芽。同樣中國和日本都是亞洲國家,受到了儒教影響和外國的侵略,黑船事件後,日本奮起直追,開始明治維新,我們為什麼沒有走上這樣的道路呢?

這是一個老問題了,馬克斯·韋伯提出新教倫理,現在看來未必會成立,我是對它有懷疑,資本主義發展是不是就是因為新教倫理,或者新教倫理佔多大份額。他所說的新教倫理就是加爾文教,不包含路德教。加爾文教就在瑞士一地,瑞士不是資本主義發展的高峰,那英國、法國、德國怎麼理解,所以我不認為它是一個普世性的價值。但是後來有人說日本和中國實際上有儒教倫理,也可以導致中國的資本主義發展。其實我覺得日本能夠比中國更好地接受這種變革,比如說鴉片戰爭是跟人家硬打,損失慘重,割讓土地、賠款,才把門打開。日本的話,外敵一來,日本很乖開了門,沒費一槍一彈,橫濱有紀念碑,紀念開國,對他們開國是一種紀念和榮耀,開放的姿態,而我們一直認為當年鴉片戰爭是國恥。其實這是態度的差異,這是兩個民族基於文化和社會結構不同會產生出不同的態度。

第一,中國跟日本社會結構不太一樣,日本是封建制度國家,有嚴格等級。天皇虛位,上頭是幕府,幕府下面有很多大名,大名統領各藩,藩下面有很多小貴族,最後一級是武士,這是一個封建制度結構,不是一個像中國大一統的中央集權式的國家,結構是很不同的。所以它變動起來空隙很多,實際是長州藩和薩摩藩迫使日本變革。其實日本即使不被逼,它的開放程度比我們高,雖然日本人有鎖國政策,但始終留了一個後門:跟荷蘭人一直有交易有文化往來,叫蘭學。明朝時因耶穌會、傳教士有與西方國家的聯繫,後來清朝把他們趕出去了,清朝是更封閉的國家,沒有與西方國家保持長期的聯繫。因而,日本和我們的條件不太一樣。同時,中國是一個大國,中國先被侵略,如果當時英國人首先打日本那可能就不一樣了,雖然被打的是中國,但日本看到後就很乖。日本是個島國,從國民性來講比較油滑、聰明。他們有危機意識,島國生存不易,島國人跟大陸人不一樣,大陸人地大物博,覺得我們不在乎。中國人必須得打才通,變一變。日本很快,幕府開門了,那幫倒幕的人宣稱尊王攘夷,說幕府賣國。倒幕運動之後發現根本不能封閉,封閉就會被打死,他們馬上更快、更大規模地開放。

日本真正開始學習西方是脫亞入歐,實際在拋棄中學,他們叫漢語,開始大量向西方學習,把漢籍大量扔掉,它開放恰恰不是因為儒教倫理。但是他們走到一定程度,已經有一定成績的時候開始強調“和魂洋才”,強調自己本土的東西。本土的東西很多是從中國學來的,比如它認為王陽明的學問是他們很重要的東西,王陽明是中國人,但陽明學是他們叫起來的。“和魂洋才”不是開放之初的口號,是他們已經有一定成就,他們已經打敗中國了,在東方崛起之後他們才重新開始有了這個理念。

東方古老民族本身的價值必須得跟世界接軌之後才可以強調。不能說還沒學呢,就開始強調你自己的價值。日本在學習西方過程中非常認真,像他們建立海軍跟中國一樣都是跟英國學,因為英國是最好的。日本辦海軍學校學得一模一樣,所有的,包括房子、教科書、老師教的方法、服裝,甚至磚頭都是從英國運過來的。在體育運動方面,因為日本是玩刀出身的,自己有劍道,但他學的是英國的擊劍。整個日本海軍就是一個大英海軍的COPY。

中國就不一樣,你看我們北洋艦隊穿的服裝跟英國是一樣的嗎?中國還是自己的一套,教學的時候可以用中文老師、可以翻譯,而日本的海軍學校如果不懂英語就別聽課了,就這麼嚴格,一絲不苟,學得非常教條。為什麼中國不能統一服裝,因為我們留辮子,不能穿海軍服。辮子能剪嗎?清朝男人剪了辮子就是政治不正確,不能剪。留辮子很麻煩,每次上艦之前要盤起來,盤得結結實實,否則在艦上機器會把辮子絞進去。軍隊服裝也是,北洋海軍必須得跟着大清的軍隊走。在日本海軍學校畢業至少少尉、中尉,我們這兒是把總,千總,中國好多人連街上茶壺都有把總、千總這個官位,沒有給軍人有榮譽感。過去西方現代的軍隊有一個重要的方面是要建立軍官的榮譽感,有榮譽感可以打仗,甚至可以不為錢打仗,為榮譽而戰。但是我們沒法建立這種榮譽感,社會地位很低。

我們還老是想中國化,差不多就行,差不多我們就開始換自己人了。國產化是一種什麼事,特別榮耀的事似的。我們的產品一旦國產化了就完了,質量下來了。同樣,我們的海軍一旦國產化了,質量就不行了,還沒學好就國產化。日本的軍艦沒有中國厲害,總量的沒有中國的多,但是清朝就是打不過日本,因為軟件不行,清朝學西方學得不像,還沒學像就開始自己來了,結果一較量不行。學習的時候就得教條,老老實實學會了才有可能重新創造、翻新,還沒學會就開始創新,就是瞎掰,日本人這點搞得非常好。清朝的學習態度也跟制度有關,因為大清的根本不能變,政治原則不能動,祖宗家法不能變,因而好多事碰上了就得變通,一變通學習就打折扣,幾個折扣打下來,兩邊真刀真槍打起來的時候就不行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博客空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