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美國大學:從「不得講大话、作弊或偷盜」做起 圖

弗吉尼亞大學(網絡圖片)

美國大學新生報到後要進行入校培訓,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係聽取師長講解學生榮譽守則並簽署保證書。美國大學學生榮譽守則可以追溯到建國初期。當時弗吉尼亞係美國人口最多的一個州,也係美國現代高等教育發展較早的地區,威廉和瑪麗學院就係該州最早的著名大學,第三任總統托馬斯・傑斐遜係它的著名校友,該校的學生榮譽守則就係在他的推動下制訂的。傑斐遜還在離任後傾一己之力創建了弗吉尼亞大學。與威廉和瑪麗學院一樣,弗大以學生自治為傳統,學生榮譽守則也係由學生自己監督與執行。

弗吉尼亞大學的學生榮譽守則被許多其它學校作為範本,其實它的內容相當簡單,即不得講大话、作弊或偷盜。如果違反的話,由一個學生推選出來的“陪審團”加以審理。案件審理的時候,依據的準則係,1)該生的行為係否構成講大话、作弊或偷盜;2)該生係否知道,或者作為一個明理的學生應該知道其行為屬於講大话、作弊或偷盜;3)如果公開地容忍該生此等行為,係否會侵犯或削弱弗大的信譽。如果學生的違規行為被確認的話,唯一的處罰就係開除學籍,立即執行。如果已經畢業,則吊銷其畢業證,以後不得被認為係弗大的畢業生。

舊年弗大的學生榮譽守則在制訂170年以來第一次進行了重大的修訂,其發起人係法律系二年級學生貝拉米(Frank Bellamy)。修訂的初衷係給違規者一個機會,即在案件進入陪審團審理之前,如果該生同意認罪,則可以自願接受停學兩個學期的懲罰。經過全體學生投票,貝拉米的修訂案得到了足夠的選票,達到了60%的修訂門檻

“不得講大话、作弊或偷盜。”這樣的榮譽守則,剛一接觸時頗感失望:這樣的要求未免太低了,係否與弗大這樣的世界名校有些不相稱?但再一考慮,立即產生了另外的想法。係的,“不得講大话、作弊或偷盜”這樣的道德標準並不高,但這並不高的道德標準恰恰係做人的最基本的底線,也係一個社會賴以存在的最基本的底線。這樣的底線係任何人不能以任何理由否定的常識,只要想做一個人,都應當無條件的做到,只要想做,都能夠做到。道德教育要想真正成為受教育者的自覺認知和行為,就不能唱高調,要求太高。中國幾千年的思想道德教育所以常常成為虛偽的教育,就係調子唱得太高。教育者提出的標準往往連他們自己也做不到,卻要求受教育者做到,豈唔係滑天下之大稽?過去如此,現在更係如此!這一點只要聯想到我們長期以來搞的所謂理想教育,就不難明白。

但“不得講大话、作弊或偷盜”,這樣的標準又不能講太低,因為就係這樣的標準,在我們呢度卻成了大問題——在我們這個高唱理想、信念教育的大國,這樣的標準又有幾多人能夠做到?在我們呢度,從政府高管到普通公務員,從醫療衛生到大中小學教育,我們還有幾多公信力?

還有,就係美國大學的榮譽守則完全係由學生自己監督與執行,係學生的一種道德自律行為和自我教育,而唔係“灌輸教育”。教育只有成為一種自我需求,才會成功;相反,如果把自己當做救世主而對他人搞咩“灌輸”,不管你講的多麼美妙動聽,多麼高大上,多不會產生實際效果,我們半個多世紀教育的失敗,就係證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