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人們裝病、裝死的10個驚人原因

為了逃課、翹班,多少人曾編過言過其實的生病謊言,但另有一些人更是將這一(逃避)策略發揮到了極致。而無論他們的目的是謀財、博同情,亦或是隱瞞某些私人問題,假裝重病最終都會被公之於眾,為世人所不齒。

10.謀財

為何要裝病?謀財大概是最先想到且最顯而易見的原因了。試想一下,你有家庭,但自己卻因為重病無法養家。那這時有人施以援手不是很合乎情理么?但可悲的是,確實有那麼一些人很情願裝病,以此來矇騙那些出手大方的好心人。Mandy Hargraves就是其中之一。

Hargraves,34歲,兩個孩子的母親,與丈夫疏遠,只能勉強維持生計。後來,她決定讓自己“患上”晚期胃癌。她丈夫也因此重回她的身邊。她還在“來資助我”(GoFundMe,一個眾籌平台)上為自己創建了一個頁面。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她身邊的人還組織發起了一個名為“Mandy要堅強!”的活動。她的兩個孩子當時也參加了這一活動,因為他們倆是當時熱銷的“Mandy要堅強!”T恤的首批模特。在佐治亞州瓦爾多斯特(Valdosta,Georgia)——Hargraves居住的地方,可以看到,媽媽們、拉拉隊以及其他一些孩子們都身穿“Mandy要堅強!”T恤衫,甚至有人在去巴黎的旅途中也穿着這種T恤。

但不久後,Hargraves創建的這一假象開始出現端倪。她的一個朋友聲稱,Mandy本該預約去見的醫生都是虛構的,而與病情相關的活組織檢查、身體掃描檢查以及磁共振成像也均屬偽造,政府當局隨後也聽聞了此事。

據悉,5月9日,Hargraves將幾把槍交給朋友以作安保的過程中,其中一隻不小心走火差點殺了自己。一些人認為,這是自殺未遂。後來,Hargraves以欺詐之名自首,她的“來資助我”網頁也隨之下線。Hargraves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罰款1000美金,現正在服刑中。

9.越獄

斯蒂文•拉塞爾(Steven Jay Russell)的事太出名了,甚至連之後的電影《我愛你莫里斯》(I Love You, Philip Morris)都是以此事為靈感改編而來的。影名中提到的菲利普•莫里斯是拉塞爾所鍾情的對象。1995年他們二人在監獄中的圖書館內相遇。同年稍晚些時候,他們倆獲假釋出獄。拉塞爾(通過欺騙)混入一家醫療公司做了高級行政管理,他從公司中挪用公款,以此來維持自己與莫里斯揮霍無度的同性戀生活。再次入獄後,拉塞爾為了能同莫里斯在一起,好幾次大膽設計逃獄之法。

1998年,拉塞爾想出了一個煞費苦心的計劃:佯裝罹患10個月的艾滋病。身為公開的同性戀者,他很輕易地就騙取了監獄管教人員的信任。他絕食並服食瀉藥,從而讓自己日漸消瘦。他還閱讀關於艾滋病的書籍文章,並根據書本上的癥狀來偽裝。他甚至用監獄的打字機偽造了一份病歷,還將其發送至監獄的內部系統。他的騙局進行的太順利,因而從未有任何一位監獄醫務人員真正就他的艾滋病做過檢查。

之後,他還假扮自己的私人醫生,與監獄管教人員通電話。管教人員同意讓拉塞爾出獄參與一項並不存在的醫療項目。出獄3周之後,拉塞爾再次假扮醫生,打電話告知監獄管教人員自己已經死亡的消息。然後,他便回去與莫里斯相聚了。之後,他再一次被捕入獄,被判處有期徒刑144年,現正在監獄服刑。

8.博關注

裝病賺網絡瀏覽量這種現象十分常見,精神病學家馬克•費爾德曼(Mark•Feldman)於2000年提出了“網絡孟喬森症”這一學術,指患了孟喬森症的人在精神混亂狀況下會假裝患病來博關注。自網絡創建以來,博主們就一直在做着這樣的事,並且因為網站的匿名性,通常很難證明哪些博主有問題。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假借裝病在網絡上博關注賺同情的博主之一就是“大衛•羅斯”(David Rose)。這是個24歲的男人,謊稱自己因患腦癱而引發失聰且四肢癱瘓。他的事迹激勵了成千上萬的人,而其騙局牽扯地也越來越廣,情況越來越複雜。連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美國娛樂界名媛)都曾轉推過他其中的一條引言。他曾寫過一篇文章,名為《輪椅上的戴夫》(Dave on Wheels),並在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上發表,所有這些社交賬號都有大批的關注者和讀者。他自稱可以使用眼動儀(Tobii)來寫博文,因為眼動儀配有紅外光,可以追蹤他眼睛的移動軌跡。

而2012年,大衛•羅斯的“姐姐”宣稱他染有“肺炎”,而她為大衛更新了最後一篇博文,自此,他的騙局便開始敗露。大衛的一位讀者很快去查了分享在他博客上的照片,發現這其實是一位名叫Hunter Dunn發在眼動儀網站上的照片。娛樂網站the CHIVE去了趟洛杉磯——“大衛•羅斯”本應舉行葬禮的地方,終於發現了真相。大衛的“姐姐”拒絕與該網站的人見面,但他們發現,大衛的許多條推特都是用“TweetDeck”(一個移動掌上瀏覽器)發佈的,而作為一個眼動儀使用者,是無法使用TweetDeck的。

隨着騙局的揭發,一個匿名博主稱自己是尼科爾•羅斯(Nichole Rose),並承認一直以來是自己作為“戴夫•羅斯”欺騙別人以博關注。以下是他的部分言論節選,“大衛只是一個角色,我靈魂的一部分,如今天一般,名聲終將顯露,所以這一角色已留在了過去,之後,它將被掩蓋,空留眾人猜想究竟何事發生……”

7.隱藏色情成癮疾病

Michael Guglielmucci是墨爾本教堂里的一位青年牧師,他這個人貌似正直無害,卻被卷進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醜聞中。這一醜聞使他得到了國際上的同情,還有為他而作的聖歌,以及鼓舞人心的故事經歷。但於2008年,當他的騙局被揭露之時,他所得到的這一切都分崩離析。

2006年,Guglielmucci告知他所在的教會自己已身患血癌晚期,為了守住這一騙局,他不遺餘力:剃光了頭髮,還戴上了氧氣罩。他以自己的悲劇病史為靈感,寫了一首福音歌“治癒者”,引來了全球追捧。其中有一個戲劇性的場面,Guglielmucci甚至曾佩戴着氧氣罩上台演唱這首歌。這首歌極其流行,還被收錄在悉尼Hillsong church(一個教會樂隊)的This is our God一輯中,Guglielmucci的虛假故事則藉此得以傳播。不久,他的朋友創立了一個臉書捐獻頁面,這使得Guglielmucci的騙局更為複雜了。

而最終,在他宣告患病2年之後,他通過澳大利亞電視台承認了自己的騙局。然而,到此,這個怪異的故事並未結束。Guglielmucci設置這個騙局的目的在於,他想要隱藏自己非常嚴重的色情成癮疾病,據他父親所說,Guglielmucci從12歲起就已經有了患病徵兆。而在之後的16年里,Guglielmucci一直在教堂擔任不同的職位,還結了婚,但他的病情卻只重不輕。最終,他才承認了捏造自己患有血癌晚期的故事,因為他說自己若一直過着雙重人格的生活,長此以往,真的會生病。

他的父母顯然並不知道他是在裝病,因為當Guglielmucci坦白時,他們大吃一驚。他揭曉真相之後,妻子便開始挽救他們的婚姻,而對於Guglielmucci的病,他也接受了精神上的的相關治療方法。

6.恐嚇講師

Sally Retallack與埃莉莎•比安科(Elisa Bianco)初次相遇是在2009年,那時比安科16歲,選課中有一科就是由Retallack在聖奧斯托爾學院(St. Austell College)講授。她們倆很快便變得親密。6年後,比安科告知Retallack,她被診斷出癌症晚期。Retallack深感同情,並花費2000英鎊幫助比安科旅遊。這一大方之舉消散了比安科數月來的痛苦折磨。

據Retallack所言,比安科曾告訴過自己,自2015年診斷出有惡性腫瘤後,她僅有3個月的生命。比安科向自己訴苦之後,Retallack便將她接到家裡,照顧她的飲食起居。Retallack每天都會送比安科去醫院以便讓她接受治療。而她僅僅只是穿着睡衣,頭上綁着假繃帶,坐在醫院咖啡館裏罷了,實際並未接受任何治療。

照顧比安科的負擔逐漸嚴重影響了Retallack的婚姻。但比安科甚至玩起了頭腦遊戲,來拆散Retallack和她丈夫。比安科和Retallack二人雖因此而疏遠,但比安科心中已有了理想的護理者。

她向Retallack介紹了一個叫約翰(John)的男人,據稱是個剛鰥居的顧問醫師。只不過,事實上這個所謂的約翰並不存在。他是比安科在網上假扮的。在與Retallack的通話中,比安科把聲音弄沙啞,以一個虛構的戀人矇混過關。但在Retallack和“約翰”見面前,比安科又謊稱他患了癌症以此將這個虛構的人除去了。

當Retallack發現比安科騙局時,便將她起訴。法庭上,法官稱這一案件為“必將花很久才能處理的一個最非同尋常的案子。”他判處比安科有期徒刑32個月,但2016年的一次上訴又為她減刑到28個月。

5.秘密做黑手黨老大

數十年中,雖然“下巴”——文森特•吉甘特(Vincente Gigante)曾是紐約市最有影響力的黑手黨老大之一,但他因一個策劃數十年之久的計謀——假裝自己患有精神病,而僥倖逃脫了法律的制裁。他裝得很到位,以此戲弄了許多聯邦調查局特工、法院委派的心理學家,甚至其他黑手黨的人都認為文森特太過瘋狂,瘋狂到無法再做回之前的血性男兒。

每次文森特犯罪被告上法庭後,其律師均會說明文森特的智力低於常人——僅有69-72。他與母親住于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的公寓中,鄰居經常看到他穿着睡衣來回走動,嘴中還咕噥着。由於這所謂的精神病,他有了“瘋子老爹”的綽號。

1969年,他首次使用精神不正常這一託詞,成功逃脫法律制裁。接下來的幾年中,沒有人能夠找到任何證據,能證明他其實並不瘋癲。然而,著名的黑手黨老大約翰•戈蒂(John Gotti)曾稱吉甘特“像狐狸一樣狡猾”,因為他在眾目睽睽之下仍能逃脫法律制裁。

1993年,吉甘特因涉嫌是傑諾維塞家族的龍頭,及其他多項罪名受到指控。雖然其律師聲稱從1969年到1995年吉甘特已進過28次精神病院,但於1996年,法官判定他已有能力接受審判。這位法官負責他的案件,並說明至少到1991年,他根本未患精神疾病,相反,這是一個“精心策劃的騙局”。1997年,法庭宣判吉甘特有罪,判處其12年監禁並須繳納125萬美元的罰款。2005年,77歲的吉甘特去世。

4.做晚期流產

Chalice Zeitner是亞利桑那州(Arizona state)健康項目中的一員,該項目旨在病人有需要時給予幫助。2010年,Zeitner發現自己懷孕了,但等該州擔保人的幫助所需時間太長。無論做手術所需的全部費用,還是撫養孩子的資金,對Zeitner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經濟問題,於是她決定走一條全然不同的路:假裝患有癌症,這樣便可以得到州衛生保健系統的幫助,做晚期流產。

因為只有母親生命垂危,州擔保人才會為其提供晚期流產的費用,所以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她才能夠流產。她偽造文件,試圖說服她的婦產科醫師,讓他相信自己真的需要結束已有六個月大的寶寶的生命。起先,Zeitner聲稱自己接受了放療與化療,但醫生說她的胎兒很健康。在她講到自己胃癌晚期快要離世後,婦產科醫師最終為她做了流產,花費約6000美元。

一年後,該醫師通過剖腹產為Zeitner接生了另一個孩子,因為他未看到任何患有癌症,或治療癌症的痕迹,因而對她產生疑心。接着,他將報告歸檔,這引起了政府的關注。一個一直被認為在為Zeitner治療癌症的醫生還講到,他從來沒有為其治療過。

不久, Zeitner的欺詐行為進一步明了。她多次詐騙一家慈善機構的票,價值共7700美元;說服其男朋友為自己的“治療”建立一個詐騙醫療機構的賬戶;甚至利用一個老兵慈善機構帶頭人的身份建立信用卡賬戶。當然這些情節嚴重的罪名都通通被她否決了。在法庭上,她的律師多次陳述即使沒有絕對的證明,但她確實患過癌症。但陪審團並不相信,於是她於2016年6月25日被宣判有罪。目前,正在等待判決。

3.推銷“治療癌症”餐

在健康社區中,貝爾•吉布森(Belle Gibson)似乎是一個勵志人物。她曾在2009年確診為腦癌晚期,但由於其良好的飲食及生活習慣,癌症漸漸有了變化。到2016年,吉布森根據自己健康的飲食習慣,成立了她自己的家庭式工業。她有一個網站,一本書以及一款軟件,這些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唯一的問題在於她根本沒有患過癌症。

據吉布森所說,她放棄化療,反而通過自己所有的生活方式將癌症治癒。這似乎太過理想,根本不可能實現。她在圖片分享應用(Instagram)上大量分享自己的日常飲食,這一下引來20萬關注者,接着她創辦了一款軟件,也迅速受到廣泛歡迎。她寫了一本書,名叫《整個餐廳》(The Whole Pantry)。這本書於美國、英國發行一周前,媒體就了解到她的故事,並記錄了許多與現實不符合之處。

她透露道,2014年,一個“德國有名的治療專家”曾誤診她患有脾癌、肝癌及血癌。然而當媒體要求她出示一些醫療記錄時,她卻拒絕了。採訪期間,主持人詢問一些與其病情相關的問題時,她很容易地就表現出一副糊塗、難過、哭泣的樣子,甚至承認自己不知道癌症是怎麼回事。《女性周刊》(Women’s Weekly)中的一期訪談帶來了一則更令人吃驚的消息:承認這是個騙局之後,她透露另一消息為自己開脫——童年時,她可能因為注射了人類乳突病毒疫苗而給健康留下隱患。癌症騙局發生前,她謊稱自己患病,曾在網絡論壇上提到自己的心臟做過多次手術,有一次差點下不了手術台。

2.接受快速治療

2014年,全球都因一種可怕的疾病——埃博拉(Ebola)再次出現而陷入恐慌。這種病的病毒源於西非,並迅速波及歐洲,有人甚至害怕它會傳播到美國。由於健康局密切觀察,在美國雖僅發現個別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例,但一旦有人確定感染該病毒,便會得到密切關注,這便為某些人提供了可乘之機。

有很多人利用感染埃博拉病毒達到某種目的,Beryl•Rhines(Beryl Rhines)——俄克拉荷馬州勞頓市(Lawton, Oklahoma)的居民,便是其中之一。Rhines趕到科曼奇縣紀念醫院(Comanche County Memorial Hospital),稱她與兒子因家中有一位外國交換生而感染埃博拉病毒,發燒了。於是,她與兒子便迅速得到治療,並被隔離以防病毒擴散。之後醫生髮現她與兒子並未感染埃博拉病毒,據相關記錄顯示其家中也並沒有非洲的交換生。然而,Rhines極其興奮卻是真的。在治療期間,她假裝癲癇發作,故作痛苦。醫院搞清楚事情真相後,她便被捕了。

另外一個有人佯裝感染埃博拉病毒的案件發生於俄亥俄州哥倫布市(Columbus, Ohio),一名婦女希望得到快一點的治療,便說自己感染了埃博拉病毒。她妹妹稱姐姐去過西非,而自己沒有。於是哥倫布健康局便不遺餘力地將其隔離,但這一切都是徒勞——她確實發燒了,但不是因埃博拉病毒而起。

1.舉行夢中婚禮

2010年,傑卡西•維加(Jessica Vega)稱自己癌症晚期。於是其未婚夫邁克爾•奧康奈爾(Michael O’Connell)及她的家人夜以繼日地忙碌着,希望能在她去世前,為其舉行一場夢寐以求的婚禮,雖然這一切有些像一個國王為其不久於人世的妻子所做之事。

之後,維加剃了頭髮、繼續對自己未來的丈夫撒謊。紐約州沃爾基爾市(Wallkill, New York)的一家新婚用品店店主捐給她一套婚紗,後來,她們成了朋友。另外,也有其他人加入幫助她的行列:為維加提供去阿魯巴島(Aruba)度蜜月的機票;提供面紗及免費首飾;就連舉行婚禮的場地也是他人幫助的。

然而,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奧康奈爾與維加已有一個孩子,他在結婚後與妻子生活了四個月,而在發現一封妻子偽造身患癌症的信後,他才意識到妻子在對他說謊。他向當地報社呈現了自己所收集的材料,於是政府開始介入調查。與此同時,奧康奈爾與維加離了婚,並帶着女兒移居維吉尼亞。

知道實情後,人們都驚愕不已——他們之前居然還在為維加祈禱,另外,她的事情導致其前夫患有一定程度的精神疾病。維加雖犯多項罪名,但因其罪輕而免受處罰,只須繳納1.3萬美元罰款作為補償,拘留50天之後即可獲得自由。但,這離奇故事的結局還在後面:2012年,維加拘留結束之後,她又與前夫復婚,並有了他們的第二個孩子。為此,奧康奈爾解釋道“我試過去恨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前十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