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警惕你身邊的「黑暗人格者」

“黑暗人格者”屬於人類的第二殺手。及時發現,及時遠離。

楊是一個公司的普通職員,有一次在私人空間發了個牢騷:加班太多,快累死了。沒想到被同事A舉報。接到舉報後,單位領導高度重視,認為員工私自上網發佈負面輿論,性質惡劣。於是楊又檢討,又道歉,還差點丟了工作。

薔薇是一名記者,一次參加一個官方機構組織的座談會之後,在朋友圈發了一條微信,吐槽座談會無趣。這條信息被該機構的工作人員B看到,他措辭嚴厲地讓她立即刪除,薔薇很配合地刪除了,並認為這事就完了。過後,B卻向薔薇的同事及他人宣揚薔薇的“不當言論”,最後又向薔薇的領導舉報,反映薔薇說領導壞話,對領導有二心、不務正業等。

綠蘿參加了一個外資企業的面試,自己感覺效果不錯,興沖沖地告訴室友C自己多半會被錄取,說近幾天可能會收到該公司的信函,如果自己不在,請C幫忙收件。一天綠蘿外出,C收到了那家企業的信函,偷偷地把信丟棄。“有我的信嗎?”綠蘿一回來就急切地詢問C,C淡定地搖搖頭,說:“沒有”。

A、B、C都屬於“黑暗人格者”。他們就是你身邊的普通人,看起來人畜無害,你甚至會把他們當成朋友。但他們人格中的一部分,像一條隱藏在黑暗中毒蛇,在你毫無防備的時候咬你一口。這一口十分惡毒,輕則讓你失掉機會,重則讓你失去工作,甚至讓你喪失信心、放棄夢想。

如何辨識“黑暗人格者”?

20世紀80年代以來,西方“大五人格”結構模型的出現,被稱為“人格心理學領域的一場靜悄悄的革命”。然而“大五人格”模型過度偏向於分析人格中的“光明面”,那些令人生厭的“黑暗面”無法納入這一理論模型。比如,馬基雅維利主義者(權謀者),精神變態者和自戀者所共同具有的操控性、冷漠無情、自我中心等,代表了一種反社會性的人格特質,這三者被研究者稱之為“黑暗三人格”。

馬基雅維利主義(Machiavellianism)的典型行為特徵:冷酷無情、擅長操縱、陰謀算計、實用主義、注重結果和忽視道德。

自戀(Narcissism)的典型行為特徵:自我中心、愛慕虛榮、自我吹噓、支配性、優越感、傲慢無禮和自以為是。

精神變態(Psychopathy)的典型行為特徵:行為衝動、尋求刺激、缺乏共情、缺乏責任感、缺乏焦慮。

擁有“黑暗人格”的人,如果他們處於“黑暗”嚴重的一端,辨識他們極其簡單,因為他們的冷酷無情、無法無天、狂妄自大等人格特質太過明顯,那種濃重的反社會味道會給你強烈的衝擊。但如果他們處於“黑暗”輕微的一端,我們平常看到的可能是一個溫文爾雅、處事圓滑、聰明能幹的人,有些人甚至擁有溫暖的家庭和美好的友誼(至少騙局被揭穿之前是如此)。

對於“黑暗人格者”,不要看他們的臉,要看他們的心。在“黑暗人格者”的世界裏,控制和利用他人是第一法則。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他們會無情地操控他人,甚至把別人物化。在他們眼裡,別人只是他們利益棋盤上的棋子,任他們隨意擺布。

“難道他不知道他的惡意舉報會給我帶來什麼後果嗎?”薔薇憤怒地說,她想不到僅僅因為微信中一句隨意吐槽,就引發了B如此重量級的打壓,甚至她都不知道舉報自己對他有什麼好處。

“黑暗人格者”是關係中的掠奪者,有時所獲取的並不是實際的經濟利益,只是想讓自己“爽”。如果說打壓薔薇對B來說還有一點點相關利益,那就是顯示自己的職業權威(B在機構里負責宣傳)。那麼A對楊的惡意舉報,似乎找不到任何利益相關點,兩人在企業里不存在任何競爭關係,僅僅是點頭之交的普通同事。C丟棄綠蘿的招聘信,也僅僅是為了“不讓別人好過”。

通過“光明人格者”與“黑暗人格者”的行為模式的對比,我們會清晰地辨識出“黑暗人格者”。

“光明人格者”想讓自己生活得好,也想讓他人生活的好;“黑暗人格者”為了自己生活得好,經常利用他人,甚至不惜毀掉他人的生活。

“光明人格者”鼓勵身邊的人,樂於為別人創造發展機會;“黑暗人格者”打壓身邊的人,破壞別人的發展機會。

“光明人格者”常成人之美;“黑暗人格者”常趁人之危。

因此,哪裡有控制、壓抑、緊張、謊言、勾心鬥角、無法解釋的失敗與挫折,哪裡就可能有“黑暗人格者”出沒。

“黑暗人格者”為何如此黑?

他們怎能下手如此狠毒?他們這樣惡毒地對待別人難道不受良心譴責嗎?被“黑暗人格者”傷害的人忍不住這樣問。這一點也不奇怪,各種研究都發現,“黑暗人格者”具有無法設身處地的為他人着想的共情缺陷,以及他們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操控他人情感,且毫無道德愧疚感的顯著特徵。

張文娟、張惠聯合發表了一篇題為《黑暗三人格的兩面性及心理機制解析》(北京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4期)的文章中,從認知-情感系統對此進行了解析。文章認為,“黑暗人格者”能夠持續地以社會不讚許的方式爭取個人層面的成功,這與他們認知中的“自我中心偏見”和“消極他人偏見”有重要聯繫。

“自我中心偏見”是一種自我欺騙的傾向,他們會誇大自己的智力水平和社會地位,在操控性、無所畏懼、情緒穩定性、智力和創造力等特質方面產生浮誇的、肯定的自我覺知。

“消極他人偏見”是指無視他人所具有的積極品質,過分武斷地認為他人在個體性和合作性方面都很差。有研究者認為,為了成功地利用他人,“黑暗人格者”還會簡單的把所有的人都看作是脆弱的、情緒化的、容易利用的對象。也就是說,他們對他人的消極偏見是他們無所畏懼地操縱他人、實現個人目標的認知基礎。

“黑暗人格者”能夠成功地操控他人,另一個潛在原因是他們內在的共情缺陷和高超的外在情感操縱能力。研究者向“黑暗人格者”出示悲傷的圖片,發現精神變態者和馬基雅維利主義者看到悲傷的圖片後,表現出較高水平的積極情緒。這說明“黑暗人格者”不能適宜地處理悲傷和害怕的情緒,具有情感共情失調。研究還發現,“黑暗人格者”是具備識別他人情緒能力的,並擅長利用這些感性信息形成他們的處世策略。但由於他們在情感共情上的缺陷,導致他們忽視自己的行為可能會對他人帶來的傷害,或者對他人的痛苦漠不關心。

“黑暗人格者”具有高超的情感操縱性,他們常巧妙地操縱他人的情緒的。但這種能力的最終目的是實現他們的個人私慾,且對他人痛苦感受毫無同情心,因此被稱為情緒智力的“陰暗面”。這也是“黑暗人格者”周邊的人為什麼常常感覺到精神緊張和心情壓抑的重要原因。

如何與“黑暗人格者”打交道?

“‘黑暗人格者’挑戰了我的價值觀”,薔薇說。因為工作關係,她與B有不少接觸。一想到平常私下交流的事情,竟被B當作她對領導不敬的證據透露給領導,她就覺得後背發涼。與B說不上是親密的朋友,但也沒有什麼防禦心。一個你覺得關係尚可的人,卻因為一件小事在背後插你幾刀,這會嚴重傷害一個人的人際信任感和親密感。此外,這事還傷了薔薇的自尊心。“想想自已都到了人生下半場了,還這麼毫不設防地信任這種人,真是覺得自己好傻好天真!”薔薇感覺十分羞愧。

信任、親密和自尊,都和自我價值感緊密相連。這事既挑戰了價值觀,又動搖了價值感,一時讓薔薇覺得自己“內傷很重”。

我們如何防禦“黑暗人格者”呢?

首先毫不客氣地把他們剔除出你的人際圈子。

如果不得不與“黑暗人格者”相處,要學會保護自己,在他們面前謹言慎行。其次,要學着讓自己變“黑”一點,否則你的信任和寬容會讓他們更“黑”。“好人是會誘惑出壞人的毒來”,武志紅在《好人有毒,但不是壞人惡的根源》這篇文章中說,好人會允許壞人無情地使用自己,守不住自己的界限,這會誘惑壞人,讓壞人變得更惡。

一旦被他們傷害,要勇敢地在一定程度上去“報復”,讓他們為自己的惡付出一定的代價。“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式的報復,會教會他們一些人際交往中的正常規則,讓他們以後不那麼為所欲為。

最後,套用武志紅的話,好人的信任與寬容,不能成為“黑暗人格者”更惡的理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心情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