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不要為我的死而悲傷,因為你們也好不到哪去

今天是教師節,教書育人者的節日,感謝那些曾經教過我如何育人的老師們,抱歉不能祝你們節日快樂,一節日你們就要失業了。米蘭昆德拉曾經說過,教師是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對此我是不贊同的,你拿工資沒?拿工資了談什麼最光輝,談什麼無私奉獻,所有拿工資的職業都只是職業,把一種職業在道德上進行拔高,一般背後都有着不可示人的目的。不要總拿教師的揮灑汗水、清潔工的起早貪黑、交警的披風冒雨抒情,抒情會遮蓋很多現實問題,給他們發工資沒?有待遇更好的工作他們會不會換?有沒有做好本職工作才是對他們進行考量的標準。非要思考,你思考下為什麼清潔工的勞動強度這麼大收入還這麼少,你思考下為什麼那麼多民辦教師兢兢業業幾十年一個月只拿小几百塊,如果你的答案是因為他們學歷低,能力差,找不到更好的工作,那麼你今天應該祝賀你的老師于丹節日快樂,於老師教導你們,當你遇到不公平時,不要抱怨社會,要問自己的內心是否學會忍耐。

一個職業一旦被神聖化,你就會發現他們既做不好本職工作,也做不好人,而職業被賦予的光環和眾人的誇耀抒情,則成了他們的遮羞布和擋箭牌。往古今來,四方上下,掐指一算,只有一個職業是被文人墨客自發進行謳歌紀念的,王昌齡寫‌‌“樓頭小婦鳴箏坐,遙見飛塵入建章。‌‌”盧照鄰寫‌‌“羅襦寶帶為君解,燕歌趙舞為君開。‌‌”徐琰寫‌‌“柳腰擺東風款款,櫻唇噴香霧漫漫。‌‌”唐朝小杜寫‌‌“京江水清滑,生女白如脂。‌‌”不光是客戶會寫詩謳歌,這個行業本身的從業者也有兩把文藝刷子,小杜歌頌的杜秋娘自己也寫‌‌“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錢塘蘇小小寫‌‌“妾乘油壁車,郎騎青驄馬。‌‌”唐太原妓寫‌‌“自從別後減容光,半是思郎半恨郎。‌‌”襄陽妓寫‌‌“無限煙花不留意,忍教芳草怨王孫。‌‌”不難看出,要想讓人歌頌,要想自帶光環,既要積極工作讓客戶滿意,又要有真才實學讓客戶主動給好評。自我神聖化只會被不斷冒出遮蓋不住的醜聞打臉,被現實踢下神壇。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也行行出人渣,只談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強權情感,不談平等公正的行業規則,早晚要搞成郭德綱和曹雲金。以往在各個行業裏面,教書的供孔子,練武的供關雲長供岳鵬舉,唱戲的供唐明皇,妓院里供的祖師爺是柳永,明面上是人,實質上是規矩,現如今發展到明面上運行的是規則,實際上是手握權力的人,各個行業的楷模也就成了人造的偶像,偶像本身是假,也受人操弄。對這種人造偶像的迷戀就像迷戀了一個毫無血肉的充氣娃娃,沒有任何生殖意義,你可以自己私下把玩,但在公共場合表現出來就純屬有病,這種病症越是在病態社會表現的越常見而且看上去越正常,比如迷戀對洋人口氣硬硬的外交部長,比如迷戀街頭那個帥氣的交警,比如迷戀手握鋼槍威嚴十足的軍人,比如………。你們是不是上癮了?對強權及其附屬如此迷戀和歌頌,除了集中營里,連豬圈裡都不常見。你們對上歌頌權力,對下消費貧窮,對現實視而不見,你們只想看底層勞動者的勤勞之美,淳樸之美,並大肆讚美這些,傳播這些,卻不想聽聽他們心裏對這個社會的不滿、痛恨和訴求,因為這些會驚擾了你們的美夢和你們精心營造的滿是愛意的氛圍,你們不顧他們眼裡的無奈和身上遭遇的不公,你們的頌揚聲遮蓋了社會撕裂的傷口,你們不幹在別人傷口上撒鹽這麼殘忍的事,你們只是在別人傷口上炒菜,香氣四溢。

歌頌貧窮是種病,這個大家慢慢都知道了,現在正常人都不會歌頌貧窮了,但你歌頌在貧窮的基礎上衍生出來的美好也是一種病啊,況且這種美好根本不真實,比如說一提到農民就聯想到純樸、勤勞、善良,他們處於資源匱乏之地,理論上來講沒有人比他們更渴望獲取資源,這種渴望往往凌駕於各種規則之上。底層勞動者面臨的最主要最基本的問題就是資源的分佈不均和分配不公,這是造成他們眼前困境的主要原因,我不說他們勤勞,你也別舉例說你們村裡的人多懶,他們再遊手好閒偷奸耍滑,所付出的體力勞動也比你多得多,但所能獲取的收入卻是少之又少。前幾天甘肅康樂發生了一起慘案,村裡一位年輕的母親殺死4個孩子後,服毒自殺身亡。不日,該女子丈夫再次服毒身亡,8口之家,6口人身亡。母親為什麼這麼做我們無從知曉,但從他們居住的58年前的土坯危房、家徒四壁的照片以及被評議取消的低保,我們也能猜出一二,眼前的貧窮以及看不到未來的貧窮,他們不是不努力,他們也沒有埋怨社會,但他們依然貧窮,此時,應該有人出來問‌‌“那他們為什麼不出去打工賺錢呢?‌‌”嗯,這種發問跟‌‌“何不食肉糜‌‌”是一樣的。

這六口人的離去着實是一出悲劇,對於他們的離去,很多人表示悲傷,我其實真的不悲傷,一是因為死亡未必是最壞的結局,二是看不到希望的生活生不如死,不如去死。他們至少有選擇死亡的權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是最痛苦的。只是,以上這些話都是基於我毫無能力去改變什麼,去為他們做些什麼的基礎上,更是因為那些聽似悲傷實則根本不知何為悲傷以及為何悲傷的哀鳴。老舍曾說,我想寫一出最悲的悲劇,裏面充滿了無恥的笑聲。其實這就是一出最悲的悲劇,裏面充滿了無知的悼念聲和滴水不漏的通稿聲。康樂縣政府新聞辦發的通稿十分全面、照顧周詳:‌‌“縣上立即啟動突發事件應急預案‌‌”、‌‌“組織人員及時搶救傷員,及時上報州委州政府‌‌”、‌‌“州上領導高度重視,主要領導、分管領導相繼作出指示‌‌”、‌‌“5名縣級領導分別帶領景古鎮和縣檢察院、公安局、衛計局、安監局、民政局、食藥局等相關部門負責人趕赴案發現場和醫院救治現場,分頭開展相關工作。‌‌”這類通稿我們見過很多了,像阿慶嫂一樣滴水不漏照顧八方,但越是這樣越讓人感覺凄涼。以後我死了,要靜悄悄的,不能給政府添這樣的麻煩。

那位母親自殺之前說‌‌“我的孩子我要帶走‌‌”我也是能夠理解的,作為一名剛過轉正期的父親,我也經常擔心萬一自己……,自己的孩子怎麼辦。有個詞叫隔代貧窮,是指在一個社會資源分配極度不平均的情況下,處於社會底層的家庭,向上流動的機會極小,家庭裏面的下一代成員,從一出生開始就處於擁有資源的劣勢,自然也會有極大的機會長期處於貧窮狀態。從理論上來講,公益是可以緩解這種現象的,所以我們能看到這個社會有那麼多公益組織和慈善機構,前幾天騰訊公益也聯合各個公益組織搞了聲勢浩大金額嚇人的捐款活動,大有隻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春天的趨勢。上篇文章我也說了,社會需要公益,但要明確責任主體,你把政府該乾的事攬在懷裡,你是干不好的,你的資源相對於行政資源來講太渺小,你不僅干不好,反而成了粉飾太平的工具,遮掩了問題和問題所在。慈善越發達,社會越不公,扭曲的慈善越發達,社會不公就會加劇,問題不但得不到解決,反而被掩蓋了起來。我的朋友唐映紅(微信公號:psyeyes)老師說,‌‌“一個鄉村的貧困的年輕母親殺死自己的孩子然後自殺了,經濟學的角度看到貧富差距帶來的貧窮壓力;政治學的角度看到鄉村治理失范後的凋敗;倫理學的角度看到權力集團對鄉村的掠奪和戕害‌‌”,而很多人則是從文藝的角度,看到了‌‌“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春天‌‌”,愛是荒漠甘泉,能滋養花朵,你們呢,則是直接在沙子里插上一束束鮮艷的塑料花。

雅各賓派領袖羅伯斯庇爾在法國大革命期間殺人如麻,後來他自己也上了斷頭台。有人在他的墓碑上寫了一段調侃的話‌‌“過往的人啊,不要為我的死而悲傷,如果我還活着,那麼你們誰也活不了‌‌”。我想說的是,過往的人啊,不要為我的死而悲傷,因為你們也好不到哪去。

插入硬廣:給自己做個廣告,蓬萊的桃子含露蜜馬上成熟了,口感脆甜,果肉肥厚,挺好吃的,有需要的可以點擊閱讀原文進入微店購買,我妹在那當客服,有售後問題隨時找她,請不要問無關問題。

(註:原文已被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