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快播案當事人拒絕辯護認罪伏法 中國司法制度令人毛骨悚然

海淀法院於9月9日上午9時30分繼續公開開庭審理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吳銘、張克東、牛文舉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一案。當事人表示了認罪伏法。

輿情、技術、事實都完全站在了快播這一面,但不會影響到註定的結果。

快播涉黃案件,是相對有影響力的一起互聯網涉黃案。政府部門基於一貫的態度,對於成年人的性生活進行了明確的規定,這件事情目前還是可以做得,只是不能變成明確的商業化行為,明碼標價的做就是違法。另外,如果性行為變成了圖片或者視頻之後就變成了炸彈,一樣屬於嚴密防控的洪水猛獸。

一個令無數宅男敬仰的技術大神,帶領團隊開發出基於互聯網點對點分享的播放軟件,用革命性的技術帶來最好的網絡看片體驗。對一個技術平台來說,好用是一種渠道體驗,而看什麼內容最吸引人的注意,則決定了這個渠道的生命力。網友們很快發掘出來,除了那些不願意付版權費希望看免費視頻的人外,還有通過這個渠道看國內宣傳部門鎖定的渠道內無法看到的海外精彩視頻,更關鍵的當然是缺乏渠道而需求巨大的成人視頻。

很有趣的是,政府並沒有基於版權問題向快播發難,雖然在法治國家都是這樣操作的,一度將基於p2p的軟件通過民事賠償逼到絕路。中國畢竟是中國,走出了自己的特色服務,用傳播淫穢物品的罪名把快播給一鍋端。為了展示政府對性生活的道德優越感,這起案件還全面提供直播服務,試圖將這群技術人員變成過街老鼠。

起訴播放軟件傳播淫穢物品,等於起訴地產開發商為房子內的賣淫嫖娼負責。而有趣的是,快播公司被捕的人員,用紮實的技術知識在公開審理的過程中,將邏輯混亂技術薄弱的偵辦人員羞辱到落花流水。這起備受矚目的案件,也讓全國網民出了一口惡氣。圍觀者不一定理解多少權利的問題,或者對公權力侵入個人生活有過思考,不過連躲在家裡輕輕鬆鬆看點成人片的機會都被剝奪,他們的憤怒漲到了高點。

這是政府官僚系統完全沒有預料到的結局,一場精心設計用於對全民展示權力威力的審判秀,變成了快播公司負責人的脫口秀。自發地輿論場上,也是一邊倒的支持快播。

這對慣於炫耀權力的官僚階層,以及希望借這個案例展示道德震懾的官僚集團,是一場悲慘的實況秀。

可是,在中國政府這個大莊家的眼皮底下賭博,最終一定是輸家。

無論輿情、技術、還是事實都似乎完全站在了快播這一面,但不會影響到註定的結果。法庭審理只是政治意願的一個出口,作為面具的程序,被打成了篩子也不影響使用。而權力更堅決的地方,在於第一次開庭審理之後,距離了相對長的時間,讓第一次審理的影響消失,同時對快播團隊進行了不可知的運作。

總之,當第二次審理的時候,快播當事人出現了徹底的逆轉,全面認罪伏法,拒絕為自己做更多的辯護。這期間發生了什麼,大約很難被揭秘。

一個完全不認為自己犯罪的人在被悄悄關押了一段時間後,完全變了一個人。這樣的制度,耐心,冷酷,殘忍,令人毛骨悚然。這套政治體制的運轉,比公然打死雷洋的單一警察系統,更為隱蔽而恐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