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山西這個新任市委書記怒斥幹部的講話火了

據澎湃新聞9月2日報道,山西介休市委書記丁雪欽8月30日在全市幹部大會上的發言火了。

在介休市政府官網刊載的丁雪欽發言稿中,這名履新1個多月的市委書記說了一番大白話,“同志們,你連老百姓撒尿的問題都解決不好,老百姓還能尿(方言,看得起——注)你嗎?”“一些無誠信的老闆連面都不露,連人都叫不到跟前,是誰將你們慣成了這樣,牛皮哄哄,目無政府。”

這類“不同以往”的大會發言讓當地市民感到新奇。

丁雪欽自己還在發言末尾承認,“我今天的講話沒有過去其他領導講得那樣含蓄,甚至或多或少有點難聽。”

丁雪欽回憶,他來介休後,市委大院就沒有斷過討薪的民工。

現年46歲的丁雪欽(1970.11)是山西左雲人,早年曾是一名記者,之後轉入山西省國土資源廳工作。此後,丁雪欽調任山西晉中市委副秘書長、辦公廳副主任一職,後赴晉中下轄昔陽縣擔任縣長、縣委書記。

7月27日,丁雪欽剛剛從昔陽縣委書記任上調任介休市委書記,原書記王繼堂已赴晉中市政協任職。

介休市位於山西省中南部,是山西省直轄、晉中市代管的縣級市。

丁雪欽在上述全市幹部大會上開篇講到,“現在我們一些同志還總是在介休過去的光環和榮耀中活着,總認為介休的什麼都比別人好,甚至就連空氣中瀰漫的焦爐煤氣的味道都比靈石、孝義的好聞。兒不嫌母醜是人之常情,但問題存在是不爭的事實,一些問題不管你講與不講,說與不說,它是實實在在擺在那裡,這如同阿Q頭上的癩瘡疤一樣,不讓動、不讓碰,用幾撮長頭髮蓋住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他指出,“我們幹不了驚天動地的大事,我們就干小事,哪怕修一個廁所,能讓老百姓進去痛痛快快地撒一泡尿,也算是我們替群眾辦了一件實事。但事實上,我們就是連這件小事都辦不好。市政府東面投資幾個億建設的后土廟廣場連個公廁都沒有,群眾憋着一泡尿打太極,你怎麼能讓他氣沉丹田。與后土廟廣場相比,市政府西面的廣場有所進步,公廁倒是有一個,但據群眾反映廁所自從建好後就沒開過門。我說同志們,你連老百姓撒尿的問題都解決不好,老百姓還能尿你嗎?”

在講話中,丁雪欽回顧了介休以前的輝煌:當年我們有全省第一家上市的民營企業;有晉中第一個五A級景區;有晉中各縣最高的財政收入;有晉中五分之一的生產總值。當年介休的各項工作全市領先,介休就是晉中的代表,介休的水平就是晉中的水平。

但近二十年來,介休落下了步子,最為典型的是介休的GDP和財政收入由多年的晉中第一退到了晉中第三。

丁雪欽說,介休是一片名副其實的熱土,這裡不僅天氣炎熱,而且上到領導幹部下到企業老闆的頭腦都在發熱,可以說我們這裡是一個發燒的區域,剛剛經歷了一個全面發燒的時代。幹部頭腦發熱,做事追求高大上,不搞個全國一流好像就對不起組織的信任和群眾的期望。企業家頭腦發熱盲目擴張,隨意投資,大家認為房地產能賺錢就一擁而上搞房地產,一時間殺豬的賣肉的都成了地產大亨,幾年賺來的一點血汗錢,全部建成了水泥樁。

丁雪欽回憶,他來介休後,市委大院就沒有斷過討薪的民工。“一個星期不到就有三撥民工跑到太原把省政府的大門堵了。更加可恨的是民工堵我們的大門,而一些無誠信的老闆連面都不露,連人都叫不到跟前,是誰將你們慣成了這樣,牛皮哄哄,目無政府。”

在講話中,丁雪欽還談到了介休的政治生態。“一些幹部讓當官是毫無怨言,讓幹活卻牢騷滿腹。更加可怕的是有些幹部工作不怎麼樣,自我感覺卻非常良好,認為自己就是介休最能幹的幹部,介休這片天就是自己在支撐着。”

“我剛來介休不到二十天,有人就告我的狀。”“在介休做領導有個誰適應誰的問題,有些幹部老想讓領導來適應他們,他們喜歡躺着領導也得躺着,他們喜歡站着領導也得站着,否則就是流言蜚語。”

丁雪欽表示,現在介休涌動着一股暗流,有那麼一些人總想把水攪混,總希望我們介休出點問題。我們做什麼,他們都不高興,看到我們的喜事,他們卻如喪考妣。用老百姓的話來說就是,我們這裡戾氣很重。有些人傳播幾條小道消息就認為自己是介休的萬事通;有些人罵罵領導就把自己視為英雄好漢;還有一些人背後拉上幾個小老闆就認為自己是介休老大,凡此種種都和介休忠孝奉獻精神背道而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