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忌:奧運金牌中共助選團

中國大陸的金牌運動員,又再一次成為了中國共產黨的工具,來香港執行愛國洗腦工程,為一星期之後的香港立法會選舉,變相為親共的候選人助選,為中國共產黨毀滅香港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盡一分努力;然而很不幸的,在這種煽動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的意識形態面前,那些常說要“愛國不愛黨”的人士,全部變得無能為力,甚至默不作聲,坐視愛國主義協助中共,為進一步殖民香港又作出“貢獻”。

大陸奧運精英代表團一行64人抵達香港國際機場新華社記者盧炳輝攝

很多人例如海外的中國民運人士,都一直希望香港成為中國的民主希望,而透過香港可以民主化,從而促進中國的民主化;然而事實真相卻是,中共透過不斷在香港推行愛國主義,以大陸的制度侵蝕香港的制度,而來自大陸的移民,根據香港政治學者馬岳、林蔚文和黃鶴回於學術期刊發表的研究《Migrants and Democratization: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Chinese Immigrants in Hong Kong》指出,是一種“自我選擇”的過程;這些移民首先關心的,就是中國大陸的價值“先富起來”,以及對中國政府極之信任,而這些信任和香港出生者比較起來,竟要四十年才能拉近兩者的距離。

香港民主派一直後知後覺,不願相信這個不幸的事實;而中共卻對此爐火純青,不斷透過鼓動民族主義,去維穩以及加強中國共產黨的管治;從當年蘇聯的運動員到北韓的運動員,當然少不了今日中國的運動員,由始至終都只是極權國家的維穩統戰工具;體育就是政治,宣傳愛中國時,那些口說“愛國愛港”,實為出賣港人利益的政黨,就變得沒有平常的面目可憎,然後香港的民主派又再一次在選舉慘敗,香港之淪陷速度,又再一次加快了。

香港有很多人常說要“愛國不愛黨”,可是每次中共充份利用這些運動員以至太空人的成就,他們卻集體失蹤了;這些人長期說要區分黨與國,可是事實就是他們自己,面對這些中國運動員的成就時,都無法區分黨與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五星旗上面那粒大大的共產黨之星,他們同樣感到“自豪”,更不要說一般平民百姓,受到這些愛國洗腦所鼓動“民族自豪感”,最終還不是穩定了中共的“管治”?

更荒謬的,是這些愛國主義的雙重標準,當中國運動員得到金牌,大家就認為這是什麼“中國人的驕傲”;但當中國運動員食禁藥,環球時報之流以及多數“愛國者”,就推說這是“個別行為”、“個人或小團體的行為”,不應與中國“強行掛勾”,叫大家不要“以偏蓋全”,把醜聞算到中國的頭上——反問一句,那麼得獎的時候,是個人,還是國家的呢?

亦因此香港新興的“港獨意識”,就是事實上成為了抵抗中共洗腦工程的工具;當香港人不再為大陸的運動員歡呼,中國共產黨想利用這些成就時,在香港幫助親共建制的企圖,就會因而落空;比起上屆奧運或者前屆北京奧運之時,今日香港人“冷待”中國隊,以至買轉播權的電視台要蝕大本,就是一個非常好的例證,證明無論最終香港人是否有機會獨立,先擺脫“愛中國”的愛國思想,就是對抗中共非常重要的一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