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傅桓:失敗的G20輿論再平衡

一份官方聲明文件近期出現於社交媒體,這份文件對社會上流傳的關於杭州G20之所謂謠言進行了闢謠處理。比如,外界傳講這個會議預算超過杭州一年財政預算,它辯解講好多工程早幾年就部署了;它還駁斥了罷市、封鎖城區等傳言。

駁斥謠言的最好辦法係提供數據,而官方的闢謠採取的唔係這個套路,而係變更講法,這就很不討巧。

總體上,這份闢謠聲明並沒有提供確鑿的數據,比如它沒有提供這次會議一共花去了幾多錢,儘管它駁斥了維穩警察沒人補助十萬元的講法,但對於參與維穩的警察數量也沒有提及。還有,它對車輛進入杭州進行盤查而講明,間接證實了過路杭州要遇到的額外成本。

如果闢謠的目的係粉碎謠言,那麼,這個闢謠聲明的目的並未達到。相反,人們從這份聲明中尋揾到蛛絲馬跡,證明傳言並非空穴來風。這可能係這份聲明出爐的決策者沒有想到的,但係從另一方面看,也能知曉G20方面正在努力地進行信息傳播的再平衡。

實際上,從G20進入實質性的會議執行階段開始,輿論就對它極為不利,不斷地積累負面印象。最先開始的,係杭州政府粉刷西湖邊上的民國建築,採用了象徵皇家的黃色,而掩蓋了原本的黛色。這係G20成為一個負面詞彙的開始,但這唔係結束。

台州某街道幹部發表網文,對G20浪費公帑、管控社會等行為進行了批評,對這次會議帶來的城市創傷進行了反思。這個文章出來後,G20輿論進入了一個反擊的高峰。網文作者郭恩平先係被行政拘留,而後被刑拘,預示着G20的輿論壓力已經讓浙江承受不住。

郭恩平被捕後,為了消除他的影響,浙江黨報發表了評論,駁斥郭恩平的講法,並且認為國際會議提高警戒級別係世界慣例。但這個駁斥,又坐實了更多東西,畢竟在「世界慣例」中驅逐會議所在地居民的只有中國。這係G20輿論開始緊張的表現。

處理郭恩平之後,輿論對G20的負面印象並沒有絲毫緩解,各種因為會議而採取的具體措施散見於社交媒體,比如嚴查車輛後備箱,攜帶礦泉水要逐一擰開試飲一口,無身份證被抓進派出所,住酒店夫妻提供不了結婚證,必須分開居住等消息到處都係。

在這種情況下,杭州乃至於浙江在應對G20輿論方面,再次落入了下風。在沒有辦法處理具體人的情況下,採取刊發通告的方式,集中抨擊社會上廣為流傳的G20傳言,就成為一個唔係最合適的辦法的辦法。其目的,還係要消除負面的輿論影響,為G20樹立合法性。

但問題在於,駁斥謠言的最好辦法係提供數據,而官方的闢謠採取的唔係這個套路,而係變更講法,這就很不討巧。這也在很大程度上削減了官方闢謠的效果,反而係越解釋越被動,越解釋越證明確有其事。解釋的立場,以及變更講辭的方法,削減了官方闢謠聲明的最後一點效力。

在更大的輿論洪流中,這份聲明就像係一片樹葉,被卷進了更為複雜的輿論中,惡劣的G20社會印象並沒有絲毫好轉,反而陷入了更嚴重的信譽危機中。官方對G20的闢謠好像泥牛入海一樣變得無意義。這不只係輿論生態使然,也反映了當下的社會認知,不接受更精緻的欺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