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炎黃春秋不能停 胡德華稱打壓並非來自高層 對習中央充滿信心

——炎黃春秋解除掛靠關係 胡德華稱打壓並非來自高層 新炎黃出籠真假難辨 老炎黃怒斥欺世盜名

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就《炎黃春秋》被迫停刊回答了外媒關心的有關問題。這位炎黃春秋雜誌社的副社長表示,他不相信接管炎黃春秋是來自「更高層」的意思。胡德平還說,把《炎黃春秋》交給這些唱歌、跳舞、演戲、說二人轉的人,怎麼能令人放心。他們頂不起來《炎黃春秋》這四個字的份量,他們不配。胡德華表示,炎黃春秋的大旗他將會繼續扛下去。胡德華回答說:「我對我們黨中央,對我們十八大的黨中央,還是充滿信心的,因為我們黨中央說,我們要依法治國,不能再那麼亂搞啊。」

《炎黃春秋》雜誌社副總編王彥君8月3日拒絕了中國藝術研究院一位領導向他頒發的所謂“聘任書”。在此之前,中研院被控違反合同非法接管了《炎黃春秋》雜誌社,引發海內外媒體廣泛關注。

王彥君還代表炎黃社向中研院遞交了《炎黃春秋》雜誌社解除與中國藝術研究院主管主辦關係的聲明。

與此同時,中國藝術研究院辦的《炎黃春秋》8月號雜誌正式出籠。目前存在着新老兩個炎黃春秋雜誌社,這一期被老炎黃稱之為假貨的雜誌出籠之後,圍繞《炎黃春秋》的風波看似將會愈演愈烈。

在另外一方面,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兒子胡德平就《炎黃春秋》被迫停刊回答了外媒關心的有關問題。這位炎黃春秋雜誌社的副社長表示,他不相信接管炎黃春秋是來自“更高層”的意思。胡德平還說,把《炎黃春秋》交給這些唱歌、跳舞、演戲、說二人轉的人,怎麼能令人放心。他們頂不起來《炎黃春秋》這四個字的份量,他們不配。胡德華表示,炎黃春秋的大旗他將會繼續扛下去。

此前有海外中文媒體有評論稱,對《炎黃春秋》動用殺手鐧是中宣部內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派官員在北戴河會議討論十九大重要人事安排之際發起的目的在於給中共現任總書記習近平國際形象抹黑的行動。

胡德平:與流氓無賴起衝突

胡德平介紹了他前幾天從海外回到中國之後,看到炎黃春秋雜誌社已經被不明身份的人佔領的情況。

胡德平說:“我是前天從國外剛剛回來,回來的第一天就看到一些不知道什麼人在堵着炎黃春秋的辦公室,不讓大家辦公,我很奇怪,我就問他們:你們是誰?是幹什麼的?哪個單位的?請把證件都拿出來。因為現在壞人很多,萬一要是壞人呢,萬一要是敵對份子呢,萬一要是美國特務怎麼辦,一定要有這種警惕性吧?所以我要問他們是誰。但他們誰都不說。後來其中有一個人說,我是中國藝術研究院的。那麼這個地方是炎黃春秋的辦公室,不是中國藝術研究院的辦公室。所以我請他回到他的藝術研究院去。但是他死皮賴臉的就不回去,這我也沒辦法呀。他也身高力大,蠻不講理。我估計是不是哪裡找來的流氓無賴,這都不好說。所以也沒有辦法。”

胡德平接著說:“我聽員工說,大概這種圍堵情況大概已經有一個多禮拜了吧,就是不讓我們正常工作,所以現在炎黃春秋的第八期就遲遲的出不來。我們有幾十萬的自費訂戶,還有在郵局報攤零售的,還有隻看不買的大量幾百萬、上千萬的熱心讀者,這樣我們沒法向我們廣大的訂戶群和廣大的讀者群來交代的。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雜誌要出不來,我們甚至還要對所有的讀者進行賠償。因為人家是交了錢的,現在這幾十萬個自費訂戶,如果要是到年底還無法解決,(我看這架勢可能也沒法解決。)反正是這樣,每份《炎黃春秋》是十元一本,我們就算有二十萬個自費訂戶,這就是一個月要賠償讀者兩百萬,如果要賠償到年底就是一千萬,所以這樣的損失我不知道由誰來承擔。”

納稅人養活了中研院長

胡德平還解釋了7月26日前往炎黃春秋雜誌社的主要目的。

他說:“我們那天過去,因為是我們《炎黃春秋》交稅的最後一天。交稅是每一個企業對國家應盡的義務,我想什麼藝術研究院也好,什麼其他單位也好,都應該懂這個道理。到了今天我想沒有人不懂得交稅的道理。我舉個列子,藝術研究院的院長連輯同志,他是從甘肅調到北京的,他在內蒙古工作時我們就認識。我想他原來在外地,在北京應該沒有房子吧,也沒有汽車吧?但是為什麼他到了研究院之後就既有了房子,又有了汽車,還有了副部級的工資,還有了好多副部級的待遇,比如說看病不花錢等好多待遇,連輯他自己並不創造財富,他花的這些錢是哪裡來的呢?我覺得這些錢都是包括《炎黃春秋》在內的,所有的納稅人通過自己的勞動創造了價值,產生了稅收,交到了稅務局,形成了國家財政。

“連輯同志他吃的就是這些飯。那麼你堵着門不讓我交稅,你什麼意思啊!我也不懂,那是破壞國家稅收啊!是動搖國家的根基。如果沒有稅收,咱們黨中央吃什麼?解放軍吃什麼?我們《炎黃春秋》的這幾十個人肯定也違法了呀。作為《炎黃春秋》的副社長,我要對我們所有的員工負責,大家要吃飯呀。我們是依法納稅,盡公民的責任和義務。誰要是反對我交稅,我一定是要跟他講清楚。所以我那天大概也有很多不冷靜的地方,因為他要讓我犯法,而我至少是知道要繳稅的。那我就不能答應了。可能有一些不冷靜的地方,希望讓大家諒解,對不起了。”

負面清單:“八不碰”

胡德平也談到了《炎黃春秋》與中國藝術研究院的協議,並提到了所謂的“八不碰”。為了能夠在沒有新聞和出版自由,言論和寫作受到嚴格控制的中國存在和發行下去,《炎黃春秋》向當局提出了一個八不碰的負面清單:六四、三權分立、軍隊國家化、法輪功、現任國家領導人及其家屬、民族問題及外交問題等八個題材不碰。

胡德華說:“我們《炎黃春秋》和中國藝術研究院是有一份協議的,在這份協議上,有這麼幾點,人事權、財產權、發稿權都通通在《炎黃春秋》這一方,藝術研究院這邊是做為業務指導,有什麼業務指導呢,這裡面大概有八不碰,雙方依照中共中央深化改革的路線方針,繼續勇敢地探討體制、機制、創新。遇到問題本着互相尊重、平等協商來解決。而今天發生的這個野蠻無理的事件之前,從來沒有一人來跟我平等協商啊,所以我認為他們這是一個違法的行為,如果這些人是藝術研究院的,那麼藝術研究院就違反了我們的協議。”

江派攪局?

美國媒體分析稱,《炎黃春秋》雖自我約束〝八不碰〞,但依然屢受打壓,反映出中共當局對輿論的恐懼和〝江派〞的不斷攪局。〝江派〞是指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及黨內盟友。

前中國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最近在接受澳洲廣播電台(SBS)訪問時提到,〝打壓《炎黃春秋》是江派搞的〞。

胡德華在回答外媒記者時再次重申了習近平多次強調的“依法治國”理念。胡德華說:“習總書記剛剛進入到中央最高層的時候,就明確提出來要依法治國,那什麼叫依法治國呢,我們《炎黃春秋》和你藝術研究院是兩個實體,我們之間的關係是由我們的協議來規範的,這個協議里規定如果要有了問題是要協商的,那麼為何不協商?我直到現在還認為,我們的協議還要有效的。請讓我再加上一句,如果說我們的協議被單方面撕毀,那我們《炎黃春秋》跟中國藝術研究院可真是沒有任何關係了,你藝術研究院還是去研究你們的唱歌、跳舞、演戲、說二人轉、唱大鼓書,你們就玩你們的去。我們是研究歷史,研究社會科學的,我們還干我們的。那麼我們就是沒任何關係,我還是我,你還是你。為什麼這麼說,因為藝術研究院是2014年12月份才跟我們簽的這個協議,那麼我們《炎黃春秋》已經存在了二十五年了,不是有了你才有我,我們是一直存在着。所以你要是把協議撕毀,我們就沒有任何關係,你就管好你的唱歌、跳舞、演戲、二人轉去,你沒有資格管我們,因為我們之間不存在協議了,我們本來就是一個依法登記註冊,照章納稅,奉公守法的實體。”

更高層的意思?

觀察人士普遍認為,《炎黃春秋》因被強行接管而導致停刊的風波顯然不會是來自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藝術研究院是奉了上級宣傳部門的命令所為。

打壓《炎黃春秋》的決定是不是來自更高層呢?胡德華回答說:“那我不知道。你要說是更高層的主意,這我不相信。因為我們的更高層大家都是知書達理之人,都是知法、懂法、守法之人,我相信沒有一個中央領導是主張違法之人,他們怎麼會拿着協議而不認協議呢。我們這個協議是受到國家《合同法》保護的,不是說咱隨便弄一下,而是蓋了章的兩個法人實體,代表法律,簽署的是法律文件。如果說我們法律文件也是一張廢紙,那我們習近平總書記說的依法治國,這話算什麼了!我都不好意思說了。所以我認為還是真話,還是實話,還是一定要執行的。所以我非常看重我們雙方的那份協議。“

胡德華對杜導正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宣布《炎黃春秋》停刊的決定表示理解,但是他表示要抗爭到底,絕不停刊。

胡德華說:“這也是杜老一個很無奈的說法,我們《炎黃春秋》已經成立二十五年了。在當年成立的時候是以開國上將肖克、張愛平為首的一大批的開國將領倡議大家辦起來的,然後還有習仲勛同志寫的‘《炎黃春秋》辦得不錯’,這是對我們最高的評價,我們非常欣慰。今天肖克同志、張愛平同志已經相繼的離世了,我們的社長一直是杜導正同志。杜導正同志是1937年鬼子打進中國來的時候抗戰打鬼子的,而且他是抗日民族英雄續范亭將軍的家人,這是一門忠烈呀!這樣的一個革命家,把畢生都獻給了黨,獻給了祖國人民獨立解放事業。我們在這些革命先輩的領導下工作,覺得很開心。但是畢竟杜老年齡大了,他九十四了,所以他自己覺得出現這種他從來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暴力行動,大概他是不是覺得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所以他很無奈的說,算了吧,不辦了。”

炎黃隱形資產20

胡德華強調指出,炎黃一定要抗爭到底,這面大旗不能倒。在回答炎黃春秋會停刊嗎的問題時,胡德華斬釘截鐵地說:“當然不能停了。因為我們有幾十萬的自費訂戶,有幾百萬、幾千萬的熱心讀者,我怎麼面對,幾千萬啊,那是一個大國的人口啊。我就想問一下,自費訂戶的政論類雜誌可以統計一下,有多少份,《炎黃春秋》幾十萬,算大戶了。我們是一個國家沒有掏一分錢,不是國企吧?黨沒有掏一分錢,不是黨產吧?而且沒有佔一個國家事業編製。就是肖克同志領着杜導正同志大家湊的錢,一起來乾的,到了今天二十五年了。現在也沒法統計二十五年來我們一共交了多少稅,我想總是一筆很大規模的稅吧。從一分錢沒有到我們做出了這麼大的貢獻,有了這麼大影響,有了幾千萬讀者,我怎麼能隨便給它停了呢!而且這是一個多大的產業啊,我們的無形資產有多少,我看那網上有人說,值二十億,哎呦我的媽呀,我不管,反正我看到有這麼一條。如果說值二十億,咱也不能隨便停啊,停了不就沒了嗎!”

不會另起爐灶

鑒於中國藝術研究院已經接管了《炎黃春秋》,並重新刻了炎黃春秋的公章,更改了網絡平台的後台密碼,並發表聲明表示要繼續將這份雜誌按照中宣部的精神辦下去,老炎黃會不會另起爐灶,辦一份新雜誌呢?胡德華回答說:“那不會,《炎黃春秋》是一個品牌,把《炎黃春秋》交給這些唱歌、跳舞、演戲、說二人轉的人,我不放心。我就說這些人做好他們自己的工作就不錯了,他們頂不起來《炎黃春秋》這四個字的份量,他們不配。”

胡德華還說:“《炎黃春秋》這個無形資產我覺得是非常厚重的,這是承載着老一輩革命家對它的期望,還有我們員工幾十年的努力,還有熱愛這份雜誌的廣大讀者對我們的支持。我們為什麼要輕易放棄呢!起碼,我不會放棄。別人我就不知道了。”

胡德華用“下三濫”來形容那些自稱是中國藝術研究院的人員搶佔《炎黃春秋》雜誌社的行徑:“這些使用下三濫手段的人,他們並沒有說是藝術研究院的,所以我現在也並不認為他們是藝術研究院的。“

胡德華反駁了網上流傳的有關中國藝術研究院宣布免除他副社長職務的傳言。他說:”那都是網上傳的。我沒有接到正式的通知,而且在我們的協議里,人事權、財權和發稿權都在《炎黃春秋》,我們協議上寫的,白紙黑字。”

胡德華表示,中國藝術研究院無權換人:“它無權換。我要拿我的協議說話啊,那不能你官大,你就想干,你官再大你也要守法呀。你不能說你官大,哥們你就不守法。那不行。任何人也不能像周永康那樣,也不能像薄熙來,徐才厚那樣,官大就違法,那不是在你們家呀!“胡德華表示,他不相信自己會被撤換,“對,不相信,也沒人跟我說,沒人跟我‘協商’。如果他們要明確跟我講,說我們要單方面撕毀合同,那我就要打官司了,黨中央畢竟要依法治國嘛,為什麼要單方面撕毀合同。”

信心滿滿

海外媒體評論稱,炎黃春秋雜誌社的風波顯示出中國言論自由的空間突然變小。記者問胡德華是否覺得是這樣?

胡德華回答說:“我對我們黨中央,對我們十八大的黨中央,還是充滿信心的,因為我們黨中央說,我們要依法治國,不能再那麼亂搞啊。”胡德華表示他不相信中共會對自己的老黨員採取這樣的做法。他說:“對誰都不能這麼干。除了老百姓要守法,政府官員、領導都要守法,這法不能說光是衝著老百姓的。“

記者問:那你覺得是黨在迫害自己的老黨員嗎?

胡德華回答道:“因為我不在(國內),所以我不知道,對不起。”

胡德華對那天情緒激動表示道歉,並解釋說:“自打文化大革命結束以後,我從來沒有看到這樣用暴力行為來阻擋一個單位正常工作的事,別人看沒看到,我不知道,我沒有看到,所以我很激動。這是在十八大之後,在習近平總書記已經提出要依法治國的這樣號召之下,還發生這種違法的事情,所以我當然激動。換你你不激動啊,這明擺着破壞法制嘛,那你不激動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