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鮑彤:「全面依法治國」容得下一本雜誌嗎?

—— ——談談《炎黃春秋》面臨的命運

國而無法可依,則人心必然惶惶。法治的核心價值,本應是為百姓解除無所措手足的恐懼。“全面依法治國”既經宣布,應該無條件地確保國民的一切合法權利,從而成為全民安居樂業的福音。炎黃春秋

然而眼前就出了問題。大眾愛讀的《炎黃春秋》,被它的掛靠單位(某研究院)改組掉了,社長杜導正和第一副社長鬍德華被撤換掉了,總編輯徐慶全也被撤換掉了。

我認為,這意味着《炎黃春秋》這本辦了25年的不拿納稅人一分錢的雜誌,已經被那個研究院剝奪掉了自主編輯的權力和出版的自由。

那個研究院憑什麼居然這樣干?它肯定對《炎黃春秋》很不以為然,才不惜採取這種強制措施。但“不以為然”不應成為理由。因為雜誌是為讀者服務的,不是為掛靠單位服務的。不合乎掛靠單位的口味是小事,不合乎自己的廣大讀者群的口味才是大事。眾所周知,習仲勛老先生和他所代表的讀者群,對《炎黃春秋》的態度就和那個研究院的觀點截然不同。某研究院的觀點未必就正確,習仲勛和讀者群的觀點未必就不正確。那個研究院有什麼權力以一己之所好來改變《炎黃春秋》的編輯方針呢?

何況事情出在中共中央已經發佈了“依法治國”的決定之後。難道這種改組是“全面依法治國”所應該做的事情嗎?難道《炎黃春秋》犯了什麼“法”嗎?如果它犯了法,請它的掛靠單位公布之,不要包庇它。如果《炎黃春秋》沒有犯法,那麼,那個掛靠單位豈不是自己粗暴地違反了“依法治國”的原則?需要依法改組的豈不是那個掛靠單位自己?

我個人認為那個掛靠單位已經直接侵犯了《炎黃春秋》的出版自由。雜誌失去出版自由,和作者失去寫作自由是一回事,和讀者失去閱讀自由也同樣是一回事。因此,它也直接侵犯了這一雜誌的作者群和讀者群的公民權利。

以上是我個人的觀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要給中共中央依法治國的決定抹黑。如果“全面依法治國”給人的印象是容不下一本《炎黃春秋》,請問,誰願意看到這種結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