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朱元璋:逼着官員為窮苦百姓蓋房

朱元璋畫像。(網絡圖片)

明洪武年間的一天,京城突降大雪,氣溫驟降。幾天後的早朝上,明太祖朱元璋鐵青着臉對着一干文武官員吼了起來。

原來,突降大雪後的第二天,朱元璋就微服私訪,在京城內轉了大半天,是越看心越沉。京城應天府本屬江南,氣候溫暖,可突然間一場百年難遇的大雪降臨,凍死了許多無家可歸的百姓。朱元璋忍着怒氣,等官員們向自己彙報。可誰料一連幾天過去了,文武百官上朝還是國泰民安的那一套。朱元璋忍不住了,因此這天的早朝上,從丞相開始挨個兒大罵了一通。

百官戰戰兢兢地聽着,其實,有些官員想稟告的但不敢。怎麼稟報?說萬歲啊,突降大雪凍死了許多乞丐。別忘了朱元璋就當過乞丐的,依朱元璋那多疑刻薄的脾氣,搞不好就要被殺頭,所以這次百官不約而同:裝不知道罵死不吭聲。

朱元璋罵夠了,臉色這才緩和了些,說:“朕自登基的那天起,就發下過誓言,天下百姓皆朕骨肉。卻沒想到一場大雪就平白凍死這麼多人。來人,傳朕旨意:選一空地為無家可歸的百姓修建房屋。”

皇帝在盛怒下降旨,哪個敢拖延。從工部尚書到應天府尹,忙得恨不得劈成兩人用。也就半年多點兒時間,房子蓋好了,總共有二百六十套。朱元璋親率百官前來參觀,非常滿意。下旨重獎工部尚書等人。跟着就昭告那些在應天府無家可歸的人,都來這裡居住,一分房租不收,能幹活的國家負責安排活兒干,雖管飯但沒有工資。老弱病殘的國家養活起來。

頓時,應天府的老百姓們都歡呼雀躍,紛紛頌揚朱元璋的仁德,百官也跟着喊“千古第一仁君”。一片頌揚中,唯有劉伯溫不言不語。

這天,劉伯溫求見朱元璋,先把朱元璋捧了一通後,跟着話鋒一轉,說道:“萬歲仁德,古今第一。只是有句話臣不知當說不當說。”

朱元璋點了點頭,說:“有話就直說,不必拐彎抹角。說吧,是不是想勸朕,仁德不宜濫用?不然恐怕以後會難以治理啊?”

劉伯溫說:“正是。老子曾言‘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如今我大明初建不久,根基尚淺,國庫空虛,正應無為而治,與民休養。此仁德事,不可多為。”

朱元璋聽完,嘿嘿一陣冷笑,說:“果然高論。無為而治,說得好。現在朕就告訴你,朕要做有為君主,讓天下百姓都安居樂業,而我大明官員,也需有為奮進,想做無為官?在朕這裡是行不通的。”說到這兒,哼了一聲,又道,“你退下吧,不必再說了。”

又是幾天過去了,這天早朝上,朱元璋突然又下建房令,讓劉伯溫親赴華亭縣,為那裡無家可歸的百姓修建房屋。劉伯溫只得接旨。

也就僅僅過了四個多月,劉伯溫修建完房屋後,回到應天府。哪料當晚,就被朱元璋叫到了御書房內,朱元璋問道:“劉愛卿此去華亭縣,那裡民生如何?”

劉伯溫搖頭說道:“華亭民生艱辛,多有販兒賣女,乃至餓死者,臣痛心不已。”

朱元璋點了點頭,說:“那你還堅持無為而治嗎?”

劉伯溫偷看了眼朱元璋,低聲說:“是!無為,並非是不作為。而是為官者不要亂髮號令,讓百姓自己想辦法自己養命。雖看似殘忍,其實是最大的仁慈。”

“一派胡言!”朱元璋氣得差點沒給劉伯溫一個嘴巴,“百姓都已賣兒賣女了,你卻還要不作為。”

“萬歲!”劉伯溫也有點急了,“臣是說該救濟的必須要救濟,但不能事事都要由官府督辦。仁德不可濫施,不然必會國虛民懶。到那時一旦有變,國將不國。”

朱元璋怒不可遏,咆哮起來:“仁德惠民,嚴苛責官。你跟朕多年,沒想到朕為百姓蓋房屋,你卻認為是朕在濫施仁政!”

劉伯溫一愣,有點兒異樣地看了眼朱元璋,莫名地一股寒意湧上心頭——萬歲這是話裡有話,莫非……

朱元璋停止了咆哮,喘了半天氣才說道:“好了,你退下吧,明日正式復命時還是少說話為好。”

就這樣,轉過天的早朝上,劉伯溫向朱元璋復命,果真是簡單扼要。朱元璋聽完,下旨重賞劉伯溫和華亭縣令。賞賜完畢後,朱元璋掃視着百官說:“朕年少時,孤苦無依,深知百姓生活艱難。如今雖當上了皇帝,但年少時的情景卻常入夢中。”說到這兒,突然聲調提高了許多,“傳旨下去,我大明各地各縣,都要為無家可歸的百姓建造房屋,讓他們有棲身之所。”跟着一指工部尚書和劉伯溫說,“此事由你倆全權負責。”

就這樣,一場大規模建房運動,在全國開展起來了。可還沒倆月,各地消息就紛至沓來。工部尚書和劉伯溫頓時就咧了嘴。行動起來的還真不多,不是“我們府條件不符合”,就是“俺們縣有困難,沒法解決”,總結起來,其實就是倆字——沒錢!

工部尚書和劉伯溫慌忙向朱元璋稟告。朱元璋說:“依愛卿的意思,該如何解決呢?”

工部尚書小心翼翼地說:“依臣愚見,這無非是各地官員的借口,令其自行解決便可。”

朱元璋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說:“愛卿在應天府建造房屋時,可曾遇到這情況?”

工部尚書突然一哆嗦,說:“應天府建造房屋時,款項皆由應天府尹負責,臣不太清楚。”

朱元璋點了點頭說:“既然如此,不如愛卿好好想想,看看能否想得起來。”說到這兒,看着劉伯溫說:“劉愛卿可有什麼辦法?說來無妨。”

劉伯溫把頭一低,突然撩衣服跪倒在地說:“臣罪該萬死。華亭縣民生艱難,官庫空虛,沒辦法建造房屋,臣便自作主張,虛報說已蓋完房屋,其實根本就沒蓋。”

朱元璋看着劉伯溫,說:“所以你回來後,才給朕說什麼無為而治,仁政不可濫施。”

劉伯溫點了點頭,說:“是,不入民間不知百姓苦,臣不想再擾民、害民。故欺君罔上,臣死罪!”

朱元璋嘆了口氣說:“這些事朕早已知道了。而且你和華亭縣令,還把朕的賞銀都分給了華亭縣的百姓,你們既然心有百姓,朕就不責罰你們了。”說完,朱元璋轉向了工部尚書,問,“你想起來了嗎,還要想多久啊?”

如今的工部尚書,已嚇得渾身顫抖,面如白紙,撲通也跪下了,號哭道:“臣死罪,臣死罪!”

朱元璋臉色鐵青地喝道:“你和應天府尹,借為百姓建房之名貪贓枉法,中飽私囊,以為朕不知道是嗎?如今撞了南牆才知是死罪。好,朕成全你們,來人!將工部尚書、應天府尹倆人打入死牢,待秋後問斬。”

第二天,早朝上朱元璋下旨停止“蓋房運動”,令劉伯溫代替自己巡查全國。倘若發現有借蓋房之名貪污、擾民的官員,一律拿下。

最後,朱元璋聲色俱厲地喝道:“朕最憂者,就是怕我大明百姓,無衣、無食、無住所,爾等既然當上我大明的官員,就應替朕分憂,不可成為貪官。如若不然,朕寧肯背負暴君罵名,也定要爾等性命,殺盡天下貪官!”

就這樣,本是一場“蓋房運動”,最終卻演變成了一場整飭吏治、打擊貪污的長期鬥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