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政治判決 質疑狼牙山五壯士真假中國學者被判道歉

北京西城法院星期一對外界關注的「狼牙山五壯士」後人起訴歷史學家和專欄作家洪振快侵害名譽權、榮譽權案作出一審判決,要求洪振快在判決生效後三日內,在媒體刊登公告道歉。有分析認為,這係一個典型的政治判決。

北京西城法院星期一對外界關注的“狼牙山五壯士”後人起訴歷史學家和專欄作家洪振快侵害名譽權、榮譽權案作出一審判決,要求洪振快在判決生效後三日內,在媒體刊登公告道歉。有分析認為,這係一個典型的政治判決。

中國官媒報導,西城法院6月27日對“狼牙山五壯士”兩位倖存者葛振林和宋學義的後人葛長生、宋福保,起訴自由派《炎黃春秋》雜誌的前執行主編洪振快侵害名譽權、榮譽權案作出一審宣判。判決要求洪振快立即停止侵害葛振林、宋學義名譽、榮譽的行為,並在判決生效後三天內,在媒體刊登公告賠禮道歉,消除影響。葛長生和宋福保舊年8月分別向西城區法院提起訴訟。

此前,廣東警方2013年8月以張姓網友發佈質疑“狼牙山五壯士”真實性的微博,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為由,將他行政拘留7天。隨後,本身為歷史學家的炎黃春秋雜誌的前執行主編洪振快,9月發表《小學課本“狼牙上五壯士”有多處不實》的文章,依據史料講明官方宣傳的“狼牙上五壯士”故事的不實講述。洪振快還批評警方以虛構信息、散布謠言的罪名直接抓人,“開了一個談論歷史有可能獲罪被抓的先河”。

洪振快此後又撰寫《“狼牙山五壯士”的細節分歧》一文,援引軍方歷史檔案,從歷史考據角度公開質疑“狼牙上五壯士”事迹的許多歷史細節,例如認為當時情形並非官方宣傳的那樣,抗日戰士與日軍主動接戰,而係退路被切斷,慌不擇路,退至絕地。關於“跳崖”描述,洪振快認為,其中倖存的兩人係“溜”、“滾”、“竄”,而唔係主動跳崖。洪振快表示,“五壯士”的“事迹並無特別英勇之處”,認為中共在敘寫歷史的過程中進行了“拔高”和“神化”。

中國官媒稱,西城法院經審理認為,“狼牙山五壯士”及其精神,已獲全民族廣泛認同,係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內容。洪振快的兩篇文章在無充分證據情況下,多處作出似係而非的推測、質疑乃至評價,強調與主要事實無關或關聯不大的細節,引導讀者對“狼牙山五壯士”及其事迹產生質疑,否定主要事實,降低其英勇形象和精神價值。文章經網上傳播,產生較大影響,傷害了原告的個人感情,傷害了社會公眾的民族和歷史情感,也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

法院認為,被告作為生活在中國的一位公民,對“狼牙山五壯士”的歷史事件所蘊含的精神價值,應當具有一般公民所擁有的認知。對“狼牙山五壯士”及其所體現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感情,應當具有通常成年人所具有的體悟,尤其應當認識到案涉文章的發表及其傳播將會損害到“狼牙山五壯士”的名譽及榮譽,也會對其近親屬造成感情和精神上的傷害,更會損害到社會公共利益。被告有能力控制文章所可能產生的損害後果而未控制,仍以既有的狀態發表,在主觀上顯然具有過錯,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西城法院對海內外知識界廣泛關注的此案的判決,引發輿論嘩然。外界認為,洪振快的文章沒有侮辱性語言,只談史實爭議卻判侵害名譽和榮譽,並批評判決詞展示的係法院為了迎合當局的意識形態而作出的政治判決。

中國近代史學家、時事評論家章立凡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從該案的性質和法院判決用語看,完全係一個迎合當局反擊所謂“歷史虛無主義”和捍衛意識形態的政治判決。

他講:“就係一種政治審判,而且用這種來審判學術研究,本身就很荒唐。它引用的依據不過也就係當年晉察冀軍區負責人簽發的嘉獎令,其他的證據它也沒有呀。我覺得基本上就經不起推敲,只不過係政治正確先行的咁一個判決,跟他們近來所謂反歷史虛無主義的意識形態有關。

北京律師王興6月27日發微博稱:“無視被告為文章所搜集的超過一箱子的官方資料,其中很多矛盾的觀點甚至都係原告他爹講的,無視原告根本講不出被告文章有哪怕一處失實或者編造,無視侵權法的基本規定,為堵天下悠悠之口,做出一個貽笑大方的政治判決,還好意思廣而告之呢。為一個狼牙山賠上一個司法系統的公信力,值嗎”?

王興還表示,法院本該做的工作係審查被告所論係否有據,原告則要講清被告文章哪裡侵權了。現在到好,都不幹正事,仗着嘴大就把官司贏了。原告再混都可以理解,法院就一點也不在意姿勢和體面嗎?你們係法院唔係宣傳部。

北京另一位律師王飛表示,北京西城法院的一審判決,不審查文章內容係否存在侮辱、誹謗及宣揚個人隱私,卻對本應通過學術爭鳴解決的學術觀點大加評判,實在令人遺憾。對於學術問題本身,不應介入,且事實上也無能力介入。學術問題應通過學術爭鳴解決。如此司法,公民言論自由還有幾多空間?如果司法不能保護學術爭鳴,則世界上將只有一種聲音,好可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