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沈志華解讀:朝鮮戰爭是如何發生的?

資料圖:當時中國民眾支持抗美援朝

資料圖:當時中國民眾支持“抗美援朝”

作者:沈志華(文史學者、華東師範大學冷戰國際史研究中心教授)

從嚴格意義上講,對朝鮮戰爭全面的學術研究是從本世紀初才着手進行的。這是因為蘇聯有關這方面的檔案是在1993年解密,而中國方面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初才陸續公之於眾,一直持續到現在。從朝鮮戰爭停戰到冷戰結束的40年間,反映這場戰爭的書籍林林總總,但由於檔案資料的缺乏,各方只能站在各自的政治立場去解釋、去理解,內容基本局限於政治宣傳,談不上學術研究。隨着中蘇朝、美韓檔案的逐漸公布和資料搜集工作的不斷深入,可以肯定地說,迄今為止,有關朝鮮戰爭的全貌變得越來越清晰。

近年來,筆者查閱了幾乎所有能夠收集到的檔案資料,自信對這方面的情況把握得比較全面細緻。至於對這場戰爭的解釋和看法,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肯定有所不同。藉此機會,筆者談談自己的想法。

斯大林吃了啞巴虧

朝鮮戰爭爆發的最初起因源於朝鮮半島的分裂,這與二戰結束後美國和蘇聯採取的半島政策有很大關係。早在1945年7月波茨坦會議召開時,各大國設想的太平洋戰爭應這樣結束:由美國全殲太平洋地區和日本本土的日軍,由蘇聯對付駐紮在中國東三省的關東軍,由中國軍隊殲滅除東三省以外駐紮在中國大陸的其他日軍。會議對各國軍事行動區域大體作了上述劃分,但究竟由誰來解決朝鮮半島的日軍問題沒有提及。另外,在行政區划上,朝鮮已被日本列為日本版圖的一個行省,而朝鮮半島上的日軍又隸屬於駐紮在東三省的關東軍,於是朝鮮半島出現了行動空白和模糊區域,為以後戰爭的全面爆發埋下了伏筆。

蘇聯出兵東北和美國在日本本土投放原子彈迫使日本最終投降。日本投降後,蘇聯紅軍憑藉距離較近的地緣優勢,很快進入朝鮮半島,此舉引起了美國的高度警覺和強烈反應。此前,美國從未有過在朝鮮半島駐軍的意圖和打算。在蘇聯紅軍抵近漢城之際,美國總統杜魯門急忙致信斯大林,說我們也要在朝鮮半島接受日軍投降,這樣好不好:以北緯38度線為界,大家一人一半。實際上,這個提議構思得匆忙而粗糙,是在致信的頭天晚上,由美軍參謀部的幾個參謀拿着地圖向杜魯門劃一划,杜魯門就將該提議遞交給斯大林。依照他們的想法,蘇聯紅軍已經到達三八線,而美國軍隊還在沖繩,距離半島還有幾百海里,這個時候提出以三八線為界,斯大林絕對不會接受,估計他可能會提出一些談判條件,比如三七線、三六線,甚至將漢江以北的地區都給他,為蘇聯爭取更大的利益。但出人意料,斯大林沒提任何條件,收到信的第二天就給杜魯門回信,表示同意。消息傳來,美國國防部非常驚訝,認為斯大林腦子出了問題——本來明擺着讓他討價還價的。事實上,斯大林非常精明,他在信的末尾寫了一句話:以三八線為界的建議他接受,但這個三八線應繼續延長。三八線延長意味着什麼?往東延長,就把日本的北海道划到三八線以北。斯大林的想法是,我讓你在朝鮮半島登陸,你讓我在日本本土登陸。杜魯門當然明白其中的含義,於是給斯大林回信說你的想法不錯,但這事我管不了,你要徵詢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的意見。結果,斯大林找麥克阿瑟,麥克阿瑟堅決反對。斯大林又說,我的命令已經下達,怎麼辦?麥克阿瑟答覆,蘇聯敢有一兵一卒登陸日本本土,我就把蘇聯派駐遠東委員會的全部委員都撤掉。斯大林吃了啞巴虧,就將軍隊撤回了三八線。

南北朝鮮的四個人選

從戰後有關斯大林維護國家安全的戰略設想來分析,斯大林最初有與美國合作的意願,蘇美都不想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發生衝突。這個判斷同以往,特別是同當今美國學術界主流思想大相徑庭。美國學術界認為,正是戰後蘇聯採取不斷擴張的全球戰略,從而引發了與美國的對抗,直接導致了冷戰的發生。對此,我認為沒有任何根據。

朝鮮原本是個獨立國家,後被日本吞併。日本戰敗,朝鮮將恢復獨立國家的面目。但美蘇兩國認為,戰後各民族尋求獨立的呼聲日益高漲,朝鮮既沒有政府,又缺乏選舉的經驗,因此,雅爾塔會議決定對朝鮮實施託管。這樣,朝鮮就成為由聯合國託管的單位。由誰管理呢?美國、蘇聯、中國還是英國?英國不行,二戰期間被炸得七零八落,戰後重建工作繁重,而且遠隔萬里;中國也不行,此時蔣介石的軍隊深入後方,在國內與共產黨的關係還沒理順,精力有限,無暇顧及。最終,這副擔子落在美蘇兩國身上。

1946年,美蘇共同籌備成立的朝鮮問題聯合委員會正式啟動運轉,到1947年,共召開了三次會議,沒有達成一致,其原因來自朝鮮內部。按照美蘇及其聯合委員會的最初設想,三八線只是一個受降的分界線,不是一個政治分界線,朝鮮應該是統一的,要搞統一選舉,要重建一個政府,南北朝鮮應當各自推選一個政治精英參與競選。人選的標準,當然在意識形態、政治立場方面趨同為好。在北朝鮮,斯大林支持曹晚植(有“朝鮮的甘地”之稱)。曹晚植不是共產黨人,他的政治風格有點像孫中山。1945年12月莫斯科會議召開,曹晚植主張朝鮮有能力管理自身的事務,堅決反對託管。會後,這個人消失了,杳無音信。下一個人選是金日成,戈夫在給斯大林的電報上說,這個人有能力又聽話。金日成那時在哈巴羅夫斯克,參加過東北抗日聯軍,他所在的抗聯一部被日軍打敗後,跑到蘇聯。筆者曾查閱蘇聯的檔案,上面記載,金日成學習俄語非常快,同志關係融洽,威望很高。這是北朝鮮方面的情況。

南朝鮮方面,有金九和李承晚兩個人,他們都曾在中國生活過。在中國期間,兩派就矛盾重重,派系鬥爭激烈。後來李承晚跑到美國,同麥克阿瑟相處甚好,取得了麥克阿瑟的支持,而蔣介石和當時美國在朝鮮的駐軍又支持金九。金九知識分子意識濃厚,遇到什麼手腕都使得出的李承晚,最終被殺。就這樣,在人選問題上,雙方一直沒有達成統一意見。

1947年底,冷戰爆發,美蘇雙方不再積極促成統一選舉,相反,甚至鼓動各自支持的人打壓對方。到1948年,美蘇聯合委員會的工作無法繼續開展下去。此時,美國認為談判已無實際意義,就將朝鮮問題提交聯合國,由聯合國成立的朝鮮問題委員會着手組織朝鮮大選。金日成得知這一消息後,阻止了聯合國官員入境。因此,聯合國決定,在聯合國力所能及的地方舉行選舉,這就是說,選舉工作只在南朝鮮進行。針對聯合國的反應,金日成採取的策略是從南朝鮮邀請一批代表,先行一步,在北朝鮮搶先舉行選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由此成立;繼而,由聯合國組織推選的大韓民國成立。至1948年底,朝鮮半島最終分裂成兩個國家。

毛澤東沒有參與最初的決策

許多人認為,在戰後美國一直奉行遏制共產主義擴張的政策。其實,社會主義國家也在阻止美國勢力的增長。

可以肯定地說,蘇美雙方最初都不想在朝鮮半島問題上發生正面衝突。北朝鮮政府剛成立,蘇聯就在未照會美國的情況下,於1948年底實施單方面全部撤軍。這種境況,使得美國陷入十分尷尬的境地:日軍已投降,蘇軍已撤離,美軍沒有任何理由滯留在朝鮮半島。因此,美國國防部下達了撤軍命令。李承晚極力挽留,流露出在美軍撤離後對金日成可能組織軍事進攻的擔憂。最後,經麥克阿瑟同意,美軍將撤軍時間延遲半年,並幫助李承晚訓練了約5萬人的部隊。

李承晚、金日成都夢想統一全國,而且都有採用軍事手段達到目的的強烈願望。為此,雙方展開了爭取外援的較量。蘇軍撤離後,最早作出反應的是金日成。1949年3月,他以簽訂經濟文化協定的名義訪問了莫斯科。在同斯大林的談話中,金日成問:將來統一了怎麼辦?我是否應通過軍事手段解決半島統一問題?斯大林答,絕對不能採取軍事行動,你要多搞點宣傳,做好群眾思想工作,多在輿論上作些文章。同時,要做好軍事準備,除非李承晚首先進攻,如果你反擊過去,將他打敗,這樣的統一是可以接受的。

斯大林從內心深處不想由蘇聯來承擔挑起這場戰爭衝突的責任。事實也是如此,蘇軍撤離時,僅給北朝鮮留下巡邏艇、機槍等輕武器,用於維護社會治安,而將飛機、坦克、大型軍艦等重型武器全部帶走。美國方面亦然。在莫斯科,金日成沒有如願,悻悻返回,後來他又派朝鮮人民軍總政治部主任金一悄悄來到中國,時間大概在4月底。那時,毛澤東還沒有進北平,住在香山別墅。在香山,金一見到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中共領導人,他說,據我們掌握,解放軍東北部隊中有很多朝鮮族戰士,你們的仗打得也差不多了,人民軍缺員嚴重,能否讓他們回去?毛澤東回答沒問題,我們現在有3個由朝鮮族戰士充實的整編師,都是林彪四野的部隊,它們是164師、166師,分別駐紮在東北的瀋陽、長春;另外一個師隨林彪南下,正在打仗。你們可把東北的兩個師先帶回去,待中國戰事結束,再把另一個師帶走。你們想運用軍事手段解放南朝鮮,解決統一問題,這個原則沒錯,我也是通過武裝鬥爭奪取政權的。現在,我們統一大業尚未完成,等我統一了,再去幫你統一。

金日成對此當然不高興,但中共講的也有道理,中國有自己要解決的問題。10月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金日成又給毛澤東拍電報,說你們戰事結束,下面該輪到我了。毛澤東感覺很難答覆,因為四川、雲南、廣州、台灣、西藏等地尚未收復。於是,毛澤東給斯大林發電報,說明情況,請斯大林出面幫助解釋。11月5日,斯大林複電,答應金日成的工作由他來做。筆者曾查看過那年11月至12月間的蘇聯檔案,來來往往的大批電報,名義不是斯大林本人,就是外交部、葛羅米柯、蘇聯軍事專家和軍事顧問的。電報內容大多反映在三八線附近不斷發生軍事摩擦和小規模武裝衝突的事情。

對於三八線附近發生的情況,蘇聯顧問們已習以為常,他們認為一場戰爭是早晚的事。筆者翻閱的幾個電文顯示,斯大林對三八線經常發生軍事摩擦非常生氣。在這裡,還不能不提及此前發生的一件事。大約7月份,美軍剛剛撤離時,金日成就給斯大林拍電報,提出在瓮津半島實施作戰的計劃。瓮津位於朝鮮半島西部探出的一個小角,半島的三分之一處於三八線以南。金日成意在投石問路:在此地先打一仗,看看各方的反應,如果美國沒有動作,他就可將部隊投放在三八線,一線排開,全線推進,爭取一個星期內攻佔南朝鮮。蘇聯駐朝鮮大使捷科夫看了電報,感到很滿意,認為這樣做進可攻,退可守,迴旋餘地大,就將計劃報到莫斯科。斯大林考慮再三,前後用了兩個月時間,於9月24日主持召開蘇共中央政治局專題會議,否決了這個計劃,理由是:瓮津作戰勢必引發一場戰爭,況且現在也沒有做好任何軍事鬥爭準備,希望北朝鮮要一如既往地抓好宣傳,和平統一朝鮮半島。

金日成非常苦悶。1月17日,朝鮮駐華大使李某即將赴任,金日成擺了一桌酒席為他餞行,同時,邀請了什特科夫等蘇聯大使館的工作人員。酒過三巡,金日成大醉,席間又哭又鬧,說毛澤東言而無信,答應幫我統一,現在沒人管,南朝鮮幾千萬勞動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等我去解救,我拿什麼解救;金日成又埋怨起斯大林,說非要等李承晚進攻才反擊,那要等到什麼時候。酒宴散後,什特科夫就給斯大林發了電報,把過程敘述了一遍,最後做出判斷,認為金日成打仗的念頭不滅。1月19日,斯大林收到電報,過了11天,即1月30日,斯大林回電什特科夫:請轉告金日成同志,我同意他的作戰方案,但要做得非常縝密,不能冒險,通知他來莫斯科,我要親自同他談。這是迄今為止所發現斯大林改變態度後最早的一封電報。

2月2日,斯大林再次電告:前天(1月30日)我說的那個事情非常重要,不得告訴任何人,特別是不要告訴中國同志。西方學術界普遍認為,發動戰爭的計劃是毛澤東、金日成、斯大林在莫斯科一同商量決定的。這個判斷可以說是在缺少檔案材料的基礎上做出的,與事實嚴重不符。毛澤東於2月17日離開莫斯科,而金日成到達莫斯科的時間卻在4月10日,他倆不可能相遇,更沒有商量的機會。從斯大林電報內容看,斯大林已叮囑駐朝大使不要向中國同志透露這個信息,我想他也不會同毛澤東商量。以後發生的事情進一步說明,毛澤東對此一無所知。

金日成確定的6月25日

2月17日,毛澤東離開莫斯科返回中國,斯大林隨後就告訴什特科夫,可以通知金日成赴俄訪問。4月10日,金日成抵達莫斯科,逗留長達半個月之久。這期間他同斯大林到底談了什麼,至今沒有發現任何記錄,只能根據每天斯大林幾點到,幾點幾分有誰進他的辦公室,幾點幾分誰出去的斯大林日誌進行推測。那本日誌顯示,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宮同金日成僅會談過一次。筆者認為主要的大量的工作都是私下進行的。

現代學者研究歷史事實絕大多數把回憶錄作為依據來源。上世紀80、90年代,當時給金日成當翻譯的人叛逃,叛逃後他寫了回憶錄,依據此回憶錄的記載和後來的一些電報綜合判斷,斯大林最關心的一個問題是如果北朝鮮發動進攻,美國人干涉怎麼辦。金日成是和朴勇外相一同會見斯大林的。金日成當時說:斯大林同志,我向你保證,我們發動的是一場閃電戰,有完全獲勝的把握。第一,如果發動突然襲擊,美國人來不及做出反應;第二,只要我們一進攻,朝鮮勞動黨在南方的20萬黨員會立刻起義,裡應外合;第三,美軍在遠東只有四個師的兵力,而且全部駐紮在日本,來不及調動。我們四天內就可攻佔漢城,美軍未到,戰事就已結束。

斯大林當然不會僅僅聽信金日成的單方說辭而做出決定。一年前,麥克阿瑟發表了一個公開講話,宣布美國在遠東的戰略防禦並不包括南朝鮮。而一年後的1月12日,時任美國國務卿的艾奇遜在公開場合也發表了同樣內容的講話。艾奇遜是無心的,他針對的只是中國而非韓國。因此,斯大林認為美國的防禦政策並沒有發生實質性變化。另外,蘇聯截獲了美國國防部的戰略計劃,這個計劃是一旦朝鮮半島發生戰爭,美國大使館、美國僑民全部撤離,只堅守日本海,放棄朝鮮半島。以上情況使斯大林堅信美國絕不會武力干涉朝鮮半島的統一。這是問題之一。

第二個問題是,當時毛澤東還不知道斯大林與金日成交談的內容。原因在於,2月份米高揚到西柏坡拜訪毛澤東,曾提到蘇聯在歐洲設有共產黨情報局的事情。毛澤東當時建議,中國革命馬上勝利了,這麼大一個地方,情報局沒有一個亞洲國家參加,不太合適。米高揚隨後答覆,你們可以組織亞洲情報局,日常工作由中國共產黨領導。對此,毛澤東很高興。1949年7月,劉少奇奉毛澤東之命到莫斯科,又向斯大林提及此事。斯大林明確表態,中國共產黨是個非常成熟的黨,毛澤東同志也很會鬧革命,今後你們領導亞洲革命,我們管理歐洲事務,中蘇兄弟合作,共同促進世界革命大業。既然蘇聯讓中共負責亞洲事務,而現在卻私下偷偷摸摸地同金日成商量這樣大的事情,不告訴毛澤東實在說不過去。因此,斯大林囑咐金日成,回去後要馬上到北京,向毛澤東作個通報。如果中國共產黨不同意,你就不能採取任何軍事行動。其實,金日成在內心深處不想同毛澤東商量。他知道毛澤東不會同意,原因在於中國的台灣問題還未解決。

金日成遲遲不去北京。5月3日,斯大林坐不住了,給毛澤東發電報,告知金日成來了蘇聯,談了一些問題,具體談話內容由他當面向你彙報。5月12日,斯大林又致電什特科夫,催促金日成儘快趕赴北京。5月13日,金日成秘密抵達北京,與毛澤東一見面,兩人就產生了分歧。金日成非常興奮,說:毛澤東同志,斯大林同志同意了我們的作戰計劃,我剛從莫斯科回來。毛澤東說,我怎麼不知道,我也剛從莫斯科回來。金日成辯解,你走了以後,我才去的。至此,會談不歡而散,到底此事是否經過斯大林同意,有待進一步核實。晚11點半,周恩來緊急召見蘇聯駐華大使羅申。根據羅申的回憶,他給斯大林拍了電報,說周恩來同志轉達了毛澤東要求斯大林對此事給予證實的意見,並要求蘇方迅速回電。

5月14日上午,斯大林答覆:請轉告毛澤東同志,鑒於國際形勢發生的變化,蘇聯同意了朝鮮方面的意見,但此事一定要經過毛澤東同意。如中共認為時機尚未成熟,朝鮮的統一事業和南朝鮮人民的解放就要推遲。到底怎麼辦由你們共同商定。5月15日,毛澤東、金日成再次舉行會談,此時毛澤東的態度發生了變化,他向金日成解釋說,中共並非不支持解放南朝鮮,只是想待台灣、西藏解放後再把部隊調到北方,施以援手。既然你們同斯大林同志商量好了,可以先打,需要什麼就說句話。金日成一拍胸脯,需要的一切斯大林同志都給了,說罷揚長而去。場面有點尷尬,當著蘇聯大使的面,毛澤東沒有發作。

這裡還有很多細節,比如計劃是怎麼制訂的,蘇聯顧問又怎樣同朝鮮人民軍協商,等等,這些情況在北朝鮮一些叛逃人員寫的回憶錄中有記載。

按照蘇聯顧問的原定計劃,攻擊於7月份開始。後來金日成不同意,堅持將時間提前到6月25日,一則考慮到這是個周末,對方處於鬆懈狀態,可達到突襲的效果;二則考慮恐天氣有變,再拖進入雨季,不利部隊的展開。這樣,朝鮮戰爭就於6月25日拂曉爆發了。

美國的參戰改變了局面

戰爭的進展確如金日成最初設計的那樣,人民軍僅用了4天就攻佔了漢城。金日成非常得意,因為在此之前,朝鮮人民軍還未有過打仗的經歷。在給斯大林發的電報中,金日成說,漢城已被佔領,我準備把總部搬到那裡,同時也希望蘇聯顧問團隨我進駐,並在那裡慶功。斯大林看到電報十分生氣:只是佔領了一個小小城市,而南朝鮮軍隊正在向南逃竄,當務之急是追擊,開什麼慶功會?金日成如夢方醒,趕快組織部隊實施兩線追擊,但為時已晚——美國開始參戰了。

美國在參戰的頭兩天就將朝鮮人民軍空軍徹底摧毀,取得了制空權。人民軍本身就沒有打仗的經驗,依靠的是蘇聯顧問,在人民軍部隊中,蘇聯顧問是從排長、連長直至司令逐級配備的,人民軍士兵從齊步走直至實彈演練,也全由蘇聯顧問負責訓練。但在戰爭爆發的前夕,斯大林卻命令蘇聯顧問不得越過三八線。因此,人民軍在突破三八線特別是向南追敵,遭到空中猛烈轟炸的時候,團長找不着師長,師長找不着軍長,指揮系統失靈,全軍大亂。在筆者翻閱的電報中,就有金日成發給斯大林的一封電報,他希望斯大林能夠允許蘇聯顧問越過三八線,下到人民軍部隊。斯大林起初沒有同意,但什特科夫答應了金日成的請求,並表示願意為此承擔責任,因為他身在朝鮮,深知前線的實際狀況。從筆者找到的一封電報看,斯大林對什特科夫做出的許諾非常不悅,他責備什特科夫,你是蘇聯的大使,不是金日成的大使,既然你已經答應,我也就勉強同意了,軍事顧問可以越過三八線。但要記住一條,全部脫掉軍裝,以記者身份過去,打死概不負責。隨後,斯大林又補發了一封電報,要求什特科夫必須保證不能有一個人被俘,即使被打死,屍體也要弄回來。類似內容的電報特別多。

戰前,斯大林無償援助了北朝鮮一批軍艦,蘇聯水兵在將艦隻開到朝鮮港口作了交接後,就準備走人。金日成不同意,說你們走了誰開船?於是給斯大林拍電報,請求把水兵留下。斯大林答覆:絕對不行,我們可以訓練你的水兵,但我們不能留下一個人。同樣,蘇聯援助了北朝鮮幾千輛汽車,由於司機嚴重缺乏,在戰爭開始後,周恩來也是先向蘇聯要駕駛員,蘇聯不管,說辦駕校沒問題,派司機沒門。無奈,周恩來就緊急動員東北的司機趕快過去,以解燃眉之急。

上述情況其實就反映一個問題:斯大林不想與美國直接對陣。他在私下可以提供任何幫助,要槍給槍要炮給炮,但就是不能出面。但金日成頂不住美軍的攻擊怎麼辦?答案只有一個,請中國出兵。我們現在看到的,最早的一封拍發於7月2日的電報體現了這方面情況。電報內容很簡單,羅申問周恩來,美軍已出動,你們有什麼打算?周恩來答覆,我們已做好了充分的戰鬥準備,現已集結三個軍在東北,隨時可以出擊。但我們出動陸軍,蘇聯必須給予空中掩護。7月5日,斯大林回電,可以。不過,附加了一個條件,即如果敵軍越過三八線,那麼中國軍隊必須出動,蘇聯方面出動空軍進行掩護。在檔案解密以前,中俄學者為此爭吵不休。中國人認為斯大林言而無信,出爾反爾,原本答應出動空軍,後來又不給了。俄國學者反駁,斯大林從來就沒有答應過。現在看來此事是存在的,但這個背景比較複雜,斯大林說得也很含糊。出動空軍掩護是什麼意思?此後,斯大林也有自己的解釋。7月5日,中蘇雙方就出兵問題初步達成了一致。隨後的情況出乎人們的預料——毛澤東急於出兵。

毛澤東告訴斯大林中國暫不出兵

毛澤東要求軍隊立即做好隨時出擊準備這一點,已被《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軍事文集、2008年出版的周恩來文稿以及蘇聯的檔案所證明。在相關檔案解密以前,人們往往存在着這樣的誤解:認為赴朝作戰是毛澤東主動提出的,只是中國的一廂情願,而金日成本人卻沒有讓中國提供幫助的任何想法。事實卻相反。當戰爭進行到7月底8月初的時候,金日成遇到了巨大的軍事困難,急盼中國出兵參戰。蘇聯檔案的解密和蘇聯大使館、外交部往來電報清楚地說明了這個問題。金日成是這樣跟什特科夫大使說的:為什麼美國可以出兵援助李承晚,而毛澤東怎麼就不能援助我們呢?你能不能向斯大林同志反映一下,請中國赴朝參戰。過了幾天,金日成再次找到什特科夫,說現在情況有些不妙,懇請中國同志能夠出兵。8月20日,朝鮮人民軍打到洛東江,抵近釜山。此時,雙方對峙相持,戰爭進入膠着狀態。毛澤東給蘇聯和北朝鮮同時發了電報,指出戰爭到了十分危險的時刻,人民軍的後方供給線拉長達幾百公里,存在着美軍在後方登陸的極大可能,登陸的地點不是在仁川就是在元山。仁川、元山均處於三八線附近。毛澤東預測得非常準確。最初,毛澤東主張,人民軍要大踏步地向南進攻,中國軍隊負責堅守後防線。幾天後,毛澤東再次電告,戰事發生了新的變化,人民軍應該全線撤退,否則就要落入敵人的陷阱,難以自拔。如欲堅持,中國可以幫助防守三八線。金日成不敢自作主張,找到什特科夫。此時,斯大林對戰況毫無進展感到急不可耐,來電鼓勁,金日成同志,幹革命最需要的就是堅持精神,你們遇到的困難與20年代蘇維埃遭受14個國家武裝干涉相比,顯得微不足道,你們要挺住……

戰事緊急,金日成終於明白斯大林不想幫忙。於是,他緊急召見中國駐朝大使倪志亮,親筆寫信,請中國出兵援助,並派專人直接送到北京。與此同時,毛澤東也接到了斯大林要求中國援助的電報,他於10月2日凌晨3點,連夜起草了回電文稿,內容非常詳細而且特別長,大概有八九頁之多。這個回電內容在以後出版的毛澤東文稿上作了刊登,大致意思是,我們已做好最充分的準備,隨時可以出動三個軍,第二批次還可以出動三個軍的兵力,且部隊可於10月15日集結進發。在回電中,他還提出了一系列的實際困難和問題,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部隊的武器裝備較差,亟須蘇聯給予補充;第二,鑒於中國尚無空軍,中方只能調動陸軍參戰,蘇方必須將空軍組織到位。鑒於事情重大,毛澤東在文稿起草後沒有立刻發出,必須等到天亮,由書記處擴大會議討論通過。在擴大會議上,絕大多數人認為出兵參戰沒有道理,我們沒有戰勝美軍的把握,去了再被打回來,何必!

毛澤東看到大家提出了反對意見,就把同意出兵的草稿收了起來。但秘書們對毛的舉動毫不知曉,在歸檔整理文件時,以為是已發出的電報,遂送到檔案館留存備查。於是,在此後出版的《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中,就出現了中國於1950年10月2日決定出兵的信息。1995年12月25日,美國《華盛頓郵報》突然刊登消息,說在俄國發現了一封毛澤東於1950年10月2日發給斯大林中國不能出兵的電報。當時,史學界已形成了這樣的看法,即在1950年的10月2日,中國就作出了出兵朝鮮的決定。這則消息的刊登和俄國檔案的出現,在史學界掀起了一場波瀾。俄國學者認為,中國方面的檔案純系編造,與事實嚴重不符。現在看來,真實的情況是,毛澤東將尚未審議通過的出兵草稿收了起來,並未發出,1950年的10月2日,中國也沒有作出出兵參戰的決定。10月2日晚,毛澤東召見蘇聯駐華大使羅申,向他說了這樣一番話:中共中央召開了會議,集體討論了朝鮮問題,多數中央領導同志認為,基於我國面臨著戰後恢復重建的任務,在部隊中還存在消極厭戰情緒,軍隊武器裝備落後,加之各民主黨派對出兵朝鮮存有異議,中國目前尚不具備出兵的條件。不過,毛澤東還有一句話:但這還不是最後決定,中共中央還要開會討論。他說的是實話,因為毛澤東本人始終有出兵朝鮮的想法,只不過在當時,他沒有想到其他領導人居然提出了反對意見。在毛澤東的提議下,政治局決定於10月4日到10月5日,召集由各大軍區負責同志參加的擴大會議,再次討論出兵朝鮮的問題。

時任西北軍政主任的彭德懷接到通知後,還不知道會議的議題,就立即乘機趕赴北京。此時,他還抱了一大堆圖紙,以為中央是同他商量西北大開發的事。由於天氣惡劣,飛機難以正常降落,彭德懷10月4日下午才趕到中南海。推開會議室的門,他才發現氣氛不對:原先政治局開會,大家都是有說有笑,今天卻都低頭沉悶不語。據彭德懷後來回憶,他在會上沒說什麼,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晚上,他住北京飯店,大約九點鐘,鄧小平到了住處,說:老彭,出事了!朝鮮要打仗,主席堅持出兵,大家都表示反對,你說怎麼辦?明天上午九點,主席在豐澤園,要單獨見你。這一夜,彭德懷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思考着問題,如果毛主席要點將,自己到底承不承擔這個責任?第二天上午九點,彭德懷在豐澤園見到了毛澤東。交談間,毛澤東問彭德懷:老彭,你說該不該出兵?彭德懷已經思考了一夜,回答:主席,如果蘇聯完全撒手不管,咱們就不出兵;如果蘇聯是半撒手,能幫一把,那中蘇聯合起來跟美國人還有一拼。毛澤東很激動:等的就是你這句話。10月5日,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出兵朝鮮的決議,前奏來自於毛澤東同彭德懷的這番談話。對話的具體內容在《彭德懷自述》中有詳細記載。而在政治局會議上,與會人員到底討論些什麼,至今尚未發現任何記錄。楊尚昆、聶榮臻的回憶錄只反映了一些出兵前的情況。

10月5日下午,政治局擴大會議作出成立中國人民志願軍,彭德懷任司令員的決定。

毛澤東為什麼堅持出兵朝鮮

毛澤東為什麼堅持出兵朝鮮?對此,史學界有各種各樣的解釋。這可分兩個階段來闡述。9月15日,美軍成功登陸仁川以前,毛澤東堅持出兵完全是出於軍事上的考慮。原因在於,在那個時間出兵較為容易,只要佔領了半島兩側的海岸線,美軍就失去了向大陸進發的灘頭堡,加上蘇聯空軍的力量,就會把美國人趕下大海,戰鬥徹底結束。問題是在9月15日,美軍登陸仁川以後,特別是在10月份,美軍越過三八線、天時地利均對中國不利且遭到眾人的反對情況下,毛澤東還要堅持出兵,原因又是什麼?可以這樣看:毛澤東牽掛的不僅僅是中國的前途命運,而且在他的心中裝着亞洲革命事業,乃至於世界革命的利益。他認為對此責無旁貸,應當承擔起這個重任。既然同蘇聯有了分工,由毛澤東負責亞洲革命,那麼亞洲出現了情況一定要由毛本人承擔責任,而且必須以切實的行動解決問題。另外一個方面,則是來自於對中國根本利益的考量。毛澤東極為注重與蘇聯的關係。1950年1月14日,中蘇能夠簽約是毛澤東頂着巨大壓力同斯大林鬥智斗勇的結果,如果此時毛澤東不出兵,斯大林肯定對毛澤東有看法,中蘇關係很有可能破裂。在斯大林看來,中國如果不出兵,毛澤東就不是一個共產黨員,就不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如同蔣介石、鐵托一樣是純粹的民族主義者。毛澤東自視為世界革命的領袖,是真正的共產黨人,最不想戴上這頂帽子。因此,毛澤東曾說過這麼一句話,打敗也得打。在他看來,發動這場戰爭不是為了爭勝敗、斗輸贏,而是要向斯大林證明,中國人是敢打的,是有大局意識的,是照顧世界革命利益的。

就當時的情況看,中共離開蘇聯的支持,沒有中蘇同盟條約的保證,管理一個偌大的國家,確實存在不少的困難。以中共幹部結構為例,筆者查閱的大量資料表明,中共當時嚴重缺乏有管理城市經驗的幹部。上海戰役圍而不打,長達數月之久,究其原因,在毛澤東給斯大林的電報中給出了答案。毛澤東說,打上海很容易,可那是我們沒見過的幾百萬人口的大城市,打下來怎麼管?此後的談判也都是圍繞幹部問題、請求援助的問題展開。如,1949年1月,解放軍馬上佔領西安、南京幾個大城市,軍隊進了城從沒見過這麼寬的馬路、高高的樓房,比照山溝間、窯洞里有很大的反差,國民黨留下來的知識分子信不過,依靠西方也不行,只有依靠蘇聯這一條路。陳雲就曾同蘇聯大使講過,弄金融,金融不懂;弄交通,交通不懂;下水道也不懂。什麼都不行。因此,通過簽訂中蘇同盟條約,建立穩固的中蘇關係,對於鞏固中共政權是一個核心的問題,也是毛澤東始終予以關注的大問題。

違背斯大林的意願,中蘇關係就會走向解體,中蘇同盟條約就會變成一紙空文,這是毛澤東不願意看到的結果。因此,中國出兵朝鮮,也就不難理解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