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李連杰讓國人顯出學英文的局限

——學英文的局限

中國人很熱衷學習英文,一百年來,家長望子成龍,都很想將英文學好。

但是對於中國學生,英文難在哪裡?將文法和詞彙背熟,口音也練成牛津式,都沒有用,因為在本質上,英文與中文不同。英文是一種“認知”(By Cognition)的語文,而中文是“感知”(By Intuition)的語文。

“感知”和“認知”,屬於學術範圍,寫專欄不是寫博士論文,所以不必浪費篇幅。但是,可以舉例。

譬如,一個男人老了,頻頻夜尿,去看中醫,中醫把脈完畢,說:你這是“腎虛”,而且血氣不足,有點“寒”。

什麼叫腎虛?虛到什麼程度?血氣稍寒,是幾多度?這就是“感知”的中國文化語言。

同一個老男人,去看西醫,西醫說:不是腎虛,你的腎功能正常,只是前列腺肥大,還可能有點發炎,做一個肛探,兼驗一驗血,看看其中的PSA指數是多少。憑指數來推斷,就是英文的“認知”語言。

以“感知”型語言思考的中國人(嚴格來說,“感覺”並非“思考”),就會有西方人覺得很奇怪的言行。譬如一個演藝人,如李連杰,平時鑽研佛理,但對於西方天主教神學也有點興趣。有一次他去印度旅行,在一場法會,遇到西藏的達賴喇嘛。他跟這位高僧用英語交談了十分鐘,討論生死輪迴和天堂地獄的宗教問題。感覺很愉快,拍了一張手機照,放在facebook。

中國人見到了,即刻說這位藝人是支持藏獨的“分離份子”,但是,李連杰明明只跟達賴喇嘛請教佛學,他沒有講政治,在場有幾個印度人,懂英語,也可以做證:當時講到金剛經與西藏密宗的關係,沒有“獨立”二字。

但中國人是一個憑感覺達成結論的民族,亦崇尚物質和飲食的無神論者。在中國人眼中,達賴喇嘛不是高僧,也不是一個宗教文化人,而是百分之百的“分離主義者”,閣下只與此君合十合照,笑得溫馨,即等同與一名魔鬼勾肩搭背,與十四億人為敵。

你說,你不是。但萬千網民掩着耳朵拒絕聆聽,聲浪分貝提高,喧斥:你就是敵人、你就是。

一個憑情緒感知而不是理性認知的民族,在“文革”之中不但將他們“叛徒內奸工賊”的“國家主席”活活斗死,像伊斯蘭世界,還有許多莫名其妙而沒了沒完的暴怒。所以,我看見許多中國人世代努力地背文法、記單字,甚或模仿牛津囗音,想學好英文,融入他們所認為的“國際社會”,而後又因為西方人的“玻璃天花板”而覺得頹喪而受“歧視”,雖然中國的領袖以能與華萊士談笑風生為高等,但中國人畢竟無法真正與英語世界做朋友。一個佛教徒,難免覺得憐憫,心中用英文說:Poor you. You work so hard,but you're never going to make it。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