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後漢書》所記載的超常智者

中國文化被認為是半神文化,神傳文化。可是在無神論統治下這個事實是被否定的,並遭到了嚴重的歪曲,批判。那麼到底是不是半神文化,是不是神傳文化,我們應當擯棄各種無知的胡說,認真從歷史事實中得出結論。

對中國歷史完整,全面的記載就是“二十四史”,它們被稱為“正史”。它們是了解研究中國歷史事實的主要材料來源。其中的“前四史”更被推薦要“先讀”,“精讀”,這四部史書就是西漢史學家司馬遷的《史記》、東漢班固的《漢書》、南朝范曄(音ye4,頁)的《後漢書》以及西晉陳壽的《三國志》。

《後漢書》(網絡圖片)

這四部史都是作者窮畢生精力寫成的,而後來的史書大多都是官修,雖然作者眾多,但修撰時間不過幾年。“前四史”中的《史記》、《漢書》和《後漢書》在主要作者去世之前,都還沒有完成。比如《後漢書》,在范曄編完書後,被人告發說他參與篡位陰謀,因此下獄而死。他的朋友怕受牽連,就毀掉了他的部分手稿,使《後漢書》只有紀傳部分流傳下來。

《後漢書》作者范曄(網絡圖片)

下面我們就從《後漢書》的列傳部分中選取幾個例子,讓大家見識一下幾位具有超常能力的智者。

一任文公

任文公的父親懂得占卜,任文公年輕時從父親那裡也學會了一些。後來被州里召為從事,這是漢朝時代設置的一個小官,相當於今天官僚們的秘書。

漢朝時發生的兩件事使任文公名聲大噪。

第一件,漢哀帝時,有人說越轀太守想造反,任文公等五位從事被派去偷看虛實。五人同住在客舍里,那天突然颳起了暴風,文公告訴大家,生命危險即將來臨,趕緊快跑。那四人不大相信,文公自己趕着馬車跑掉了。而那猶猶豫豫的四個人果然被當地官兵殺掉。

第二件,有一年大旱,任文公向刺史報告稱,五月一日會發大水,此事已定,不可防救,應叫官吏百姓早作準備。刺史根本就不聽。文公只好獨自準備了一條大船。有部分百姓聽到消息也做了些準備。

那天一早,任文公緊急命大家撤離,並同時派人報告刺史,刺史只是一笑了之。日將中午,烏雲突起,緊接着就是瓢盆大雨,至傍晚時,湔水陡漲十餘丈,沖毀大量房屋,受害的達數千人。

由於這兩件事,任文公聞名於天下,同時被朝廷任命為司空掾。漢朝司空為朝廷大官,主管禮儀、德化、祭祀等事物,司空掾則相當於他的助理。

漢平帝即位時,文公稱病回家。王莽篡位後,文公知道大亂將至,於是訓練家人背着百斤東西,繞着房屋跑步,每天跑幾十趟,當時人不知其緣故。後來兵寇並起,那些逃亡的人很少能脫身的,只有文公一家大小背糧走得很快,全部得到倖免。

他們後來奔到子公山,十餘年內未曾遭遇兵革之害。

當時世上就有人說:“任文公,智無雙。”

二郭憲

郭憲字子橫,具有未卜先知的才能。

他早就看穿王莽的野心和結局。當王莽做大司馬,掌握朝廷大權時,他就規勸自己的師父莫要太靠近王莽。而當王莽篡了位,拜郭憲為郎中,並賜以衣服。郭憲把衣服燒掉後,逃到了東海之濱。這令王莽十分痛恨,想抓他又根本無法知道他在何處。

到漢光武即位,郭憲被召為博士,幾年後升為光祿勛。此官職十分重要,其職責為宮殿各門戶的守衛。

有一次,郭憲隨皇上去京城的南郊。郭憲突然間面對東北方向含酒噴了三口。皇上詔問其故。郭憲答道:“齊國失火,所以用此壓之。”後來齊國果然上報有火災,與去南郊之日期完全相同。

有一年皇上準備親自西征隗囂。郭憲看出此行的後果,便極力諫道:“天下剛剛安定,車駕不可行動。”他甚至拔刀砍斷了皇上車子的胸帶。但皇上不聽,執意上路。最後其它地方也起了兵火,皇上只得無功而返。皇上最後不得不嘆息道:“真後悔不聽子橫的話。”

三許楊

許楊字偉君,汝南平興人。他因一件感動神靈的事件而被記載於《後漢書》。

漢建武年間,家鄉的太守鄧晨就一項水利工程徵詢許楊的意見。許楊年輕時就懂得術數。他預知這是一個可富國安民的盛舉,當即表示支持,並願為工程效力。鄧晨十分高興,並任命許楊全權掌管這項工程。

許楊不負所望,幾年的艱苦努力終於成功。這水利工程帶來了連年豐收,百姓們得到了巨大的好處。

最初的時候,當地幾個大姓人家總想總攬那塊地方的大權,但是遭到許楊的完全拒絕。幾個大戶為了進行報復,就共同誣陷許楊受了賄賂。

鄧晨就將許楊關進了獄中。可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給許楊帶上的手銬等刑具全部自然解脫。獄吏們被驚的目瞪口呆,害怕至極,馬上報告了鄧晨。

鄧晨大吃一驚,說道:“糟糕搞錯了。以前聽說忠信可以感動神靈,現在不就應驗了嗎?”立即放出許楊,讓他回家。當時天已很晚了,人們看到,那陰暗的路上一直有火光給他照亮。

後來許楊因病死去。鄧晨為許楊建了廟宇,廟中畫著他的肖像,百姓思念其功績,都去祭祀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