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被中共通緝的北大研究生——美國陸軍牧師回顧「六四」

——將來如何還未顯明

二十七年,人老了?很好!人老了就更加真誠地相信世界需要和平自由民主法治。人老了,就更加相信專制是壞的東西,是一定不會成為主流的。人老了,就更加相信這個世界應該是一個超文化的、多中心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治上互相理解的、經濟上平等互惠的世界,一句話,遵普世價值而運行的世界。

一年一年寫紀念八九“六四”的文章,這已經是第二十七次了。不知道是應該羞愧還是應該憤怒?不知道。而且最不知道的是當年干這事的時候絕對不知道有二十七年這樣漫長的等待,漫長的希冀,和漫長的憤慨。但是,感謝上帝!我們卻知道將來的事情,因為將來是在上帝的掌管中。

燃起更大的希望

聖經中用了一句極有容量的話鼓勵那些已經相信上帝耶穌基督的人,這句話就是“將來如何還未顯明”。此話成為我最喜歡的警句之一,叫那些在歷史隧道中,在幽暗環境中、在逼迫試煉中、在灰暗心態中、在絕望沮喪中、在自高自大中,在感覺良好和不良好中的人們有一種石破天驚的全新圖畫。此話有一種不可言說的力量助人歡喜快樂永遠向上。

因此,二十七年也不會使人真正絕望,反而燃起更大的希望!

二十七年,人老了?很好!人老了就更加真誠地相信世界需要和平自由民主法治。人老了,就更加相信專制是壞的東西,是一定不會成為主流的。人老了,就更加相信這個世界應該是一個超文化的、多中心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政治上互相理解的、經濟上平等互惠的世界,一句話,遵普世價值而運行的世界。哦,原來,年歲讓我們成長,變得自由和豐滿。而二十七年前的一九八九天安門民主運動當時就是這些理想和信念的播種和發芽。至少對我個人的生命進程有如此作用。而且更妙的還是那尚未顯明的將來,更是妙不可言,因為將來由上帝掌管,不是由權勢金錢現實中的幽暗實力或成為過去的過去來掌管。

專制崩塌一瞬間

我受朋友之邀撰寫此小文,順着這個思路,我想我也相信:香港有一天會得解放,台灣有一天會得解放,中國大陸十三億人會得解放,因為將來如何還未顯明。莫看現在專製得勢,稍有歷史常識的人都曉得,專制死起來也就是一秒之間。當然這裡的專制是指一個專制的政權,不是指專制那種黑暗的勢力。故那句“將來如何還未顯明”的話才有極大的含量。所以,現今的人們只管放手來做,大膽言論,參與歷史和創造歷史,才能更加深刻領會那句箴言:將來如何還未顯明。

自從去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到達香港企圖竄回中國大陸看望奄奄一息的母親以來,未曾有寫文章。喪母之疼,一年還在心中隱隱作痛,揮之不去(此種傷痛需要有此經歷的人才能體會)。

天安門事件有三個組成部分

最近我和廣受世人尊敬的嚴家祺老師交流八九“六四”的問題,他從政論家和政治學家的高度對“六四”有新的總括。他對我說:“六四”已經過去二十七年了,二十七年,天安門母親和成千上萬“六四”受難者,沒有一天不是生活在痛苦之中。這種痛苦,不僅是失去親人的痛苦,而且是生活在黑暗中、備受壓迫、看不到正義陽光的痛苦。

“我第一次發現,天安門事件,有三個組成部分。……二十七年後回顧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可以更清楚地看到,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門事件由三大部分組成,一是天安門民主運動,這是以北京高校學生主導的,北京工人、知識分子和市民參與的,空前規模的偉大民主運動;二是”六四“大屠殺,還有一個是中南海內部上演的、有中國王朝傳統的宮廷政治。”

這就是八九“六四”。我們知道將來還有更新更深的含義,因為將來如何還未顯明。而且所有這些含義都可以成為鼓舞人的力量,叫我們這些活在歷史隧道里的人可以看得見遠處的光明,從而有活下來的勇氣和行動的力量,尤其對於天安門母親這個目前受苦受難的群體。

一年不寫文章,好像這武功就廢了。區區此文,聊以紀念八九“六四”二十七年。

香港之偉大的民眾運動,我是雖不能至心嚮往之。

二〇一六年五月二日夏威夷

【作者簡介】熊焱,原北京大學法律系研究生,是被中共通緝的二十一人之一。一九九二年赴美,九四年加入美國陸軍成為一名士官,在美國完成八年學業,並獲得神學教牧博士學位。二〇〇三年成為美國陸軍牧師,曾遠赴伊拉克一年,現為少校軍牧。著有從天安門到伊拉克一書,並有諸文及詩集出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動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