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六四未解之謎:以反革命暴亂罪逮捕並處決的人

點此看大圖片

1989年,中共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六四〞大屠殺震驚世界。死難者包括在1989年6月3日傍晚至6月4日早晨,被中共軍隊強行進城和清場時打死的學生和平民,也有6月4日當天至以後幾天,由於各種原因靠近警戒線而被打死的人,還有以反革命暴亂罪被逮捕和處決的人。

以下是一名因為借出打火機,而被反革命暴亂罪逮捕並處決的個案詳實記錄。該記錄從2003年起在網上流傳,署名閻久戚。

閻久戚稱,〝六四〞中以反革命暴亂罪逮捕並處決的人數,一直以來是個謎。但他希望每個知情者都把自己所知的個案如實寫下來,以一個片斷一個片斷地展開事實真相,以完成六四大屠殺死難者的詳實歷史記錄。

遇害者小戴,男,1989年時27歲,被處決前是北京朝陽區副食店賣肉的售貨員。小戴當時尚未結婚,父親早逝,家裏有母親和三個姐姐。

閻久戚解釋,之所以在記錄中用〝小戴〞,而沒有寫下死者的全名,只是為了小戴的母親。因為老人至今還不知道兒子已死,若寫全名,口語相傳,哪天多病的老人知道了真相,必死無疑。

1989年6月4日上午,大屠殺剛過後,北京市內街道一片狼籍,二環路上有拋錨及翻倒的軍車和民用車。

目睹了徹夜大屠殺的北京市民憤怒至極。在一處翻倒的汽車旁,有人喊:〝點了它,誰有火?〞平時抽煙的小戴剛好在現場,他不假思索地掏出打火機遞了過去。然後一位市民打火引燃了車。

小戴回家後,並沒有把這當回事,不過卻遭到了崇文公安分局便衣的跟蹤。

兩天後,管片的警察來找小戴,了解6月4日點火燒車的事。小戴天真的以為,自己只不過就是借出了個打火機,便承認了掏出打火機的事。但他一再申明自己並沒有點火燒車。

又過了幾天,片警要小戴到派出所談談。他一去,便被戒嚴部隊帶走了。

兩個多月後,戴家接到通知,小戴已被以〝反革命暴亂罪〞判處死刑了。不久又被告知:已經執行。

小戴被處決後,小戴的三個姐姐決定想方設法瞞住母親。而在當時的白色恐怖高壓下,她們也沒敢要回弟弟的骨灰。

母親當時六十多歲,並患有高血壓。小戴是家裏唯一的男孩,最為老人所疼愛。三姐妹對老人謊稱小戴被判了無期徒刑,正在新疆服刑,並說服了街道居委會及片警對老人保密。

秋天到了,老人惦念遠在新疆〝服刑〞的兒子,說新疆冷的早,非要和女兒一道去商場為兒子買棉大衣,早早郵過去。她們到一家老字號百貨商場挑棉服。三姐妹對售貨員說:我們買回去兩天後就退回來行不行?售貨員詫異:還有買回去就是為了退的顧客?

當三姐妹忍不住悲痛細說緣由後,售貨員非常同情,幫助三姐妹挑了讓老人可心的棉大衣,並要她們今後就到這裏來買,買了包退。

此後棉大衣羽絨服花樣翻新,棉服部售貨員換了一茬又一茬。但售貨員們都記着並熱情細心善待着每年秋季里的特殊顧客──戴家三姐妹。

老母親只能通過輕暖的棉大衣〝摸到〞兒子。她把大衣兜里塞滿香煙。然而她並不知道兒子已經吸不到香煙,棉大衣又被〝郵〞回了商店。

另外,戴家三姐妹商量為小弟〝減刑〞,以讓母親少些絕望,多些希望。從〝無期〞減到〝二十五年〞,再一年一年減到〝二十年〞。老人雖有高血壓冠心病,如今已是七十多奔八十的人了(截至2003年),但她鍛鏈身體頑強地活着,只為在有生之年見到兒子。

閻久戚最後還寫道,〝鄧小平策動六四大屠殺,他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鄧小平也要六四後入伙的人手上有血腥。種種跡象表明,六四後下令對反革命暴亂份子進行大規模處決的人就是老人幫欽點的新幫主——江澤民。〞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NT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6/0521/7421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