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魏則西事件:莆田系與某部隊三甲醫院合同曝光

收費單據顯蹊蹺

衛計委回應複本

伴隨“魏則西事件”在網絡上持續發酵,民營醫療“莆田系”和部隊醫院的合作被推向輿論漩渦。

5月2日,前街一號(微信號:qianjieyihao)記者收到一份疑為“莆田系”林氏家族下屬公司與部隊某醫院合作開辦科室的合同,該合同細則揭開軍隊醫院與“莆田系”集團所謂合作的“神秘面紗”...

01

名不對題的收費票據

2014年10月,醫療行業內部人士鄭奕(化名)女士來到解放軍某總醫院醫學整形美容中心,希望通過醫學手段去除臉上的痘印。在該中心工作人員的推薦下,鄭女士進行了一種名為“BBL”的激光美容項目。

然而,就在治療結束後,懂行的鄭女士卻在學院出具的收費票據上發現了問題。在其提供的2張“中國人民解放軍醫療門診收費票據”上,分別開列了“光動力學KTP激光”、“氬離子激光進口機”、“紅外線照射”等項目,而更讓人不解的是,“刮痧療法”也赫然在列。

“這都是些什麼?和我做的項目完全不是一回事兒”,鄭女士說,儘管實際收費的數額與之前約定的並無出入,可是這些並未進行的項目還是讓她感到蹊蹺。而針對這一現象,中心工作人員給出的解釋確是,“這是通常的做法,讓我不用擔心。”

發現問題的鄭女士將此事向北京市發改委反映,2015年9月9日,鄭女士得到了發改委方面的回復。在《北京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價格信訪答覆意見書》中,前街一號(微信號:qianjieyihao)記者看到,“該單位醫學整形激光美容中心收費項目與治療項目不符的情況屬實。該單位醫學整形激光美容中心……存在價格違法問題,我委已立案,將依法處理。該單位增設醫學整形激光美容中心未經衛生行政部門登記,我委將依法向衛生行政部門進行移交。”

而在此期間,鄭女士還收到了該中心方面的“求和”短訊,對方願意支付雙倍於診療費用的補償金,但鄭女士沒有同意。在她看來,能夠讓一家部隊醫院開具包含虛假成分的收費票據,其背後隱藏的事情一定不簡單。

02

包含院方提成的合同書

合同書封面

通過相關渠道,鄭女士得到了一份名為《某總醫院醫學整形中心合同書》的文字材料複印件。這份合同中,甲方為解放軍某總醫院,乙方為北京百德誠醫療科技有限公司。

合同總則

前街一號(微信號:qianjieyihao)記者發現,該合同文本共6頁,其總則中明確指出,“中國人民解放軍某總醫院與北京百德誠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本着平等互利的原則,通過友好協商,同意合作開辦‘某總醫院醫學整形中心’,特制定本合同”。

該合同中約定,雙方合作形式為“設備投資、技術合作、共同經營、獨立核算、利潤按約定分成,法定地址為:北京市海淀區阜成路6號”,而該地址即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某總醫院所在地。

根據合同約定,該醫院將為醫學整形中心提供臨床業務需要的診斷室、觀察室、手術室、治療室等場地,而公司方則逐步投入價值人民幣1000萬元的醫療設備和營運資金。且合同暫定三年,合作意向為十年。

合同細則

該合同第七條第二款中明確約定,第1-3年甲方(醫院)按毛收入的8%提成,甲方保底收入240萬元;第4-6年甲方按毛收入的9%提成,甲方保底收入360萬元;第7-10年甲方按毛收入的10%提成,甲方保底收入580萬元。

合同細則

而在合同書的第九章中,雙方約定“中心”管理委員會由5名成員組成,甲方委派3名(含科主任1名),乙方委派2名(含會計1名);“中心”設主任、副主任各1名,主任由甲方擔任,副主任由乙方擔任。

合同加蓋雙方公章

在合同尾頁,雙方均加蓋了公章,並有法人代表簽字,其中乙方法人為林金華,簽署日期為2009年4月28日。

鄭女士表示,在某總醫院中,極少有人知道這份合同的存在。而該“中心”就在醫院內,它和該院的燒傷整形科組成了一個大的科室,“其實就是一個科室,裏面的大夫有軍醫也有外聘人員”。而這些外聘人員平時的裝扮和醫院醫護人員一樣,外人根本區分不出來。

科室主任執業地點與解放軍某總醫院不符

03

莆田系助推科室違規開設

作為醫療行業的業內人士,鄭女士表示,根據《軍隊對外有償服務管理規定》,部隊醫院與投資商合作開設醫療美容合作項目,必須向總後衛生部報批。

然而,她通過相關渠道了解到,醫院方面不僅未就合作事項進行報批,就連該院燒傷整形科,也是在未報批、沒有編製的情況下,違規開設的。

更讓鄭女士擔憂的是,所謂的醫學整形激光美容中心中,院方委派和公司外聘的兩位主任的執業醫師證的執業地點,均不在該醫院。根據兩人的執業醫師證複印件,一人執業地點系“北京二十一世紀醫院”,另一人則為“烏魯木齊總醫院”。

前街一號(微信號:qianjieyihao)記者查詢後發現,《中國人民共和國執業醫生法》第十四條中明確規定,“醫師經註冊後,可以在醫療、預防、保健機構中按照註冊的執業地點、執業類別、執業範圍執業,從事相應的醫療、預防、保健業務。”對此,鄭女士表示,這兩人執業醫生證中的執業地點,均不在解放軍某總醫院,“屬於明確的非法行醫行為。”

鄭女士稱,她通過醫療系統內部渠道了解到,與醫院簽訂合同的北京百德誠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系“莆田系”下屬公司。

通過進一步查詢得知,北京百德誠醫療科技有限公司於2002年12月11日成立,註冊資本1010萬人民幣,經營範圍為,“醫療、醫療器械科技開發、轉讓、諮詢;信息諮詢(中介除外);投資諮詢;市場調研;銷售機械電子設備、健身器材、醫療器械(限Ⅰ類)、電子產品。”兩名自然人股東分別為林金華(法人代表)和林天賜。

然而,該公司已於2016年3月4日,因“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繫”,被北京市工商管理局大型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前街一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