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魏則西之死背後的中國醫療黑幕

大學生魏則西之死成了中國“五一”節期間最受關注的消息。因患罕見的“滑膜肉瘤”於今年4月去世的魏則西生前曾在網絡社區“知乎”上描述過自己的治病經歷,帖子被廣泛轉載後,中國最大的搜索引擎百度、武警醫院和莆田系民營醫院均受到了媒體和民眾的討伐。

魏則西生前在知乎上寫道,自己患病後曾通過百度搜索查詢關於“滑膜肉瘤”的信息,得到的第一個結果是武警北京二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並在該醫院嘗試了一種號稱“與美國斯坦福大學合作”的腫瘤生物免疫療法,醫生向其保證“二十年沒有問題”。然而隨後魏則西病情出現轉移,並在網友的幫助下得知這種療法已在國外被證明無效。魏則西於今年4月12日去世。

事件曝出後,輿論一邊倒譴責百度和武警醫院。百度公司發佈聲明稱涉事醫院是三甲醫院,也向百度提供了相關資質證明。然而,有許多媒體報道稱武警北京二院雖為公立三甲醫院,但是其腫瘤生物治療中心背景複雜,與莆田系醫療公司關係密切。不過據搜狐網報道,武警北京二院院辦的工作人員表示其腫瘤生物診療中心仍歸醫院管理。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的一位醫生向美國之音表示,一些醫院科室外包給民營公司已是常態,在軍隊、武警醫院中尤其常見。這些民營科室為了儘力留住患者,有時會做出“一定能治好”等違規承諾,獲取患者信任。這位醫生說,他曾多次被患者家屬質問“為什麼xx醫院保證能治好,你們卻不保證”。北京協和醫院的一位醫生也向美國之音表示,現在常有患者用百度上查到的信息質疑醫囑,他說“網上很多信息都不準確,我是最怕病人說‘百度和你們醫生說的不一樣’這樣的話。”

據新華視點官方微博消息,國家網信辦、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衛生計生委已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公司。另據財新網消息,百度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已被國家網信辦約談。

鳥槍換炮的莆田系

根據北京市預約挂號統一平台官方網站的信息,魏則西就診的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北京市總隊第二醫院成立於2000年,是一所三級甲等綜合醫院。然而,包括搜狐網在內的多家媒體均指出,該醫院的腫瘤生物治療中心的網站註冊資料混亂,與莆田系醫療公司有異常密切的關係。

據搜狐網“弧度”欄目報道,北京武警二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網站是百度信譽加V認證的實名網站,其域名的註冊組織為“上海康新醫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莆田系醫療公司的大老闆之一陳新賢。

莆田系是福建莆田民營醫療從業者的統稱。從上個世紀80年代起,莆田系以治療皮膚病、性病、做人工流產等生意起家,曾被看作“江湖游醫”的代表。保守的社會觀念之下,性病患者多不願到實名制的公立大醫院就診,從而給了遊離於主流之外、私密性更好的莆田系小醫院一個巨大的商業機遇。到了90年代,利用公立醫院改制的機會,莆田系開始通過收購科室等方式進駐公立醫院,包括軍隊和武警醫院等。

隨後,資本日漸雄厚的莆田系開始涉足不孕不育、美容整形等領域。《南方周末》在2014年曾做過題為《“莆田系”:游醫終成王國》的報道,其中概括莆田系專科醫院的共同點是:低風險、高利潤、非醫保。

然而“魏則西事件”證明莆田系或已不滿足“低風險”領域帶來的利潤,其網絡已拓展到了癌症、腫瘤等高技術含量的專科之中。莆田系旗下的上海康新醫院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和柯萊遜生物技術有限公司,除了擁有武警二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的域名外,還擁有遼寧省人民醫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湖北省腫瘤醫院生物免疫治療中心等多個醫院科室的域名。同時,西安交大第一附屬醫院官網也曾發佈信息表示該院與柯萊遜公司建立了合作。

目前包括這兩家公司的官網和上述大部分醫院的官網已經無法打開,但是在谷歌和百度上搜索這些醫院,許多結果仍顯示其引進了“先進的CLS免疫技術”,宣稱可以“安全、綠色、無副作用”地治癒癌症。

2014年,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成立的消息被多家媒體報道。報道稱,該會將是全球最大的健康產業聯盟組織,擁有全國8600多家民營醫院會員,提供了100多萬醫護人員就業,年營業額達到2600億元人民幣。總會總顧問為陳至立。陳至立本人就是莆田人,在2013年退休前曾擔任教育部長、全國婦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等要職。報道中寫道成立大會還邀請了“瑞士健康局局長”蘇·普塔拉斯(Sue Putallaz)到場講話。然而,記者調查發現,普塔拉斯女士的公開簡歷顯示其為瑞士一家小型諮詢公司的創始人,從未有過“瑞士健康局”的工作經歷,她本人尚未回復美國之音記者的郵件。

而類似這樣的編造頭銜、聘請“外國專家”為自己站台,是莆田系醫院的特點之一。同為莆田系的“北京天倫醫院”官網上“專為二胎夫妻提供私人孕育專家”的板塊也配了一張身着白大褂的外國醫生的照片用來宣傳。

三甲醫院的虛假宣傳

魏則西就診的武警二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的網站目前已無法打開,但是谷歌緩存頁仍可看到其官網寫着“CLS生物免疫療法——首圓長期帶瘤生存夢”,下面是一句有語法和拼寫錯誤的英文“CLS Tumor Biotherapy--- First Realized the Expection of Tumor-bearing”。記者致電武警二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無人接聽,語音提醒中仍然在說該院“引進了國際腫瘤治療領域最先進的CLS生物治療技術”。

而實際上,用谷歌搜過CLS, CLS Cancer Treatment等關鍵詞,都找不到CLS生物治療技術的相關信息,只能找到一家名稱為CLS的醫療公司,全名是Clinical Laserthermia Systems,總部位於瑞典。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的網站顯示,該公司旗下確實有一款“光免疫療法”(Laser Thermotherapy)產品於2016年2月在美國上市,但是沒有任何研究表明該產品是“尖端科技”。光免疫療法只是抗癌的一個新嘗試,至少在現階段並不能取代化療、放療等傳統治療。

而這些信息,上述“三甲醫院”的網站上隻字未提。

同時,武警二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的網站上還寫着該醫院聘請了美國天普大學免疫學馬克教授(Professor Mark),稱其為“國際尖端生物科技領域的知名專家”。

根據“天普大學”“生物科技”“馬克教授”這些關鍵詞,這位教授全名應為馬克·菲特爾森(Mark Feitelson),按照英文習慣應稱其為菲特爾森教授而非馬克教授。菲德爾森教授回復了美國之音記者郵件,表示他於2004-2008年和2009-2012年分別以訪學教授和授課教授的身份在武警二院工作,他的日常工作是研究和教學,從未出診,也不是所謂“CLS腫瘤生物治療中心高級技術顧問”。記者也查不到有這樣一個“中心”的存在。

微博清空

武警二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網站上列出的主任醫師溫洪澤,其微博已被清空,記者向其發送微博私信並未得到回復。從微博記錄來看,@腫瘤專家溫洪澤的微博清空前有過1425條微博,有將近3萬粉絲,微博認證其公司為“北京腫瘤生物中心”,與該公司相關的微博帳號幾乎全部是武警二院及其下屬科室。

此外,記者發現武警二院的官網上赫然寫着“北京最好的癌症醫院”等明顯違反廣告法相關規定的用語。

除了武警二院外,遼寧省人民醫院腫瘤生物治療中心、湖北省腫瘤醫院生物免疫治療中心、哈爾濱醫科大學第四醫院等多家醫院都為“CLS生物治療”做過宣傳,其中幾家醫院的網絡域名都屬於莆田系醫療公司。

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腫瘤醫院的一位醫生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正規的醫院的醫生一般不會向患者做“100%可以治好”這樣的保證,“尤其是癌症,非常複雜,每個病人情況都不一樣,治療中可能出現任何突發情況,沒有辦法保證一定能治好,只能說概率大或概率小。”他說,一些不正規的醫院為了留住患者,醫生可能會做這樣的承諾,“有時候患者會問我,為什麼xx醫院保證能治好,你們卻不保證,我只能覺得很無奈。”

在北京的百度公司總部。(2014年12月17日)百度公司涉及魏則西之死事件

在北京的百度公司總部。(2014年12月17日)百度公司涉及魏則西之死事件

網友:百度又站在了“作惡”的一邊

魏則西去世的消息最早被媒體人孔璞(@孔狐狸)從知乎轉到了微博上,當時百度官方賬號@百度推廣小度在孔璞的微博下回復:“親,感謝您的反饋,您說的情況推廣小度已經協助反饋核實,請您隨時關注。”

長期搜集中國網絡民議的中國數字時代網站轉載了這個帖子,網友對百度輕描淡寫的態度表示非常不滿,“就好像原PO只是反映了百度一個頁面BUG而已”。之後,原微博被孔璞設為“僅自己可見”。

事件刷爆社交媒體後,百度發聲明稱已與魏則西的父親取得了聯繫,致以慰問和哀悼。

但魏則西的父母在隨後的聲明中表示,百度和武警二院都從未聯繫過他們。

百度已經不是第一次站在醫療醜聞的輿論口。2008年,央視就曝光過百度“競價排名”的商業黑幕。2010年,武漢警方破獲了一系列假藥案,犯罪嫌疑人透露,其假藥之所以能在短時間內蔓延到全國各地,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利用百度的競價排名政策,付高價給百度使自己的假藥廣告排在搜索結果前列。2015年4月,莆田(中國)健康產業總會執行會長吳曦東曾接受媒體採訪時稱,莆田系在百度廣告上的投放比例,總的來說佔了莆田系醫療機構營銷投入的50%以上。今年初,百度又被曝出把“血友病”等貼吧賣給了莆田系醫院。

針對競價排名政策的質疑,百度則宣稱它們推廣的公司都有政府權威部門的資質認證,不存在違規推廣的情況。

谷歌退出百度坐大

谷歌2009年退出中國後,百度迅速成為中國市場佔有率最大的搜索引擎,成為多數不會“翻牆”的中國網民獲取信息的直接途徑。這樣一個影響力巨大的媒介也成了很多普通人心中的權威信息來源。百度也利用自己的“權威”地位,推出了一系列“加V”、“認證”等服務,一個企業如果想讓自己的官網通過百度的加V認證,需要向百度繳納幾百到幾千元不等的服務費,如果要在百度上打廣告,則需要與其他企業競價,出價越高,搜索結果就排在越靠前的位置。而公司本身的資質、與搜索關鍵詞的關聯性等,百度則不多做驗證。

北京協和醫院的一位醫生向美國之音表示,現在常有患者用百度上查到的信息質疑醫囑,他說“網上很多信息都不準確,我是最怕病人說‘百度和你們醫生說的不一樣’這樣的話。”

而關於部隊醫院外包的現象,中國中央軍委今年3月下發通知,計劃分步驟停止軍隊和武警部隊一切有償服務活動。據BBC報道,這被一些醫療人士解讀為“部隊醫院‘科室承包’現象或將走向終結”。

目前,武警二院尚未就此事作出回應。

在北京的百度技術大會期間,人們用百度檢索信息。(2010年9月2日)百度公司涉及魏則西之死事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