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徐翔程博明併案指向股災幕後黑手

4月29日,大陸官方發佈消息稱,去年落馬的“私募一哥”、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人、總經理徐翔以及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程博明、經紀業務發展委員會行政負責人劉軍、權益投資部負責人許駿等人,因涉嫌犯罪,被同時宣布批捕。而這傳遞出的兩個信號是:

一是在半年多的審查中,業已有明顯證據證實這幾人犯罪事實存在,而他們的罪行應是“涉嫌操縱證券市場和內幕交易犯罪”。

二是坐實了徐翔與中信證券的隱秘關聯,這也意味着坊間一直流傳的去年股災背後有黑手在操控,並非空穴來風。

不妨先看看徐翔與中信證券的隱秘關聯。號稱當年的“寧波敢死隊總舵主”徐翔近些年來一直隱身在國泰君安證券上海打浦路證券營業部、上海江蘇路證券營業部和北京東路證券營業部等進行交易,據說其背後有不少上海高官讓其打理交易。來自港媒的消息稱,徐翔已經交待與50家左右上市公司董事長勾結操作二級市場,與四五個小太子輸送利益,其中應包括落馬的上海市副市長艾寶俊的兒子。而艾寶俊與江家人關係密切。

不過,從2015年2月至6月徐翔席位交易的股票看,交易地點除了主要在上述三家進行外,還有在國泰君安證券上海福山路證券營業部以及中信證券公司上海淮海中路證券營業部。

由此看出,徐翔與其所依託的兩大券商國泰君安與中信證券,都應存在關聯,而其內幕消息應不排除來自這兩大券商。去年,有媒體披露,一直深陷“內幕交易”、操縱股市交易醜聞的中信證券,再次因旗下子公司浙江金通證券有限責任公司100%的股權轉讓陷入低價轉讓國有資產的漩渦,而其8家摘牌方之一是一家名叫文峰股份的公司。

據報,2014年12月23日,文峰股份宣布向鄭素貞、陸永敏轉讓1.1億股無限售流通股,轉讓價格均為8.64億元,摺合7.85元/股股權,而鄭素貞正是徐翔的母親。在這次交易後,自2014年12月底至2015年4月10日,文峰股份股價累計漲幅超過500%,而在其股價暴漲後,大股東文峰集團及其子公司自2015年4月7日至5月4日累計減持上市公司股份逾4.6億股,套現金額超過67億。其接盤方的席位主要集中在:中信證券北京總部營業部、國泰君安深圳益田路營業部、國泰君安上海打浦路營業部和國泰君安上海福山路營業部。

中信證券、浙江金通證券、文峰股份、鄭素貞、國泰君安和中信證券營業部、徐翔,毫無懸念的串聯在了一起,而各方都獲取了相應的利益,也同樣毋庸置疑。

另有網上消息稱,2014年9月,澤熙舉牌美邦服飾成為公司第三大股東,並在2015年6月30日全部拋售,而中信證券在7月的救市中就買入了美邦服飾。儘管澤熙隨後闢謠與中信證券無交集,但從時間上的巧合以及目前徐翔的被捕看,徐翔與中信證券的關聯恐怕並不簡單。如果落馬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等人與徐翔存在隱秘的關聯的話,上述的巧合就很容易解釋了。

作為中信證券核心人物的程博明,除了任總經理一職外,還同時擔任中信證券國際董事長、中信併購基金董事長、中信產業基金董事、金石投資有限公司董事長等職。金石公司曾經控股的一家叫司度的(上海)貿易有限公司,去年7月底曾被證監會高調點名,並被限制交易賬戶。而程博明與其後腳落馬的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有着同學之誼,私人關係密切,獲取內幕消息也不是難事。此外,程博明的背後閃現的還有曾任中信證券副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的劉雲山之子劉樂飛、被提起退休的中信前董事長王東明的影子。

至於而由上海國資委控股的國泰君安證券公司和中信證券,雖然表面上存在競爭關係,但作為國內不多的幾家券商,它們更多的是合作。

值得關注的是,大概在一周前,上交所公司監管部原副總監、證監會併購重組委現任委員、現任海通證券併購資本管理(上海)有限公司風控總監的周文偉被公安部門帶走調查。而張育軍就曾在上交所任職。另外由上海國資委任命的海通證券董事長王開國,從1999年4月起至今擔任上海證券交易所理事,還從2002年7月起至今擔任中國證券業協會副會長,而中信證券、國泰君安、國信證券、方正證券等均隸屬於該協會。周文偉去年從上交所跳到海通也不是偶然的。

證監會、張育軍、中信證券、程博明、劉樂飛、國泰君安、徐翔、艾寶俊、江家人、上海國資委、海通證券、周文偉,在這張並不完整的拼圖中,我們已看到了隱秘的官商勾結的鏈條,而他們都應與去年惡意做空股市有關聯。無疑,做空股市必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江派通過金融上的攪局,以達到迫使現任領導人下台的目的。因此,有消息說,高層已將本輪股災和金融界“內鬼事件”定性為“經濟政變”。

如今,被捕後的徐翔、程博明等即將被審判,而他們背後的黑手也面臨著遲早被清剿的命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