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徐翔案是縮水還是升級?

4月29日,媒體上有兩個關注。一是習近平召開主持政治局會議討論當前經濟形勢和工作時強調了股市問題,此關注點乃是去年夏天股災以來中央高層對此的最新發聲。一是央級官媒新華社通告確認徐翔案,關注點是與中信證券腐敗案一起發佈。不過或有發現,徐翔罪名比落網時公告的少了一條。

29日政治局會上提到了股市,雖說是當局自去年股災以來的最新發聲,但內容其實並不新。因為外界聚焦且視為重磅信號的“加強市場監管、保護投資者權益”等5個要求,都不脫去年習近平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名義召開第十一次中央財經會議布署的工作重點。而這場會議召開(11月10日)的前9天,正好是徐翔落網日。

回顧2015年11月1日這天新聞,坊間先是關於私募大佬徐翔被逮捕的消息火速流傳開來,直到當晚23時50分,新華網終於刊登消息證實,澤熙公司總經理徐翔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股市內幕資訊、從事內幕交易、操縱股票交易價格,被公安機關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

然而在新華社29日通告中,據青島市公安機關,徐翔涉嫌操縱證券市場、內幕交易犯罪,於近日被依法批准逮捕。對照先前公告的罪名,明顯少了“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股市內幕資訊”這一條。首先這不免耐人尋味,難道徐翔案縮水了?

另一個耐人尋味是,在新華社同一份稿件中還提到,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等人涉嫌犯罪,也於近日被依法批捕。這又引猜想,新華社將徐翔案和中信窩案及其以程博明為首的幾個關鍵涉案人相提並論,是否意味着徐翔案與中信證券窩案存在密切相關,甚至原本就是同一個案件?

從時間等基本事實,以及目前被媒體曝光的幾起大額違規交易的內情顯示,徐翔與中信證券均深涉A股去年始於6月的異常暴跌,以及自7月起的救市腐敗。特別是種種跡象顯示,高層對徐翔案與中信證券窩案並非是以一般金融案件等閑視之。

此前多方消息透露,2015年股災不但是人禍,更被高層定義是“經濟政變”。從中信證券爆發窩案、證券系統掀起監管風暴,到徐翔落網,乃至公安部出動介入股市整頓、中紀委緊接開啟金融領域的系列反腐,在在說明都是這場股災即這場經濟政變的追責範圍。

自此之後,中信證券最高核心管理層近乎全軍覆沒,而徐翔“勤奮加天賦”的多年傳奇一夕破滅,原來是“資金加內幕”。

徐翔背後的神秘資金來自何方?據悉,澤熙投資常年替高層人士理財,可能牽扯到多名部級官員。單純的資金只是逐利,但目前徐翔散見於媒體上的操盤軌跡,以及密切資本合作的金主圈,不論是政商界還是國央企等領域,江系色彩偏濃。

至於徐翔的內幕消息,現在罪名少了“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股市內幕資訊”,是否意味着在此方面,徐翔是被動取得,如果有人主動提供,那麼誰給他內幕,來源的最高層級有多高?因而少了這一條罪名的徐翔案,是縮水還是升級,那可能要看對什麼人而言。一切還靜待案件開審。

不過,在徐翔落網之後,一個明顯的事實是,中信證券幕後實權人物劉樂飛也遭到新一屆董事會除名。在這場被視為“經濟政變”的股災中的這一個敏感節點,常委級的官二代劉樂飛被如此公開連鎖反應,在到處是信號以及心照不宣的北京政壇,這意味着什麼,已無須多餘的解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