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思敏:徐翔3個合伙人與3隻概念股的背後

日前,多方消息稱徐翔案即將開審,主審方或為青島市法院。徐翔是上海“澤熙系”控制人,去年股災追責時被捕,雖然案件尚未審結,已有外媒定論其是“權力的傀儡”。現在公眾對徐翔的興趣,也從他的股市傳奇轉為誰是他背後的人、上面的人。而有關於此的非正式訊息很多。其實僅從工商登記與交易所資料中,以與澤熙系有關的這3個大牌合伙人與昔日3隻概念股為例,足以目測徐翔背後政治勢力的寬度、高度於萬一。

眾所周知,澤熙系產品的投資客是紅二代、官二代,但實際是誰並不被外界知道。而徐翔股權合伙人並不多,此前媒體從工商登記文件中查到,並給予醒目報導的有這三家:華潤深國投信託(亦稱華潤信託)、天津鼎暉、中民投。

這三家背景皆不令人陌生。華潤信託隸屬央企華潤集團,股權結構是華潤加深圳國資委。天津鼎暉是業界龍頭,除與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中國投融資擔保公司有密切合作,天津鼎暉最大的LP(有限合伙人)正是全國社保基金。此外,中民投的董事長董文標,是民生銀行董事長毛曉峰的前任,毛因涉令計劃案而落馬。

工商檔案還顯示,徐翔與這三家在業務上也均非泛泛之交。例如天津鼎暉,是徐翔在上海第一家公司的第一個合作對象,同時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也在列,時任理事長是戴相龍。又如華潤信託,是徐翔已曝光的10個投資平台中合作最多的對象,尤其澤熙系的關鍵平台“上海澤熙增煦”,其出資人是華潤信託。徐翔與華潤的緊秘合作,都在原集團董事長宋林期間。宋林在落馬之前,被指是曾慶紅在這家央企的頭號利益代言人。

可以見得的其他資料是,徐翔與這三家大牌合伙人的關係,還能橫向、縱向延申查詢下去,但那需要另一個篇幅了。

此外,4月12日A股多家上市公司不約而同公告,被澤熙系持有的股份遭輪候凍結。在徐翔出事後,澤熙概念股也紛紛不支倒地。所謂的澤熙概念股,外界多從上市公司前十大股東來判斷,其實它不一定出現在十大名單上,但肯定會出現在投資人口中的“龍虎榜”上,即交易所公布的異動成交回報。僅舉例以下三隻。

例如2013年11月的航太長峰及航太通信,彼時12天累計最大漲幅均超60%。航太長峰及航太通信這兩家同屬於中國航太科工集團,航太通信還是航太科工旗下唯一的通信上市公司平台,未來武器系統化,通信指揮系統將成為未來國防工業的主角。內幕交易賺的就是消息的絕對第一時間,等它成為市場人人都在談論的話題時,徐翔早在2013年消息出來時同時獲利了結出場。而且徐翔不僅是當時兩股凌厲上漲的推手,並且在十八屆三中全會關於將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決定之前,他已經搶先市場布局這兩隻國家安全概念股。

徐翔靠內幕爆炒過許多股票,而他因此曾被指股市第一惡庄的案例,是2011年5月操縱“江淮動力”的股價,在短短一個月內漲幅超過50%。當時徐翔炒作江淮動力股價的題材是收購西部的礦業,而此一題材會被當時的市場視為利好,是因為《十二五規劃》加強西部開發力度,而江淮動力在此之前已預先到西藏、新疆收購煤礦。

徐翔炒作江淮動力這隻股票的細節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家公司的背景,原為江蘇江動集團旗下,卻遭重慶最大民營企業“東銀集團”反收購;而東銀集團的實際控制人、2002年時身家已名列A股前十大的羅韶宇,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羅幹的親侄兒。

江淮動力的案例代表A股上市公司一個典型,那就是本業並不賺錢,或是靠本業賺錢太慢,於是靠政策內幕或製造題材炒高公司股價,獲利來得就非常快。徐翔落網後,媒體就報導過,一些接近破產倒閉,或是上市目的不在經營而在股價的A股公司,不少找上徐翔合作炒作股價,卻害苦了一堆跟風的投者人。

在徐翔近五年交易清單中,澤熙概念股至少上百隻,隨便一搜,發現與已落馬或未落馬的“老虎”有關的上市公司還真不少,只是進一步整理要花很多時間,還是留給辦案人員或媒體去挖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