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揭秘郎咸平家族與快鹿的秘密:共同控制一家上市公司

騰訊財經《稜鏡》調查發現,事實上,郎氏家族與快鹿的合作並不僅僅止於站台、背書之類的「虛活兒」,雙方在股權、管理及業務方面亦有眾多關聯。

因功夫電影《葉問3》票房造假而引發一連串針對快鹿集團資本運作的疑問出現後,近期更不斷傳出旗下P2P平台遭遇兌付困境。3月底,快鹿集團旗下的關聯公司金鹿財行和當天財富就相繼曝出未能按期兌付的情況。4月8日,快鹿旗下的東虹橋金融在線也被曝延期兌付。

快鹿出現危機後,陷入為快鹿“站台”風波的郎咸平4月4日晚間發佈微博撇清與快鹿的關係。郎咸平在其微博中發表聲明稱自己從未擔任過任何公司(包括快鹿集團)的任何職位,也不給任何金融機構的產品代言。

他同時表示:“我兒子在上海從事金融工作,因此他們和上海的金融公司有正常的業務往來理所當然,但是一切往來都是符合國家的法律法規的規定,他們從未參與金鹿財行以及快鹿集團旗下其他P2P平台的任何業務。”

騰訊財經《稜鏡》調查發現,事實上,郎氏家族與快鹿的合作並不僅僅止於站台、背書之類的“虛活兒”,雙方在股權、管理及業務方面亦有眾多關聯。

一方面郎氏家族旗下公司與快鹿存在直接股權的聯繫;另一方面,以爭議性言論而獲得眾多知名度的郎咸平及其家族在金融領域的布局亦與快鹿有着親密的業務合作。

郎氏兄弟的互聯網金融布局:與快鹿有業務往來

此前,郎咸平與快鹿集團的確互動頗多。

《現代工商》雜誌2010年一篇專訪快鹿董事局主席施建祥的文章稱,施建祥“已邀請了郎咸平擔任擔保公司的獨立董事”。彼時,這家由快鹿投資集團擔任主發起人的“東虹橋擔保”公司還在籌劃階段。6年後的今天,註冊資本5億元的東虹橋擔保已經成立,而郎咸平系該公司的“戰略合作”對象。

上海交通大學官方網站所刊登的一篇通訊顯示,郎世瑋與郎世傑為兄弟關係,同系郎咸平之子。

郎世瑋系郎咸平長子,在中金國創、哲琿金融、高漢新豪及漢豪投資等多家公司擔任高管;這幾家公司的高管或股東多有交集。這些公司亦與快鹿旗下多個業務板塊有着直接或間接的業務聯繫。

郎世瑋在2008年涉足汽車改裝品國際貿易領域,在創業折戟後,他創辦了財富管理公司“郎基金”,這是《中國青年報》創業周刊2015年底一篇重點描述郎世瑋創業歷程的文章中所透露的信息。

郎基金繫上海高漢新豪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別稱;郎世瑋系該公司總裁。高漢新豪(郎基金)亦是哲琿金融的股東之一,這家互聯網金融信息中介平台的股東還包括自然人郭虹、中國少數民族經濟文化開發總公司(CMEC)及上海英和華澳藝術品有限公司。

高漢新豪與同樣註冊在上海的“上海漢豪投資管理有限公司”關係密切。持有特定圖案“郎基金”商標權的高漢新豪,擁有一位名為“尤珺”自然人股東,而這一姓名同樣出現在上海漢豪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前股東名單中,儘管2015年2月的一次變更中,尤珺不再擔任漢豪投資股東。

漢豪投資的官方介紹稱,郎世瑋系該公司董事長,郎咸平和郎世傑系該公司“領導”,但具體職位不詳。同樣,漢豪投資擁有多個特定字樣的商標,包括“lang foundation”、“郎基金”、“郎世瑋”及“郎咸平”等。漢豪投資官方網站信息顯示,該公司涉足國際貿易、互聯網金融及小額貸款等多個領域。

此外,郎基金與海航東銀期貨合作發行投資二級市場的類固定收益類產品“郎基金價值投資1號資管計劃”,這一產品由哲琿金融擔任投資顧問,並在哲琿金融平台上發售,相當於哲琿金融為自家股東的資管產品募資。

與郎基金有很多交集的哲琿金融與快鹿集團有着緊密的合作關係。哲琿金融旗下互聯網金融平台“合拍貸”在2014年與快鹿集團主發起的“東虹橋擔保”簽訂了合作協議書,由快鹿主導的這家擔保公司針對合拍貸“推薦的貸款產品為貸款的借款方提供本息保證。”

值得注意的是,哲琿金融平台亦出售多份由“上海虹控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發行的固定收益類產品。工商資料顯示,虹控資管的機構股東系朗澎實業,而朗澎實業的股東為郭虹與中金國創——這同樣相當於哲琿金融為自家股東利益關聯方的資管產品募資。

除此之外,哲琿金融公司大事記記載,該公司在2014年“與新盛典當達成戰略合作夥伴關係。”

新盛盛典此前為快鹿集團和置鋒實業持有,通過一系列操作,隨後為郎世傑控制。

目前置鋒實業董事長汪國鋒同時擔任新盛典當董事長一職,並於2016年初“攜手郎咸平”共同出席上海儒虹公益基金會的啟動儀式。由於這一啟動儀式同時也是中金國創的2016年年會,因此可以視為郎咸平為兒子擔任高管的公司站台。

除了掌握“郎基金”,根據《中國青年報》創業周刊的報道,“郎世瑋以郎基金創始人的身份進駐中金國創。”

在中國金創,郎世瑋為該公司總裁,郎基金的另一股東郭虹系中金國創常務副總裁。值得注意的是,中金國創的董事長繫上海交通大學EMBA學位持有人張金如——他同時擔任上海東虹橋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總裁一職。

東虹橋金控系快鹿集團旗下的公司。根據東虹橋金控在一份招聘啟事中稱,其與快鹿“同出一脈,底蘊豐厚”,而在另一家知名招聘網站相關頁面中,東虹橋金控則摒棄了這一模糊的表述方式,直接稱其“隸屬於上海快鹿投資集團公司”。東虹橋金控在2015年10月易名“中海投金控”。

此外,《稜鏡》獲得一份郎咸平次子郎世傑的名片顯示,其職位為上海快鹿投資集團的“副總裁”。電話接線系統提供的信息顯示,該名片所留固話為東虹橋擔保公司所使用,但前台工作人員向《稜鏡》表示,該公司並無名為“郎世傑”的員工。

郎氏家族與快鹿共同控制香港一家上市公司

除了與快鹿集團有着親密的合作關係,郎咸平次子郎世傑擔任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的上海佑勝投資諮詢有限公司與快鹿旗下公司有實質性的交易關係。

港交所信息顯示,大中華金融(431.HK)的控股股東為Joseph Shie Jay Lang,持有該公司47.02%的股份,與郎世傑在上海佑勝投資註冊時的股東姓名一致。該公司背後的資本運作透露了郎世傑與快鹿之間的“親密”關係。

大中華金融於2014年11月21日曾宣布,收購一家註冊於開曼的有限公司“東方信貸”(Oriental CreditHoldings Limited),這家公司旗下主要資產為上海新盛典當。

根據交易公告披露,新盛典噹噹時由兩方股東持有,分別是快鹿和置峰實業,分別持股83.13%和16.87%。但是透過一則“可變動權益實體合約”,新盛典當的實際控制權和利益受益人被全部變更為上海佑勝投資。

大中華金融聘請郎世傑為非執行董事的公告中顯示,2015年28歲的郎世傑為美國企業家,是上海佑勝的創始人、董事兼行政總裁,並負責管理其整體業務經營及發展。

公告顯示,根據“可變動權益實體合約”,上海佑勝投資向新盛典當提供獨家管理顧問服務,包括制訂適當的典當行業務模式、營運政策及市場推廣計劃,以及提供市場資料及客戶資料,而上海新盛典當同意向上海佑勝投資諮詢支付其所得稅前利潤作為服務費用。

上海佑勝投資為東方信貸(開曼)通過多重股權結構全資控股的子公司,後者則由四方持有,包括啟茂投資、Equity Partner投資控股、世佳控股以及Asiabiz投資,持股量分別為40%、15%、39%以及6%。前三個持股股東均為郎世傑100%持有的離岸公司。

當時,大中華金融1.5億港元收購了東方信貸(開曼),透過向賣方發行可轉換債進行支付,相關股份占已發行股本的41.69%。這樣一來,大中華金融在收購的同時,也實現了“賣殼”,以及將公司控股權轉至郎世傑名下。《稜鏡》無法聯繫上郎世傑就此置評。

在這宗交易完成後不久,上述提及的Asiabiz投資創辦人、控股股東陳寧迪被聘為大中華金融的非執行董事。 Asiabiz為一家私募投資公司。陳寧迪的加入為大中華金融帶來另一筆交易——收購當天金融45%的股權。

根據大中華金融2015年4月15日發佈的公告,大中華金融透過可轉換債券支付方式,收購當天金融45%的股權,作價2.73億港元。

港交所信息顯示,當天金融的股東包括三方,分別是持股65.8%的邵永華,當天金融的創辦人和董事長;持股28.2%的朱文靖,當天金融的監事;以及持股6%的Asiabiz。

當天金融與快鹿集團關係緊密。工商資料顯示,當天金融在2014年成立時,最初股東由快鹿集團、當天資產、邵永華及其他兩位自然人股東發起設立,此後多次經歷股權變更。邵永華同時為快鹿集糰子公司上海長寧東虹橋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外界一直將當天金融視為快鹿系的融資來源之一。在《葉問3》項目中,當天金融發售了“葉問3”專屬產品,7個產品合計融資350萬元人民幣。

經過了收購當天金融這筆交易,大中華金融的第一大股東郎世傑間接成為當天金融的股東之一,而當天金融的第一大股東邵永華也躋身大中華金融的股東之列,持股量至16.65%。

在這筆交易完成後,邵永華出任大中華金融董事會主席。但3月18日,大中華金融突然宣布,邵永華因健康理由,已辭任執行董事及董事會主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