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楊彼得:跟山寨羅斯柴爾德合夥做生意

朋友是一個人的鏡子,交往的圈子也是一個人的鏡子,我們可以鏡中看出這個人的影子。英國來的羅斯柴爾德先生其實是中國社會、中國精英階層的一面鏡子,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的形象及其靈魂的某個面向。有的人可能的確不了解真相,上當受騙了;但有些人其實是與山寨羅斯柴爾德「同台獻藝」、後台分錢,大家各取所需。從這種意義上說,山寨羅斯柴爾德是被中國本土騙子利用了,而真正的受害者是中國老百姓。

“羅斯柴爾德”其實更像一個局,且是中國人自設的局,山寨羅斯柴爾德只是設局者一件道具。(網絡圖片)

英國人姓羅斯柴爾德先生近幾年常來中國,無非是出席一些商業推廣、研討活動,被當成最尊貴的受邀貴賓,但日前被媒體揭露是一個騙子。他姓羅斯柴爾德倒是不假,但並不屬於那個名震歐洲金融史的羅斯柴爾德家族。有不少國內機構和人士中招,包括清華大學、若干地方政府,還有幾個中國富豪榜上名列前茅的富豪,都曾和他暢談合作、分享成功之道。

問題是,中國人總覺得自己無辜,認定這些機構和人士上當是因為“缺心眼”、“盲從的媚外心理”。我覺得這種想法很奇怪,大錯特錯。在一個全球化時代,我們和傳承古老商業智慧、掌握先進管理經驗的外國人交流交流,何媚外之有?因為碰到一個騙子,就實行理論自信、道路自信,主張關起國門謀發展,這真是奇談怪論。

說上當的人是“缺心眼”,也是胡扯,完全無視中國人智商領先世界的事實。山寨羅斯柴爾德在中國人生地不熟,靠一個人奮鬥不可能成功。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他肯定是被中國的經紀機構請進來的,有人幫他張羅在中國的市場推廣,才能將在中國的生意越做越大,山寨羅斯柴爾德先生才會愈來愈忙。相關經紀機構真的不知道此羅斯柴爾德非彼羅斯柴爾德么?是真是假,無非是一樁撈錢的生意罷了。

這樁生意就是“擺譜”,通俗地講,就是形象包裝。有一部多年前出版的書,叫《擺譜》,書中是這樣說的:“作為人間用以顯示和提高身份的遊戲,擺譜依賴於一套約定俗成的身份識別系統。按照這種約定行事,除了享受到他人的尊重之外,還有可能獲得更多的利益與機會。”

這裡有一個擺譜故事:1993年,北京市計委副主任劉曉光,穿着鄉鎮企業生產的紅葉牌西裝到香港出差,聽見有人叫他“表叔”,心裏很不是滋味。他當即花了大價錢買了一套新西裝,連鞋子也換了。不過他很快發現路人的目光又移到了他的領帶、襯衣和襪子上。“當時覺得很尷尬,很難堪”,劉曉光說。1995年,劉曉光被指派為剛剛重組的首創集團的總經理。偌大一個集團,賬上只有300萬元現金。為了順利開展業務,劉曉光咬著牙拿出近100萬元,買了一輛最高檔的轎車。“做企業,不能讓人家感到你沒錢。”劉曉光說。

擺譜的目標與訴求同樣花樣繁多,包括金錢,權力,能力,人脈,品位,但首要的還是給自己的身份作出定義。近幾年,中國揭發了很多大騙子,比如江西的王林、四川的李一、北京的張悟本等,讓他們名譽掃地、風光不再。但想當初,這些大騙子弟子如雲,其中跑到偏僻的江西朝覲王林大師的,既有中南海的政要,也有馬雲、李連杰這樣的社會名流。他們找大師所圖為何?身份。

“羅斯柴爾德”其實更像是一個局,而且是中國人自設的局,而山寨羅斯柴爾德不過是設局者信手拈來的一件道具而已。設局的直接目的是市場營銷,營銷的對象是企業的形象及其打理的業務、商人的社會形象、業內形象等。所謂上當受騙,有些人應該是甘之如飴。他們要的就是類似“我的朋友胡適之”、“我的朋友羅斯柴爾德”的效果。他們不是“缺心眼”,而是心眼長多了。

環顧今日之中國,到處不缺坑蒙拐騙的事。各種假冒偽劣產品就不說了,山東問題疫苗流毒22個省市區的案子還在發酵,假機構、假人、假獎牌也是有的。比如某著名白酒品牌,一直說百年前自己得過巴拿馬萬國博覽會金獎,去年被揭純屬子虛烏有,而且就算是金獎銀獎,也不是巴拿馬萬國博覽會的官方正式獎項。剛剛由國家民政部認定,一度在中國呼風喚雨的“世界奢侈品協會”原是一個山寨社團。2011年被打假的“世界傑出華商協會”,主打“合影經濟學”,也就是幫有心人與國內外政要合影,以此給人一種“朝中有人”的印象。

朋友是一個人的鏡子,交往的圈子也是一個人的鏡子,我們可以鏡中看出這個人的影子。英國來的羅斯柴爾德先生其實是中國社會、中國精英階層的一面鏡子,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的形象及其靈魂的某個面向。有的人可能的確不了解真相,上當受騙了;但有些人其實是與山寨羅斯柴爾德“同台獻藝”、後台分錢,大家各取所需。從這種意義上說,山寨羅斯柴爾德是被中國本土騙子利用了,而真正的受害者是中國老百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