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扎克伯格愛中國?搞不好賠夫人又折兵

“臉書”創辦人查克柏格剛在北京度過一個不一樣的周末,不但登長城游天壇,與中國科技一哥馬雲談創新,展示硅谷在人工智能和虛擬現實的創新經驗,還與中共主管意識形態的劉雲山會面,直接進行思想交流,遊說中國放行臉書。

小查愛上中國,係全球皆知的事。他自學中文,2014年10月在北京清華大學用中文與大學生交流,讓中國人震驚;2015年10月他又回到清華,作了22分鐘演講,中文進步了。上周末,他在北京還去天安門廣場慢跑(沒戴口罩),沒想到,勾起了人們對六四和北京霧霾的想像。

這樣對中國百般討好,無非係想將中國接近7億網民收歸臉書旗下。但這樣的奉承討好,有用嗎?臉書就可得到解封、進入中國?

只要稍微了解中共控制思想的本質,都知道要中共放行臉書,眼前絕不可能。中共為保執政權,防民如防賊,一意箝制思想和公共言論,不但堵截西方的自由思想入侵,更禁止民間討論政治和批評政府,怎可能讓以聯繫群眾和散播思想的臉書進入中國?

舊年9月,習近平訪西雅圖,接見小查,還與他握手,一時之間,輿論流傳中國會放行臉書。舊年12月,北京自貿區開放,讓人在區內無須“翻牆”,就可上網看臉書,和世界接軌,輿論又期待,臉書很快會獲放行。但開放只限自貿區,目的只為招納外商,不對本國人民開放;外商係外人,而自貿區又必須與外國接軌。

其實,中國不但沒有放鬆對媒體的管制,反而更加收緊。3月初,有黨媒背景的中國網站“無界新聞”,刊登一封匿名公開信,信中批評習近平太集權,沒管治中國的能力,還呼籲習近平下台。公開信刊出不久即被刪除,網站的社長和總編輯、以及另外13人被扣查。

從整體的媒體政策看,中國對媒體的控制只見日益加強,未見改善或放鬆。舊年人民解放軍曾明言,網絡安全係國安的一部分,等於把網絡當作係一種軍事行動。中國政府最近又宣傳“網絡主權”概念,呼籲全球合作,以保網絡安全。但究其用意,只係將網絡管制當作內政,不容外國插手。2月中,習近平更有驚人之舉,召集“人民日報”、新華社和央視等黨媒訓話,要求“媒體姓黨”,記者和編輯必須為黨講嘢,加強馬克思主義思想教育,加強對黨政策的認識,再向人民傳達。習的取向最明顯不過,記者編輯只係黨工,唔係新聞工作者。

相對於中國的媒體政策,臉書卻有截然不同的抱負。查克柏格多年來不斷重申,臉書的目標係聯繫全球人口,目標係至少50億人;臉書目前的用戶人數16.9億,超過中國的14億人口,2030年的階段性目標係35億。舊年10月,他在清華用中文演講,講到創辦臉書,就係出於聯繫全球這個改變世界的目標。今年2月,他在德國獲頒Axel Springer獎時也講到,臉書聯繫全球人口,目的主要係“讓人可以表達意見,以及傳播思想和理性”。拿習近平對媒體的要求與查克柏格對臉書的理想對比,兩者真嘅係“道不同,不相為謀”。

要中國放行臉書,唯一可能途徑係:臉書接受中國對資訊的全面檢查,並在發現不利中國的資訊時,臉書必須審查、甚至刪除,並交出個人資料,監控程度與大陸的微博和微信相同,唯有這樣,中國才會放心放行。但這樣的要求,查克柏格願意遵守嗎?2010年Google撤出中國,就係因為不願接受。

如果查克柏格接受,可能得不償失。第一,大陸民眾現在重視臉書,係因為它有資訊自由,可接觸到西方資訊和思想,一旦臉書接受全面檢查,外國資訊被刪,成為“中國式的臉書”,中國民眾不見得會支持。

第二,臉書在美國和國際享有高度聲譽,一旦在中國接受檢查,不但要刪去所有“不適合”的資訊,且可能被迫交出臉書用戶個資,只會對臉書造成損失。

第三,更重要的,如果臉書接受全面檢查,很可能成中共控制思想的工具;臉書係國際社交網站,如果中國境內資訊、國外資訊都受檢查,必然使臉書賠了夫人又折兵:既失去國內外信譽,又淪為中共控制思想的工具。

舊年9月,小查在西雅圖握習主席之手,之後又找機會請習主席替他即將出世的女兒取名,但被習以不能越俎代庖婉拒,後來小查為女兒取名“陳明宇”,與習明澤有一字相同,討好親近習近平溢於言表。習主席可能認為,查克柏格會講中文,人也不錯,但在大政策下,絕不可能讓小查的遊說和表態得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世界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