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保華:上海G20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不得妄議中央?

中國一向喜歡讓國際會議在中國舉行,不但以熱情接待對國際各式重要人物進行統戰,而且可以趁機吹噓中國的成就,再把這些國際要員的吹捧言論轉告國人,以證明共產黨的偉光正與一黨專政的合理性。但是這次的國際會議,高層的政治局常委居然全部缺席,連會見拍照都沒有,只是由部長級人馬在會議現身,豈不是非常反常?

由佔全球GDP總量約85%的20國集團在上海召開的G20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因為迴避評論中國的經濟金融問題而引發關注。

中國一向喜歡讓國際會議在中國舉行,不但以熱情接待對國際各式重要人物進行統戰,而且可以趁機吹噓中國的成就,再把這些國際要員的吹捧言論轉告國人,以證明共產黨的偉光正與一黨專政的合理性。但是這次的國際會議,高層的政治局常委居然全部缺席,連會見拍照都沒有,只是由部長級人馬在會議現身,豈不是非常反常?

這種情況在今年1月一年一度於瑞士召開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已見端倪,原先都由政治局常委出席的會議,改由與經濟工作沒有多大關係的政治局委員兼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出席。大概因為如此“示弱”,導致金融投機大師索羅斯放言做空中國,急得中共動員媒體對他進行圍剿。

因此這次中國“做空”G20,自然也被看作中國的“示弱”,人們對中國經濟引發更多的不良揣測,人民幣繼續貶值與股市繼續下探,也就免不了了。

問題是G20作為國際性組織,應該是一個負責任的組織,面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出現的、勢必影響、而且已經影響全球經濟的中國經濟問題發表看法,為何卻要迴避呢?是不是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所宣布的“不得妄議中央”,也適用於G20?

如果這是“客隨主便”,那麼今後的國際會議就不應該在中國舉行,否則連言論自由也要被中國封殺。這種會議不但毫無意義,甚至是全球默認了中國的獨裁與霸權,那是極為不良示範。

根據某些專家評論,中國經濟下滑而造成的金融危機,可能比2008年的美國次貸風暴還要厲害。即使沒有這樣嚴重,去年下半年中國股市的暴瀉,中國採取空前未有的“暴力救市”,已經連動全球的金融,連美國是否要繼續加息也已經受到驚嚇。

索羅斯認為中國的經濟可能硬着陸,也不相信官方宣布的數字。這不是索羅斯的個人觀點,而是根據多種具體數據的綜合推算,中國不可能還有6.5的經濟增長率。隨着經濟下行壓力增大,今年是否可能會面臨新的失業潮已經引起輿論的關注。

中國經濟的崛起主要靠資金投入與外貿出口兩個引擎。但在中國經濟有了顯著成長後,因為暴發戶心態而開始排擠對中國經濟發展有功的外資,即使對西方跨國公司也不手軟,以“壟斷”與“行賄”來打擊他們。可是這在中國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嗎?在外資撤走而本國資金外逃的情況下,顯然這個引擎逐漸失靈。至於外貿,則是因為經營成本的增加與美元、日元、歐元的輪流貶值而打擊出口。

人民幣的貶值雖然可以挽救出口,但是激起更多資金的外逃,這包括國營企業的資金,外逃管道也是國營的,因此無法堵住。去年中國外逃資金超過1兆美元,外匯儲備從接近4兆美元暴跌到只剩3兆3千萬美元。今年1月又外逃超過1千億美元,所以中國乾脆不公布所有金融機構的人民幣外匯占款數據,引發人心的不安。

中國可以用暴力進行政治維穩,但是可以用暴力進行經濟金融的維穩嗎?一旦人們對人民幣的信心崩潰,恐怕連印鈔票都來不及。所以在中國老百姓不得妄議中央之後,G20也不得妄議中央。即將在北京召開的兩會,也會同樣調子,所以才有胡鞍鋼教授聲言從2020年起,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經濟的引領者,開始新的100年的豪言壯語。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