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4年一次的生日!韋唯兒子慶生 美女繞圈唱歌

韋唯給兒子慶生

3月1日電昨日下午,歌手韋唯在微博上發佈了一組給自己兒子慶生的照片。由於2月29日的特殊性,因此韋唯對這一生日格外珍惜。

兒子們的“媽媽姐姐”

少有人不經歷風雨就能有不同尋常的堅強,歌壇大姐大韋唯也不例外。現在再說起那段傳奇得像亦舒小說的婚姻經歷,她已經可以像說旁人故事一樣淡定沉着。她這樣說,失去了一個男人,但是生活中還有3個“男子漢”。他們就是韋唯的3個混血兒子,“賽賽”“弟弟”和“肉肉”。

2007年,韋唯帶着3個兒子從瑞典回到了國內,此時,大兒子只有13歲,二兒子11歲,小兒子9歲。飛機降落首都國際機場,當汽車載着韋唯母子4人緩緩進入市區時,韋唯撫摸了下賽賽和肉肉的頭,試探性地問:“以後我們就長期生活在這個城市了,你們願意嗎?”

“願意!”3個孩子向車窗外探望着,異口同聲地說。

原來,在兒子心目中,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就像籠子里的小鳥,每天圈在別墅里,太不自由。而當媽媽將他們接到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後,有種小鳥出籠的感覺,媽媽冬天帶他們去阿爾卑斯山滑雪,春天去森林公園采蘑菇,夏天則航海遠行。雖然,那時韋唯正與前夫鬧離婚,但她並沒有疏忽對孩子的培育,她希望孩子在旅行的過程中走進大自然,融入平常人的生活中。一如中國的古語: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來到北京朝陽區的住所,3個孩子一進房間就狂呼了起來,這間走走那間看看。一會兒,賽賽指着中間的卧室說:“媽媽,我住這間臨街的卧室,還能看到不遠處的公園。”肉肉接著說:“我住那間小的。”韋唯追問他緣由,肉肉眼睛轉了轉,說:“靠近媽媽的房間,離洗手間還近。”唯有老二一聲不吱,大家都看他時,弟弟指指最大一個房間說:“我沒有選擇了,就它了。”大家被他無奈的表情和溫柔的話語逗得捧腹大笑。其實韋唯知道,二兒子弟弟性格靦腆卻又大氣,很少與別人爭搶。

當晚,賽賽悄悄地問韋唯:“媽媽,我們是不是不太窮了?”韋唯詫異:“在你心中我們生活一直很貧困嗎?”賽賽對媽媽說出自己的想法,原來,在回北京前,韋唯和3個兒子住在斯德哥爾摩一處面積較小的公寓里,為了讓孩子從小養成自立的習慣,她讓孩子們向當地小朋友學習,撿瓶子去超市的自動回收機上換零用錢,結果給兒子造成了家裡很貧困的感覺。韋唯意識到這是一個家教好時機,她認真地說:“那不是因為我們貧困得活不下去了。撿瓶子回收,是很好的事啊!中國也一樣,媽媽小時候在內蒙古撿過煤渣,拿回家繼續燒火。媽媽想讓你們知道,錢不是理所當然由父母和政府給的,錢應該是自己勞動所得。”

賽賽聽着笑了,點頭用中文說:“明白了,原來如此!”

3個孩子經常會有些奇怪的問題,也經常會犯錯誤,每每這時,韋唯都會耐心解答。這種教育方式是韋唯小時候就嚮往的,因為韋唯是在父母“棍棒出孝子”的教育理念下長大的,她從小被打,所以討厭體罰。當哪個孩子犯了錯誤後,她唯一的方式就是讓其坐到小椅子上去思考,直到會說“Sorry”為止。她更希望和孩子們做朋友,這樣孩子內心不會留陰影,兩代人之間不會有距離。而私下裡,3個孩子經常喊韋唯“媽媽姐姐”,意在表達媽媽很漂亮,韋唯很開心,也默認這種稱呼。

很快,3個孩子被送進了國際學校,分別取名韋紫明、韋紫瑞、韋紫。而韋唯即使再忙,每周都會和老師打電話了解3個孩子的學習情況。一次,通過老師反饋得知孩子們的英文非常棒,而中文稍差些,韋唯就開始隨時尋找語境培訓3個孩子的中文語感。比如,肉肉想吃包子了,只要他用中文說出來,韋唯就一定給他做。還鼓勵他們看國產動畫片,並輪流用中文模仿表演。晚上睡覺前,韋唯會抽出半小時和孩子用中文交流,聽孩子們講述學校里有趣的事。

在韋唯的耐心幫助下,3個兒子進步非常快。大兒子賽賽在入學(初一)一個月後,口語已經很棒,且漢字能認識120個。因為國際學校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一個班級就像個小聯合國,賽賽憑着快速的語言學習能力被大家推薦為漢語課代表。而更讓大家喜歡他的是,賽賽長得像哈利•波特,又擅長演唱搖滾歌曲,一下子成了學校的風雲人物。

制定遊戲規則

兒子的進步讓韋唯頗為驕傲,可賽賽強勁的風頭只持續了一年。進入初二後,弟弟也讀該校的初一了。這天,賽賽一進家門就對韋唯抱怨說:“媽媽,我完了,他太拉風了。”韋唯不解,忙問怎麼回事,賽賽說:“本來我在學校是風雲人物,可弟弟去了後,他們說弟弟太酷了,一言不發都有明星范兒,而且他那把吉他不知道迷倒了多少人,他太拉風了,搶佔了我的陣地……”

聽着,韋唯不禁哈哈大笑起來,隨勢引導:“看,弟弟都追上你了,你要是不努力,可就沒有做老大的風範了。”“只好這樣了,不過媽媽,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你說。”韋唯不知道賽賽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答應我每天玩會兒電腦遊戲好嗎?”

韋唯這下猶豫了,因為在賽賽12歲那年,因為過度玩電腦遊戲已經戴上了眼鏡。韋唯曾經狠心把他的電腦給沒收了,結果賽賽竟然滿不在乎地說:“有本事你拿走一個月,我才不在乎。”此後,賽賽趁媽媽不在家時玩弟弟的電腦,一個月後,賽賽在媽媽面前故意說:“你看,都說我沒有電腦就不能活,你拿走那麼長時間,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可待韋唯了解情況後,氣得要發火,賽賽卻聳下肩膀說:“孩子就是孩子,你想要孩子嗎?那麼你就要忍受這些。”讓韋唯又好氣又好笑。

這次,該不該再讓兒子玩遊戲呢?韋唯想了想說:“媽媽答應你,不過每天不能超過一個小時。”賽賽興奮地說:“媽媽姐姐,你太酷了!”韋唯發現,兒子玩的是一款《天朝》遊戲,遊戲內容吸取了春秋戰國時期的人文、地理、戰役各方面的精髓,並巧妙地把各種歷史典故通過有趣的劇情在遊戲中重現。

韋唯藉此向兒子講述當時的歷史,有不懂之時,母子倆還會上網一起查詢。沒想到,這個方法竟讓賽賽喜歡上了歷史,每次成績均居班級前兩名。同樣,弟弟和肉肉的成績也不錯,對此,韋唯的內心無比欣慰。

與父親和解

2010年過年,正是舉家團圓的歡慶時刻,韋唯意識到,她和孩子們來北京3年了,兒子想爸爸嗎?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那段婚姻,帶給她太多痛苦回憶。

一天,一位閨蜜打電話給韋唯說:“你該去看看你老爹了,他被醫生診斷為癌症晚期,時日不多了。”陰霾一下子籠罩了韋唯的心,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任淚水橫流。要知道,她和父親已有14年無來往,偶爾有些消息都是從閨蜜嘴裏獲得。父女間究竟有着怎樣的恩怨,造成老死不相往來的結局呢?

事情還要從韋唯年輕時說起。韋唯的父親是位老紅軍,曾參加抗美援朝。特殊的環境下造就了老人倔強又傳統的性格。韋唯從小家教甚嚴,即使長大成名後,穿高跟鞋和長裙子,都會受到老人的訓斥。在韋唯人生最困難、遭受別人非議時,老人也見不得她哭泣,最嚴重時父親曾不留情面地說:“你去死了吧!”致使在一次激烈的爭吵後,韋唯於1996年徹底與父親斷絕了來往。

血脈親情怎能沒有思念,父親不久將離別人世,韋唯決定陪父親走完最後一程。可等她見到父親時,病床上的老人已認不出她了。當韋唯伏下身子低聲說“老爹,我是三兒”時,老人一下子清醒了,淚水從眼角滑落。這是韋唯第一次見父親落淚。那是最溫馨的兩個月,韋唯推掉了一切工作,陪在父親身邊,給他包餃子、唱京劇,但久別的父女溫情並未留住父親。

2010年3月,父親離開了人世,臨別留給她一句這樣的話:“你帶3個孩子不容易,老爹希望你把3個孩子撫養成人的同時,不要太累自己了。”這句話,被韋唯解讀為父親一生中最溫情的話。

子欲養而親不在的痛楚,讓韋唯深有感觸。冷靜一段時間後,她想到,在孩子的成長歲月里,不分國籍、不分種族,都離不開父母的關愛。自己雖然與前夫離婚了,不管誰對誰錯,孩子是無辜的,如果讓3個孩子帶着憎恨成長,他們的人格註定不會健全。為了兒子,韋唯決定拋棄恩怨,給孩子健康的成長環境。

這天晚上,一家4口坐在一起開家庭會議,韋唯問3個孩子:“爸爸媽媽離婚好久了,你們想爸爸嗎?”3個孩子一下蒙了,他們從未見媽媽如此大方地談論此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兒子肉肉見大家不說話,就搖搖頭說不想,弟弟如平時一樣,面無表情。好一會兒,老大賽賽說:“媽媽,請允許我說內心話,好嗎?”韋唯點點頭。

“肉肉說不想是假的,他是怕你生氣。說實話,你們鬧離婚前,雖然我們左手有爸爸,右手有媽媽,可並不開心,因為你們吵得太凶了,我們內心害怕那種感覺。後來你們分手,媽媽既是我們的左手,又是我們的右手,但我們真的很開心,沒有了恐懼,也學會了很多東西。所以,我是贊成你們離婚的。”賽賽看了一眼媽媽,又看了一眼兩個弟弟,接著說:“我猜想,媽媽今天開會的意思是想告訴我們,讓我們用寬容的心來看待他,原諒他,就像中國有句古話,叫‘血濃於水’,是這個意思嗎?”

韋唯沒想到,賽賽竟能說出如此這般道理。她欣慰地點點頭,將3個孩子的手拉在一起,語重心長地說:“作為長輩,不管我們之間有什麼恩怨,都不應該影響到你們的成長,媽媽認為你們3個男子漢需要男人的陽剛和韌性,所以,媽媽也希望你們定期和爸爸聯繫下。”

那一晚上,3個兒子和媽媽敞開心扉,在他們看來,媽媽姐姐是世界上最偉大、最具有博大胸懷的女性。

幾天後的周一,賽賽撥通了爸爸邁克爾的電話,父子已有3年未聯繫,邁克爾很激動,問長問短。賽賽告訴爸爸,說自己在北京生活得很好,弟弟們也好,兄弟3人學習也不錯,而且有好多朋友。隨後,兄弟3人輪流跟邁克爾聊天。看着孩子們興奮的樣子,韋唯知道自己做對了。

不久,韋唯又網購了攝像頭,讓孩子們在網上通過視頻和邁克爾聊天。邁克爾深深向孩子們懺悔了自己曾經的過錯,希望得到孩子們的原諒,中斷的父子鏈條終於再度連接。畢竟血濃於水,邁克爾海洋般寬闊的男人胸襟也感染着三兄弟,沐浴着父愛的陽光雨露,孩子們越發陽光開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