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成都2歲男孩患病母親捐肝 父親賭輸6W救命錢

成都2歲男孩患病母親捐肝父親賭輸6W救命錢

2月19日,在川大華西醫院病房,2歲的韋思徐在病床上看動畫片,他身體有些不適,沒多久,就睡著了,小手一直拉着媽媽。據徐女士介紹,兒子去年8月19日發病,後在川大華西醫院診斷為門靜脈海綿樣病變,經過反覆的治療無效後,醫生告訴她需要肝移植。27歲的徐女士當初因為身體方面的原因,好不容易才懷上了思徐,所以兒子對她來說特別珍貴。她和丈夫韋先生都參與了配型,最後,徐女士決定為兒子捐肝。

然而,讓她沒想到的是,今年1月22日,丈夫韋先生帶着借來給兒子看病的6萬元離開了醫院,此後再也沒有回來。1月27日,韋先生髮短訊給徐女士稱他拿着錢去賭博,本想翻本回來救孩子,結果卻輸得精光,還向別人借了幾萬塊“水錢”。

眼看孩子病情越發嚴重,做肝移植迫在眉睫,而孩子的父親卻久久都不出現。徐女士不確定丈夫是否真的賭博輸光了錢,她希望丈夫能夠帶着他們借來的6萬塊錢,回到到醫院給兒子做手術。

2歲男孩突患疾病病情反覆

韋思徐是個可愛活潑的小男孩,是徐女士的開心果。然而,去年8月19日,不幸降臨這這個可愛的孩子身上,當天晚上9點左右,韋思徐在打嗝之後便開始吐血,嚇壞了他的媽媽徐女士。“當時我們立即把他送到溫江第五人民醫院接受治療,住了10天沒有查出病因,只是發現他的脾大、脾功能亢進。”

後來,徐女士多次帶著兒子到華西附二院和華西醫院進行治療,期間出院後因又出現吐血和拉血便的癥狀再次入院,還曾經在去年11月14日做過一次手術,但病情仍然沒有得到緩解。在去年12月29日出院時,醫生告訴徐女士韋思徐的病需要做肝移植才能根治。今年1月1日,韋思徐又開始拉血便,在溫江住院一段時間後,1月20日又轉到川大華西醫院進行治療。

據韋思徐的主治醫生川大華西醫院肝移植中心主任、博士導師楊家印教授介紹,韋思徐患的是門靜脈海綿樣病變,肝移植是唯一根治的途徑,如果不做手術,他最多只能活到三四歲。而4月15日,就是韋思徐三歲生日了。

成都2歲男孩患病母親捐肝父親賭輸6W救命錢

懷上孩子不易媽媽心疼兒子為其捐肝

徐女士今年27歲,家住都江堰柳街鎮清涼村2組。她2010年結婚,由於身體不好,她一直在醫院進行治療,治病一年後才懷上孩子。“我能懷上孩子很不容易,所以很珍惜疼愛我的兒子。”

去年12月29日醫生告訴徐女士韋思徐需要進行肝移植後,她便和丈夫開始跑申請為兒子配型。配型結果顯示,她和丈夫都可以為兒子捐肝,並且丈夫的肝比她的更適合。

“孩子的爸爸說讓我捐,因為他作為一個男人要掙錢養家。”徐女士由於心疼兒子,沒有猶豫便決定由自己為兒子捐肝。肝源的問題解決了,但錢的問題又橫亘在徐女士一家人面前。韋思徐從去年發病到現在已經花去了10多萬,現在做肝移植又需要10多萬,夫妻倆不得不再次找親戚朋友借錢,最後籌了6萬元。

今年1月21日,徐女士和丈夫帶着6萬元現金到華西醫院,醫生安排1月28日做手術。徐女士的心總算平靜了些,希望兒子能夠成功做完手術。但讓她沒有想到的是丈夫卻在1月22日帶着6萬元現金離開了醫院,離開的理由是要回崇州工作。

第二天,徐女士打電話給丈夫並囑咐他一定要把錢帶回醫院,但丈夫卻告訴她自己不會回來,他不想給孩子治病了,因為他擔心手術後孩子會留下後遺症而且後期的治療費用也大,他也想為自己的將來考慮。

成都2歲男孩患病母親捐肝父親賭輸6W救命錢

父親離開後來短訊稱賭博輸光手術費

韋先生帶着借來的6萬元手術費離開醫院5天後,徐女士收到了他的短訊,他在短訊中稱:“我對不起兒子,沒臉面見你們。昨天,(我)拿着錢去賭(想)翻本回來救孩子,結果輸得精光還借了幾萬元的水錢,我在成都住不下去了,借水錢的人過幾天會到處找我的,我只有遠走他鄉,你一定把孩子帶好,我會找到錢回來的。”

丈夫的態度讓徐女士很氣憤。他們兩人是自由戀愛,韋先生比徐女士大11歲,戀愛期間,徐女士說她感覺韋先生挺好,並沒有出現過不負責任的表現。兩人在戀愛半年後結了婚。“結婚之後,他的轉變很大,我和他吵架時曾提過離婚,而且他猜忌心很強,總是覺得我在外面有人,可能覺得我比他小10幾歲,他沒有安全感。”徐女士丈夫在成都周邊的工地上打工,一個月只回來一兩次,兩人在一起相處的時間本來就不多。而現在,丈夫走了,為了繼續給孩子治療,徐女士和她的母親不得不再找人借錢,同時她的母親拿出了自己的養老金,目前只湊了3萬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四川新聞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