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羅冠聰:魚蛋衝突後中港矛盾恐更多

香港學聯秘書長羅冠聰認為,過年期間香港旺角發生的“魚蛋衝突”只是引爆點,未來中港間矛盾只會愈來愈多,且不定時會在香港各地再發生。

羅冠聰是2014年9月香港“佔領中環”的雨傘革命的核心人物之一,他在台灣接受BBC中文網訪問時做出上述表示。

還在香港嶺南大學就讀的他,雖經歷多次運動,仍保持着十足學生氣息。

2月8日時,香港旺角發生當地小販遭到強製取締,在場人士與警方發生激烈口角,最後演變成衝突。這起事件不僅震撼香港,有的稱之為“衝突”、“騷動”、港府與中國則定調“暴亂”,但也有西方媒體稱其為“革命”。

香港衝突“恐更多”

羅冠聰認為,中國政府將這起事件定義為“激進份子主義”,是先作政治宣傳。然後梁振英政府就可以以這樣的基調,把它提升為一個動亂。這樣可以讓外界覺得香港本土派或偏向民主派的人士愈來愈偏激,讓民眾感覺香港愈來愈亂。

這樣一來,梁振英就可用他“大亂大治”的行徑來管制香港,恐怕也正是他所期盼的。

羅冠聰說,梁振英因為急於連任,也怕失寵,所以向中央輸誠的態度很明顯。加上他“就像個”共產黨員,也因此梁振英的統治方式明顯不同於曾蔭權與董建華。“曾蔭權只是公務員出身、董建華更只是個商人”。

單靠選舉“有難度”

區別於台灣,香港現行政治制度意味着會受到北京更多更直接的干預。

對於香港選舉,羅冠聰則是直接認為“沒什麼作用”,因為選不出“真正的特首”,即便泛民主派的選民偏多,立法會議員的提案權只能限於民生方面,對於政府既有財政跟政策運作完全不能抵觸。

話鋒一轉,羅冠聰說“在這種客觀環境下,可以說香港的抗議或是選舉,都是沒有希望的”,政府行政權過大,造就香港民主進程依舊停滯。

“等待變革”

如果選舉改變的可能不大,那麼會想試試看從政這條路嗎?羅冠聰還是認為體制外的影響力會大些,目前先以社會運動為優先考量。

他說:“其實就連所謂建制派都有本身的矛盾在,未來當這些問題浮現時,就是街頭抗爭跟議會可以抓住機會變革的”。

民主進程

羅冠聰閱讀了不少台灣民主進程書籍後,對台灣民主化有相當了解。

羅冠聰說,台灣民主畢竟奮鬥了幾十年的光陰,從這次“魚蛋衝突”以來,可以看出不少港人已經覺得“衝突”恐怕才能引起港府重視。

羅冠聰覺得社會運動終歸還是社會情感壓抑下的宣洩,他認為從“雨傘革命”至今兩年,香港警方在暴力執法上強度增加很多。他們認為自己一直透過“非暴力”去跟政府抗議,卻反而是示威者被打的頭破血流。

羅冠聰不認為“魚蛋衝突”只是單純的中港間文化衝突時。“這是一種民怨的爆發,就如同台灣的228事件一樣,也是因為取締攤販事件爆發,魚蛋攤販也就如同個引爆點”。

“仍然樂觀”

而被問到對於香港的未來“是否樂觀時”,羅冠聰回答“短期悲觀,長期來說是樂觀”,他認為香港有其世界金融優勢,但中國的經濟仍處乎好乎壞狀態,經濟層面不用擔心。政治方面,他則認為中國遲早會有矛盾出現,香港人要持續守護自己追求民主自由的精神。

當記者問台灣的選舉是否給了香港啟示時,羅冠聰笑說:“啟示到還不至於,但是個很好的例子”。但他也認為,蔡英文當選總統後,要如何從中國與美國關係間取得平衡,會相當考驗她。“或許以後還有些經驗,能讓香港參考”,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B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