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劉水:百度六宗罪

百度第五宗罪:官方偏袒並縱容。百度之所以敢於恣意妄為,官方提供庇護是主要因素。按上述官方羅列的百度罪狀,百度早該關門,李彥宏應重刑入獄。可供比對的是另一家互聯網視頻播放企業快播(Qvod)。

2010年,當全球最大搜索引擎谷歌(Google)被大陸官方協同百度逼退出大陸,其給大陸互聯網企業和網民遺留的最耀眼遺產是“不作惡”——將企業職業精神和社會責任推至中國人面前,讓模仿和剽竊谷歌、創新乏力的百度相形失色。百度雖非國企,但因缺乏谷歌競爭對手,受到官方庇護縱容,媒體不敢監督,於是將壟斷經營、肆意踐踏商業規則、毫無社會底線,發揮到極致。

百度首宗罪:剽竊谷歌知識產權、模仿其產品、懶於創新。1996年谷歌開始研發,兩年後正式創立公司,時在硅谷廝混的李彥宏風聞這款互聯網革命性新產品,於是越過研發階段,成功剽竊谷歌知識產權,在硅穀草創百度。2000年在北京中關村設立全資子公司,2005年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不可否認,百度後期也有本土新產品,也在硅谷設立研發中心,但是,其產品指向商業收入,無視商業規則和社會責任。產品的粗糙、片面、可信度差有目共睹。本是權威的個人簡介的百度百科,同名者混在一起,後期更是內容嚴重失實。不像維基百科,開放式編輯,可以隨時糾錯。如果是修補百度百科內容,需要本人提供身份證件,即使如此,也會被拒絕,導致主人不能登錄修改補充資料。

百度文庫未經作者授權,且不支付電子版稅,擅自將作家作品放進文庫。最知名案例,是2011年3月15日,賈平凹、韓寒等50位作家公開發布《中國作家聲討百度書》,指責百度文庫“偷走了我們的作品,偷走了我們的權利”,並以百度侵權為由告上法庭。之後,又有幾位作家單獨起訴百度。百度均敗訴,撫慰性賠償作家合計17.3萬元。

百度第二宗罪:競價排名毫無商業底線。近期百度旗下“血友病吧”惹怒網民,這只是其無數作惡的再次爆發。2003年百度貼吧誕生。所謂貼吧,即同一話題的人聚集在一起,共享信息。早期貼吧不乏救人、救災和愛心捐款,延續並發育社區網站BBS論壇的良性網絡文化。百度貼吧逐漸躋身大陸最大的BBS論壇,涵蓋社會方方面面。任何人都可以在貼吧中發言,並且發言也能被任何人看到。涵蓋地域、生活、社會、人文自然、金融、商業服務、情感、高校、教育培訓、娛樂明星、音樂、企業、閑趣等共計30個大類。這次引起巨大風波的“血友病吧”,僅僅是“生活”目錄中的子目錄“健康保健”吧裏面的貼吧之一。競價排名最大的惡,是不問內容服務是否真實,只看出價高低,為網絡欺詐大開綠燈。

百度出賣“血友病”貼吧風波中,其最大金主即為多年來靠承包各地國營醫院專科斂財而臭名昭著的莆田系民間游醫。隨着網絡普及,莆田系游醫轉戰百度,依靠積累的巨資競價推廣。凡搜索醫院、藥品、診斷,跳出的都是這些騙子醫院,兜售假藥、胡亂診斷,牟取暴利,坑害的病人不計其數。此次貼吧曝光,莆田系也在撇清關係。作惡就需付出代價。近期,36家公益組織已聯名向北京工商局舉報,百度利用競價排名等推廣方法,發佈大量涉嫌虛假的醫療廣告等。

百度第三宗罪:產品質量越做越爛。“百度雲”越更新越低劣,更新之後強制要求開通會員才能解壓,下載要捆綁流氓軟件。百度的用戶在搜索一個品牌名詞的時候,會習慣性的在後面加一個“官網”,比如搜索DNF,就會輸入“DNF官網”,搜索小米,也多會輸入“小米官網”,但是Google用戶的相似習慣並不強烈。搜索用戶選無可選的掙扎,百度熟視無睹。

“血友吧”曝光後,大陸互聯網最高權威管理機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約談李彥宏並指出,近期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接到大量涉百度貼吧的舉報。經核查發現,部分貼吧存在政治有害、淫穢色情、虛假廣告、血腥暴力、侮辱誹謗、泄露個人隱私等違法違規信息,嚴重污染網絡環境,嚴重影響青少年身心健康。可見開放互聯網,打破百度獨家壟斷,讓谷歌重新回歸大陸,才是根治百度欺詐網民的解決之道。

百度第四宗罪:共惡企業文化。李彥宏在百度2016年年會上稱:“過去的一個星期對於百度來說是一個非常特殊的星期,感謝朋友們關心,我們也會非常深刻的反省,希望能夠把危機變成機遇,讓百度能夠陪大家走得更遠一點。”這是百度貼吧事件後,李彥宏首次公開回應公眾。李彥宏不但沒有反省,反而把同行一個個拉下水,擺出一副“又不是我一個人賣淫憑什麼只抓我一個”的潑皮態度。有網友激憤言,李彥宏已經被釘在中國互聯網,甚至世界互聯網業界發展史的恥辱柱上。

百度憑藉惡意收費事實上也淪為官方機構、企業與個人名利的仲裁者。貼吧是網友分享生活中的現實問題,其中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也是百度最大的一個灰色利益地帶。涉及用戶體驗,其中很多涉及企事業單位、當地政府、個體商販等。百度貼吧很多信息涉及利益,對當事機構和人來說,最有效的辦法就是對吧主進行“公關”,花錢免災。“吧主”可以刪帖的權力自然炙手可熱。同時,百度應和官方對言論自由的封殺,更將封殺權轉換為企業營收。

百度第五宗罪:官方偏袒並縱容。百度之所以敢於恣意妄為,官方提供庇護是主要因素。按上述官方羅列的百度罪狀,百度早該關門,李彥宏應重刑入獄。可供比對的是另一家互聯網視頻播放企業快播(Qvod)。短短6年時間,總經理王欣將快播的份額做到了大陸第一。2016年1月7日、8日連續兩天,北京海淀法院公審快播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案,一審重判王欣10年。一個重要原因是,百度深諳官場潛規則和官商勾結,這也算是以虛擬網絡深刻描寫現實中國社會。

百度第六宗罪:網民義務貢獻成為斂財渠道。美國《財富》雜誌2015年中國大陸企業500強排名,百度排位124名,全年營收490.52億元,利潤131.87億元。這很大程度源自谷歌被逼退大陸後,百度壟斷所得,並不能證明百度的美譽度、權威性和開放性。去年被視為百度轉型最大的一年,智能手機普及,使得百度的移動服務營收大幅增加。網民義務貢獻,而百度卻靠欺詐斂財。前百度貼吧總經理舒訊曾豪言:百度貼吧是“百億級的印鈔機”。可謂時進斗金。

百度以金錢主導,其公司內部員工、大小吧主、活躍吧友等,仿效百度,肆意“權力尋租”,隨意刪貼。對於一些名人,百度員工主動致電,索取費用,將其資料、文章排名靠前。百度唯利是圖,證明自己是一家沒有社會責任感和職業道德的公司。

百度獨享“被免於批評的權力”,因它壟斷互聯網搜索入口。再因機構和個人對其控制能力的忌憚和恐懼,批評的聲音隨時會被刪除或屏蔽。百度曾經和現在持續的惡——如果這樣的惡僅來自過於主動和積極的信息過濾,或是以廣告作為大棒對中小網站權重的任意修改和生殺予奪。但是如果惡的升級帶來的是對用戶信息獲取權的肆意篡改和剝奪,是讓虛假信息和廣告的提供者主導信息搜索和獲取全過程,這種惡的泛濫和讓人憎惡憤怒的程度,就超越了價值觀和商業利益,變成了一種“普世的惡”。對這種普世的惡,人人得而誅之;對這種窮凶極惡,人們也無需再卑微地沉默。

毋庸置疑,在大陸網絡封鎖牆嚴苛控制下,自由真實的信息和產品體驗,對於不能翻牆使用谷歌產品的絕大多數大陸網民,被百度嚴重扭曲和誤導。網民損失的不僅是金錢和時間,而且獲得的是錯誤的知識信息,更被塑造着他們異化的價值觀,精神世界也受到戕害。

原載《中國人權雙周刊》第176期2016年2月5日—2月18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