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沉默的大多數」應為唐荊陵們喝彩

1月29日在廣州宣判,唐荊陵被重判5年,袁新亭和王清營分別被判3年半、2年半(香港東方日報)

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和另兩名維權人士袁新亭、王清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1月29日在廣州宣判,唐荊陵被重判5年,袁新亭和王清營分別被判3年半、2年半。

維權律師唐荊陵、自由撰稿人袁新亭和大學教師王清營,在境外及中國民間輿論場被稱為“廣州三君子”。根據判決書的指控,唐荊陵曾向全國寄出五本公開出版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書籍,他是“中國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首倡者和積極推動者”,被視為主犯,曾和袁新亭、王清營等一起策劃六四靜思節、林昭紀念日等公民抗命行動。法庭判決後,唐荊陵表示,中共的司法機關已淪為掩蓋罪惡的遮羞布,沒有任何的合法性,他不會向中共司法機關上訴,只會向人民和上帝上訴。

“廣州三君子”案在國際上擁有較為廣泛的關注度,但在中國大陸,知道案情的人並不多,甚至知道這幾個名字的人也不多。由於中國極其嚴厲的言論管控措施,中國絕大多數民眾並不知曉還有這麼多人士為他們的權益抗爭和維權。雖然隨着網絡和新媒體的發展,信息傳播的渠道已大大拓寬,很多信息已無法遮掩和屏蔽,但是,如果不是有心人,如果不是因為某種緣由主動去尋找相關信息,絕大多數人是不會去關心這些事的。

正如那些翻牆去大戰“台獨”的“小粉紅”,他們認為他們的生活很幸福,他們認為自己的“祖國”很強大,他們認為“自己”的黨光榮偉大又正確,他們可能絕大多數不知道蹲在錦州監獄裏有一個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也不會知道許志永、高智晟、郭飛雄、唐荊陵和709律師群體。即便知道,他們一定會來一句:這些人肯定是幹了壞事才被抓的。一句話就可嗆得你半死。而那些知道情況、並非“小粉紅”的人們,則事不關已高高掛起,每天忙於自己的小幸福,掙點小錢,過過小日子,頂多只是在閑聊時把這些拿出來作為炫耀自己知識廣博的談資。

有一位網友發微博說:“這個國家最讓人心悸的,不是國家機器的任意妄為,而是佔據主流力量的普通人紛紛告訴你:這個國家就是這樣的,你改變不了的,習慣了就行。他們可能是你的同學、同事、朋友、親人、愛人。只要自己不被傷害,他們可以容忍任何人被傷害。”這確實是當代中國人的真實寫照。這一方面是由於中共當局對異議人士和談論政治話題者強力打壓的環境下,人們為了自保,另一方面,也是這個幾千年來做慣了奴隸、當慣了順民的民族的民族性使然。魯迅曾“哀其不幸,怒其不爭”,進入21世紀,這個民族的德性從來並無改觀。

這更顯出唐荊陵們的可貴。因為他們清楚地認識到這個政權的本質,明知自己最終的結局,明知周圍的大多數人不會為他們喝彩,甚至明知絕大多數人不知道他們乃是為誰而戰,但他們仍然勇敢前行,迎刃而上,微笑着走向敵人和敵人的監獄,這是只有屬於這個時代的大英雄才有的膽識和勇氣。

著名法學家張千帆最近說,律師群體是整個中國法治進步最重要、最有力的一個群體。如果中國有1%的律師是比較敢言、敢為、有擔當的,也就是“死磕”律師的話,那麼中國的法治就有希望。不僅律師如此,如果中國有1%像唐荊陵、郭飛雄、許志永這樣的人,中共政權今天也不至於黑暗至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