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官員法盲 還是他們目中無法

外界對中國外交官員的普遍評價是:只懂得語言的翻譯,只注意政治正確,卻不懂外交和國事。

不經意的細節,常常可以暴露真相。中共官員由於缺少自如應對媒體記者的經驗,被逼急了,便會被逼出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有時則是他們下意識地甩出一句話,事前可能完全沒想好,但卻真實地反映了他們自身的素質。最着名的案例,是溫州動車事故時,原鐵道部發言人的一句“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將中共官員信口胡說欺騙民眾的面目表現得淋漓盡致。

最近有兩個官員在兩個不同場合的發言,也有類似異曲同工之效。

1月26日,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回答記者提問釋放瑞典人彼得‧達林的原因,她說:

“首先我要糾正你的說法,不是‘釋放’,是驅逐出境。據向有關部門了解,瑞典籍人員彼得涉嫌資助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犯罪活動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於2016年1月4日依法對其採取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強制措施。經訊問,彼得對涉嫌犯罪經過供認不諱。根據中國相關法律,中方於2016年1月25日將其驅逐出境。”

外交部發言人的發言一般都比較嚴謹,相信華春瑩說這段話是經過她和她的團隊做過精心準備。但是正如外界對中國外交官員的普遍評價,中國沒有外交人員,只有翻譯人員,他們只懂得語言的翻譯,只注意政治正確,卻不懂外交和國事。他們可能至今仍然認為“法律不是擋箭牌”。他們可能不知道,根據中國刑法的規定:“對於犯罪的外國人,可以獨立適用或者附加適用驅逐出境”,即“驅逐出境”是獨立刑或附加刑,是刑事處罰,需經法庭判決。然而瑞典人彼得從1月4日被抓到25日被“驅逐出境”,只有短短21天時間,以中國冗長而低效的刑事審判程序,根本不可能完成。華春瑩特意強調不是“釋放”而是“驅逐出境”,恰恰等於公告世人,彼得的釋放,要麼沒有“依法”進行,未經法院判決,要麼就是她說了假話。她的發言暴露了她和外交部是法盲,也暴露了有關部門目中無法。

無獨有偶,就在同一天,在南國的廣州,正在參加廣東省“兩會”的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李慶雄,被香港記者追訪時,無意中也暴露出其本質的一面。香港記者就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追問李慶雄,“沒回鄉證入境”,(廣東有關方面)是否依法辦事?(李波)不需要回鄉證是否能入境?李慶雄的回答是:“這個我也不知道”。“你作為副廳長你不知道?”“是啊,我不了解就不知道。”

查李慶雄履歷可知,李在廣東省公安系統工作了20多年,工作職責是協助廳長管理日常工作,並分管國保、技偵、消防。這樣一個“老公安”,他能不知道沒證件不能入境?就算一個普通百姓也知道。可是他當著香港眾多記者的面,寧願承認自己“不知道”,寧願承認自己是“法盲”,可是就不說真話。他難道說是他自己派人去香港把李波抓了回來?雖然這事很可能是國安乾的,但他分管的國保肯定也脫不了關係。他心裏太清楚不過,他們乾的就是目中無法的事,與黑社會無異,但他就是裝傻。

李慶雄們其實心裏最為明白,大陸公安越境到香港執法,把在香港的英國籍人士綁架到大陸,是大陸有關強力部門平日目中無法、無法無天習慣了,只不過這次不小心玩大了。有這樣一批執法人員和官員,如何能“依法治國”?民眾如果把希望寄托在“依法治國”這句口號上,就實在太幼稚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