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天狼孤星:月薪250元的南街村長何以有千萬遺產?

河南省臨穎縣南街村,一度被廣泛報導“紅色億元村”,在各大媒體的狂轟濫炸般的宣傳之下,一度成為中國在改革開放的年代裏,它一直被當成一個歷史符號、一種異類的典型:每日清晨,村民們在《東方紅》的樂曲中齊齊走進工廠,每天下午又在《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樂曲中齊齊走出工廠;他們強調着自己的集體主義,每月只有250元工資(暗喻他們的二百五般的奉獻精神),與群眾同吃中住同勞動,好一個其樂融融的“共產主義社會”!

據南街村公開的資料顯示:1990年南街村集團產值是14億。“這種發展速度是16年增長2100倍,”王宏斌說。南街村的發展速度,遠遠超過深圳的速度。

——南街村的發展模式似乎證明馬克思筆下的以公有制的形式,實現共產主義一般的美好社會是可能的。然而,事實果真如此嗎?

“南街村的高速經濟增長不是靠自身積累,而是靠銀行貸款。”知情者稱,南街村從農行貸款的本金利息至今未還,該行已將南街村列入(貸款)黑名單……

這道出了南街村的發展奧秘:原來,上層有人為了證明毛澤東思想的正確,為了保護共產主義的一點血脈,不惜人為的扭曲貸款風險機制,大量貸款給南街村,以造就這個典型,養活這個典型。而當它變成典型後,就要投入更多資金,以確保這個典型繼續發光發亮。但紙終究包不住火,不能再以政治作為批出貸款的唯一標準,結果,南街村不僅很難獲得新的低息貸款,還面臨空前的還貸壓力。——這也正是最近若干年來南街村不再風光的原因。

2003年5月,南街村主任王金忠因病死亡。清理其遺物時至少發現了2000萬現金及多本房產證。更讓人感到震驚的是,追悼會當天,有幾個抱着小孩的王​​的“二奶”來到現場,對王生前擁有的財產提出要求。

——人們不禁納悶:月薪僅僅250元的村長,何以聚斂起兩千萬元的財富?一個“一心為公”的“好公僕”何以有那麼多的二奶及私生子?他們的“外表”與“里子”這種令人驚愕的差異說明了什麼問題?

從1991年起,南街村進行“十星級文明戶”活動。星少一顆,就意味少一項福利。如果是6星戶,那就意味着喪失了生存的可能。如果反對南街村或者犯了什麼錯誤,這些好處一下子就會消失。

2月3日,村民張大爺家領到了村裡分發的一塊帶一隻腳的豬肉,20斤。這是南街村分發給漢族村民的年貨之一。對於張而言,他有權決定這塊豬肉的烹調手法,或炒,或燉,或腌;但是,他無權選擇這塊肉的重量。在南街村,食品實行的是供給制,這是村民享受的14項福利之一。除了食品外,諸如住房、家電、醫療、求學等也屬於福利供給的範圍。

自1993年起,村民幾乎都住上了92平方米或75平方米的樓房,用上了如電冰箱、電視機等家電。但是有一點,這些東西都不是屬於他們的,村民擁有的僅是使用的權利。如果哪一天,村民違反了如“村規民約”上的規定,他們對這些物品的使用權或原來享受到的福利將一項項被剝奪。

換言之,如果任何一位村民違背了南街村領導的意志,那他隨時可以被村委領導處以“違背村集體”的名義,收回村集體給自己的所有待遇,甚至比乞丐也不如——連立椎之地也沒有!

從上文可以看出,財產公有制的“核心”在於分配的權力!分配的權力只存於這個集體細胞的頂層少數人物,他們擁有“代表所有村民”的資格,只有你的無條件順從,不去拂逆領導權威,對其所有的決策不折不扣地擁躉,才能“換來”權力擁有者對你的恩賜,才能拿到本來屬於你支配的一切權利!可笑的是,這時的你,還必須對他感恩戴德!(我想起一位官員說過的一句話:允許你活着,已經是最大的恩德了!)

他們對內,對外一律稱為村裡,因為他們心裏清楚,只有他們這些村幹部才能代表南街村,其他人,只是個數字。

公有制下,失去了財產處置權的所有村民其實都成了奴隸,他們在美好的口號下,失去了最為寶貴的自由!

而掌管他們自由權力的鑰匙,都在村領導手裡攥着!

從這個角度上進行推理,月薪250元的村長遺產可達千萬的謎團迎刃而解!那就是王金忠作為村裡的上層人物,擁有巨大的分配權與支配權。

要知道,人的本性是“趨利避害”,一村之長的王金忠,面對白花花的銀兩,香艷可人的美女,怎麼會不動心?他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這些東西的強大誘惑力,凡夫俗子的他如何抵擋?用一下手中的“公權力”換得一時逍遙又有何妨?

你能指望他用“高尚的共產主義道德”去約束本來就已經世俗得骯髒的心靈?以及倍加齷齪的貪婪的雙手?

從這個角度上講,任何道德的力量都靠不住,權力只有在接受監督與罷免的情況下才學會自我約束,否則一切扯淡!

正因為如此,在南街村,另一個權力含金量更高的南街村委書記王宏斌才會“力排眾議”,投入大量資金生產的洗衣機,建成的啤酒生產線血本無歸,為挽回損失,又浪費2000多萬元上馬永遠無法實現的“永動機”項目!——初中物理上說得明白,根據能量守恆定律,永動機永無可能生產出來。

你能指望沒上過初中的他能做出多大的成就?

而就是這樣一個人,在小村子裏,沒有任何監督,沒有任何制約,一切的規定對於他來說都是紙,因為只有他,才能代表一切!他作出的任何決策都是“正確的”!

倘在實踐中驗證出是不正確的呢?

那好辦,用謊言掩蓋,雖然有時為了掩蓋一個謊言需要編造更多的謊言!

——驀然發現,那個“月薪250元”的宣傳本身也是謊言的一部分。

如果監督有力的話,如果決策公開的話,如果百姓能罷免的話,我不相信王金忠能留下千萬遺產和諸多孽種!

那天,我讀到約翰洛克的名言:“財產不可公有,權力不可私有”,頓時,醍醐灌頂!

南街村這個扼殺人性、剝奪自由,高度集權、違背經濟規律的畸形怪胎,它的將來會如何?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