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楊正:快播庭審 火爆大陸網絡

(網絡圖片)

上周在大陸互聯網上討論最為激烈、最引人關注的,無疑是快播受審的事件。

1月8日,北京市海淀區法院公開審理了被告單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快播公司CEO王欣、快播高管吳銘、張克東、牛文舉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一案。整個審理過程通過互聯網全程直播。

在直播的庭審過程中,王欣及其高管、辯護人“機智”的與公訴人“見招拆招”,以及王欣等人與審判員的“精彩”對話幾乎引爆了整個大陸互聯網;而庭審過後,官媒人民日報和新華社先後刊發文章,直接對快播案件定性,並公開宣稱快播辯護人“狡辯”和要求法庭對快播創始人定罪,有未審先判嫌疑。據悉,王欣等人將會被判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無期徒刑。這更激發了大陸網民的反彈,許多網民紛紛都站出來的聲援快播,並齊呼“技術本身並不可恥”、“做菜刀的又沒有殺人”,一時之間,快播到底“有罪還是無罪”成為各方討論的焦點話題,不僅刷爆了微博和微信,也火遍了整個大陸網絡。

1.備份視頻快播是否有責?

回顧一下快播的發展過程:2007年,王欣在深圳第二次創業,成立了快播科技有限公司。其後快播公司的發展可謂一飛衝天:截至2012年9月,快播總安裝量已超過3億,而截至這一年的6月,中國大陸網民數量為5.38億。快播之所以能如此高速的發展,源於其主打產品QVOD播放器巧妙的採用了P2P(Peer to Peer)技術的優勢,可以讓用戶跳開下載整個視頻的環節,直接通過QVOD下載組合分段視頻來播放,並把啟動播放的時間縮短到5-10秒----該播放器因此也被譽為“時間殺手”;用戶在安裝使用快播後,即使在網絡帶寬不好的情況下,也能快速搜索到自己喜愛的網絡視頻,並點播流暢觀看。

快播QVOD播放器使用的P2P技術,是一種“去中心化”的技術,誕生於2001年。傳統的網絡視頻播放,服務商採用的是一種“中心化”的服務。比如從某一個網站上下載一部電影,然後播放,這部電影的所有數據均在這個網站的服務器上,用戶以這個服務器為“中心”去下載。如果下載的人非常多,帶寬又十分有限的話,那觀看視頻就會經常被卡住,導致視頻觀看不了。與此相反,P2P技術採用了一種“去中心化”的模式:即將電影視頻分成很多段,每段視頻都有編號,可以自動組合。一旦用戶開始下載,該用戶下載過的分段視頻,又可以同時提供給其他用戶下載,這樣每一個用戶即是下載者,又是下載服務的提供者。隨着下載用戶量的增加,用戶之間互相共享的數據也會成倍增加,這樣就可以使每個用戶都可以邊下邊播,這就是快播使用的主要技術原理。

這種P2P技術並非新技術,2001年後有許多基於P2P技術的軟件誕生,如BT,eMule,迅雷等等,都被用戶當作下載視頻的工具。然而單獨依靠P2P下載技術,快播是無法迅速積累超過3億用戶的,因為P2P技術有一個前提,就是必須有大量用戶同時在線下載,如果用戶量不夠,分段視頻的資源不足,下載用戶無法找到所需分段視頻的提供者,因此仍然需要等待,這樣是無法做出5-10秒啟動的“殺手級”播放器的。因此王欣等人提供了4個緩存服務器,用來存放分段視頻的下載索引,並提供了搜索功能。這樣一來,用戶在任何時間登錄快播,都能找到所有分段視頻的下載源,因此能迅速啟動播放。

然而也正是因為這4個緩存服務器,使得快播公司超越了“工具提供者”的範疇。這就好比快播提供了4個房間,先吸引一部分人把“盜版”和“涉黃”的視頻光盤帶入房間,再吸引更多的其他的人來這些房間觀看這些光盤一樣,快播儘管沒有提供視頻內容,但提供了看視頻的場所,並讓所有人能迅速找到這些場所。而且快播公司在知道這些場所涉及“盜版”和“涉黃”,但為了維持用戶高速增長,在相當長的時間也沒有去制止和管理。這或許另有其因。

2.民眾質疑:監管隱私何在

然而戲劇性的是,這場本來並不應該有懸念的審判,在網絡直播的過程中,卻成了網民快意恩仇的“海天盛筵”。因為快播庭審涉及到專門的技術知識,公訴人在證據鏈、技術管理規程等方面的陌生導致屢屢導致低級的錯誤,不斷引起圍觀直播的網民陣陣譏笑。尤其是雙方在激辯過程中,公訴人和審判長在被王欣連續反駁之後,向王欣問的“既然快播無法判斷用戶點播的是不是淫穢視頻,為什麼不解碼?”、“你們明知自己的技術已經被網民利用,明知已經很難監管,為什麼你們還不轉型?”這兩個問題,更使圍觀網民一片嘩然。

有分析人士認為,公訴人的提問暴露出了一個客觀事實,即“個人隱私權”這件存在於憲法和諸多法律法規當中的條款,在中國大陸事實上是不存在也不需要存在的。如果這個問題成立,那麼大陸民眾今後的每一筆網絡購物交易,每一段通過社交網絡和即時通訊工具進行的私密的商業談話,每一段視頻的觀看和播放,在不需要法律取證的程序前提下,都是可以被隨便獲得的。

同理,在一些監管者和執法者看來,如果監管不能做到完善,那麼某些技術和商業模式就不應該被發明出來。視頻點播無法被監管,那在線加速和點播技術就不該存在。也就是說,大陸監管者和執法者的基本邏輯是: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的創新首先是要為監管便利服務,而不是為了改善人們的生活和體驗服務。

正因為如此,大陸網民一邊倒的支持和同情快播。

3.真正罪名網絡信息傳播

此外,從快播被查處的整個過程來看,當局對快播案的重視程度也非比尋常:快播在2014年5月因侵犯版權被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處以2.6億元天價罰款,被迫關停公司,CEO王欣出走海外;大陸公安部於2014年8月前往境外將王欣抓捕歸案;2016年1月8日公開庭審,併網絡直播;隨後1月9日人民日報發文:《快播的辯詞再精彩,也不配贏得掌聲》,新華社也當天發文《無論快播是否有罪,都要對狡辯的權利報以掌聲》,分別對快播案進行定性和定罪,緊接着,代表互聯網管理最權威部門的國家網信辦新聞發言人姜軍發表談話,表示堅決支持對快播涉黃案進行依法查處。至此,快播案基本明確罪名成立,只等着法院最後宣判;據悉王欣等高管有可能被判處有期徒刑10年以上或無期徒刑。

分析人士認為,快播案之所以被北京當局如此重視,不僅要將快播公司罰款關閉,還對快播高管處以10年以上的刑期,是因為快播案觸及到了當局的另一“雷區”---互聯網信息傳播。試想一下,如果快播提供的快速搜索及快速視頻播放的QVOD播放器及緩存服務器,被用於傳播國內或國際上的新聞熱點事件,同樣可以迅速實現“一人上傳,全民觀看”的效果;更進一步說,如果有用戶翻牆下載了大陸禁止播放的媒體視頻,如《新唐人電視台》的“大陸新聞解讀”、“熱點互動”、“九評共產黨”等節目視頻,上傳到快播的平台,國內民眾可以迅速通過排名看到並搜索到這些熱點視頻,而且能快速打開播放。這樣一來,大陸當局投入巨資建立的“金盾”防火牆,可能就馬上形同虛設了。

因此,從快播案本身來看,創始人王欣試圖通過法律的灰色地帶,開啟一個全新的商業模式,但最終難逃“侵權”和“涉黃”的“罪責”;從另一方面看,快播案也同時論證了一個事實:在當今互聯網技術日新月異的時代,北京當局希望通過防火牆來限制信息流通的可能性也越來越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