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長平:「嗨,山巔的姑娘」

作者:
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中共強化了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教育。黨國不分的觀念,深深地植入年輕人的思想。「趙家」一詞的流行,撕破了官方宣傳苦心經營的遮羞布。「六四」運動發生時,趙威還沒有出生。她的被捕提示人們,中共的高壓統治又持續了一代人。同時,人們由此看到,新生代的反抗者站出來了。

「瑟瑟的寒冬,沉沉的黑夜,那個已到山巔的姑娘,她在大聲吶喊,在風中和魔鬼戰鬥,想把地獄變成天堂。……嗨,山巔的姑娘,我要大聲吶喊為你歌唱,這漆黑的夜,我們不再幻想。」一首題為《嗨,山巔的姑娘》的歌曲,在中國網絡悄悄流傳。旋律哀傷悲切,卻又堅毅執著,吟唱一位姑娘在寒冬的黑夜裡,沿着崎嶇的山路走上了山巔。

這位姑娘名叫趙威(網名「考拉」),曾是人權律師李和平的助理。中共當局去年7月9日開始大搜捕,全國各地超過300名人權律師和活動人士被綁架、拘留、逮捕和騷擾,全球一百多個政府及人權團體表達關切與聲援。部分被關押者獲得釋放,但仍然沒有公民自由。其餘大多被秘密關押,或者下落不明。近日,知名律師王宇、周世鋒、王全璋等均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以同樣罪名被逮捕的,還包括實習律師李姝雲、律師助理趙威等年輕人。

中國政治犯被起訴的罪名通常是「顛覆國家政權罪」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後者又被簡稱為「煽顛」,網民以其諧音「山巔」來規避言論審查。唱給趙威的這首歌既取其諧音來傳遞政治打壓信息,又借其諧音的含義描繪了人們在嚴酷的政治環境中為人權而抗爭的情景。

「山巔」沒有誤會

出生於1991年的趙威以政治罪名被逮捕,在網絡上激起了很大的反響。在長期的政治高壓之下,人們對於政治犯的辯護,通常是聲稱他們的言行既無政治動機,也沒有觸犯當局的政治利益,甚至有利於維護當局的統治。一方面,辯護者希望說服當局,抓捕他們是一個誤會,應當無罪釋放或者從輕發落。另一方面,大多數民眾對反對當局的政治活動感到恐懼,不僅不敢表達一絲同情,甚至怕給生活帶來麻煩而反感,辯護者希望以此爭取更多的同情與支持。因此,「一個如此年輕漂亮的女孩,怎麼能夠顛覆國家政權?」成了網絡上廣為流傳的聲援話語。

然而,這句話既非事實,也不正確,而且沒有效果。趙威協助人權律師的工作,無論她本人是否懷有推翻當局的政治目的,這就是一種政治行動,一種正直、勇敢和高尚的政治行動。當局並沒有那麼天真,而是十分清醒:尊重普遍的公民權利,就是威脅專制政權。他們比體制內呼籲變革的知識分子更加明白,人權與專制根本無法並行。對於當局來說,抓捕人權律師,打壓言論自由,限制和排擠民間組織,從來就不存在什麼誤會。

這句話還存在價值觀上的錯誤。它暗示着年輕漂亮女孩既不應該從事政治活動,也沒有能力從事政治活動。一些巧妙地為官方打壓行為辯解的人藉此批評她們的事業夥伴說,他們不負責任地把年輕人引向了危險的歧途。事實上,趙威雖然年輕,但她已經是二十多歲的成年人,早有獨立思考和自主行動的能力。歷史上,年輕女性為政治權利而抗爭的例子數不勝數。

「顛覆趙家政權罪」

對於政治抗爭的恐懼,並不能讓人們躲避政治迫害——何況,這種恐懼以及因恐懼而放棄政治權利,本身就是一種政治迫害。早有法律人士指出,合乎政治倫理的法律,應當廢除「顛覆國家政權罪」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民主國家的首腦選舉,從來都是在顛覆政權,這是公民必須擁有的基本政治權利。顛覆政權不等於顛覆國家,恰恰相反,執政者隨時面臨被顛覆的壓力,國家才能穩定發展。

在政權及政府機構前面加上「國家」、「人民」等概念,是一種「朕即天下」的皇權思想,長期誤導人們黨國不分:批評中共就是反華,呼籲人權就是賣國。但是,最近一個流行詞「趙家」對此做了重新界定。在魯迅的小說《阿Q正傳》中,地方權貴趙家的少爺中了秀才,自稱姓趙的阿Q前往祝賀,卻被趙老爺抽了一個嘴巴:「呸!你也配姓趙?」網民重新發掘出這個詞來,不僅用來諷刺為政府賣力的「五毛」和「自干五」,而且可以在避免直接的政治對話的情況下,清晰地區分權貴和民眾的關係。他們發現,「國家政權」即「趙家政權」,「人民法院」即「趙家法院」,「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即「惹得趙太老爺不高興」。

1989年「六四」鎮壓之後,中共強化了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教育。黨國不分的觀念,深深地植入年輕人的思想。「趙家」一詞的流行,撕破了官方宣傳苦心經營的遮羞布。「六四」運動發生時,趙威還沒有出生。她的被捕提示人們,中共的高壓統治又持續了一代人。同時,人們由此看到,新生代的反抗者站出來了。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