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嚴辦快播案 色情只是借口

新的技術形式下,有些內容的傳播它無法控制,也無法以正當的理由查處和清理。比如快播就是其中一種——它只提供播放的技術,而內容的播放和存儲由用戶來完成。這是一個有可能傳播政治「非法」內容的巨大的渠道漏洞,事實上,確實可能已經有人利用它進行了政治內容傳播,而有關方面幾乎無法進行監控。對於這樣一個廣受用戶歡迎的技術,有關部門在找不到「解決」它的理由的情況下,找到了「競爭對手」「舉報」。於是,它被以「掃黃」的名義一鍋端了——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過一個。

“掃黃打非辦”是公開的特情機構,它的主要目標是打擊異議言論的出版、發行和傳播

對快播公司四名高管的公開審理,經由網絡和社交媒體的視頻與文字直播,吸引了眾多網友觀看,成為近期網絡一大熱點。出乎官方預料的是,這次對“涉黃”案“主犯”的審判,卻絲毫沒有為官方集聚“道義正確”的評價和讚譽——儘管官方一再聲稱,“網絡淫穢色情污染社會環境,敗壞社會風氣,危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長,社會各界對此深惡痛絕”,恰恰相反,“人民群眾”不但沒有要求對“涉黃案”主犯“嚴厲整治”,反而是對公訴機構和公權力惡評如潮,極大的呼聲要求立即無罪釋放快播案四名“主犯”。

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一個知廉恥的正常社會裡,理論上,這樣的公權力應該會感到尷尬和難堪。不過在奇葩的“中國特色”社會,這沒什麼可尷尬和難堪的,因為這個政權及掌控着政權的官員們從來毫無羞恥之心,所以別指望他們面對網友鋪天蓋地的譏諷和嘲笑時,會有任何愧疚、臉紅或心跳。這一事件的唯一結果,是進一步暴露和展示了事件背後幕後操縱者的多年來藉由色情、經濟等“正當理由”懲治和管控“不聽話”者的無恥。如果僅僅把官方嚴辦快播案看成是對色情的嚴懲,則絕對只是看到了問題的表象,一定大錯特錯。

從薛蠻子“嫖娼”、艾未未“偷稅漏稅”到許志永、浦志強、郭飛雄及709律師群體等的“非法經營”、“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等各種罪名,官方打擊異己的原因,從來都不是它所聲稱的冠冕堂皇的真正理由,而都只是一個借口。它長期實行的一個最有名的借口就是“掃黃打非”,它甚至從中央到地方各個層級都設置有專門的“掃黃打非”領導小組和辦公室(簡稱“掃黃打非辦”),但真正了解“掃黃打非”運作過程的人都知道,“掃黃”只是其中再微小不過的一個內容,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大量的工作其實是“打非”。

何為“非”?即非法出版物——主要是政治方面的非法出版物。最近引起各界關注的有4名店員失蹤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裡所賣的書,按照“掃黃打非辦”的界定,在大陸就全部是非法出版物。所以,“掃黃打非辦”實際上是一個公開的特情機構,它的主要目標是打擊異議言論的出版、發行和傳播。由於政治異議類書籍在大陸出版發行管控非常嚴,市面上可以打的“非”已經沒有了,因此“掃黃打非辦”的主要工作早已轉向網絡。近年來中共發動了數輪大規模的網絡“掃黃打非”行動,如以傳播淫穢物品名義查封、清理網站(實際上是清查網絡上的政治異議內容),成效相當顯着,網絡“清朗”了許多。

但是,有一個問題是中共很難解決的。那就是新的技術形式下,有些內容的傳播它無法控制,也無法以正當的理由查處和清理。比如快播就是其中一種——它只提供播放的技術,而內容的播放和存儲由用戶來完成。這是一個有可能傳播政治“非法”內容的巨大的渠道漏洞,事實上,確實可能已經有人利用它進行了政治內容傳播,而有關方面幾乎無法進行監控。對於這樣一個廣受用戶歡迎的技術,有關部門在找不到“解決”它的理由的情況下,找到了“競爭對手”“舉報”。於是,它被以“掃黃”的名義一鍋端了——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過一個。寧可封掉一種技術、關掉一個大公司,也不能給開啟民智的異議分子留下傳播政治信息的方便渠道和可乘之機。

對快播的查辦,是2014年以來以“掃黃”的幌子打擊政治有害信息為目標的“凈網”行動的延續,與近段時期打壓律師、審判異議人士、抓捕香港書店老闆等政治嚴酷形勢一脈相承,因此關掉它和判其有罪幾乎就是其宿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