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2016,依舊悲觀

什麼叫白色恐怖和流氓?一位資深媒體人說,「媒體這一行,做了整整十五年。我入行時的總編和主管,現在統統在監獄裏了。我入行時的媒體單位,現在連刊號都被吊銷了。」一位北京的市民說,「我說怎麼最近出租司機變乖了,很少見亂噴的了,以前在能聽到的精彩段子、政治八卦都沒了,問司機才知道,每個車上都裝了監聽……」這兩件看起來似乎毫不相干的事,解釋了當下的氣氛,它們有着絕對內在的關聯。

今年大陸的白色恐怖措施可能仍將延續,甚至有可能變本加厲。

這是2016年的第一篇文章。新年本來應該說點吉利話,可是眼下的形勢,依舊讓人悲觀。

恐怖氣氛如影隨形。歲末年終和新年伊始,各種不好消息仍在不斷傳來。最新的一則消息是曾為蒙冤訪民代理“敲詐政府案”的濟南律師舒向新遭公安以“誹謗罪”逮捕,而將此事發上微博的律師同行則遭到國保威脅,“小心辦了你!”

如果一切都擺上枱面,光明正大地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正義根本不會畏懼邪惡,怕的是國家機器耍流氓手段,它們不走“正路”,最常使用的手法是私底下抓捕、綁架、贓栽、陷害、恐嚇,而不讓外人知。去年9月已被北京市東城區檢察院決定“不起訴”的原調查記者劉虎,屢次申請國家賠償而不得。最近再次前往申請時,被威脅“如果還要求國家賠償,就給你定罪”。果然,幾天之後,東城區檢察院就收回已作出三個多月的“不起訴決定書”,決定變更為“罪行輕微不起訴”,由無罪變成了有罪。聲稱要“依法治國”的國家視法律為玩物,司法機關的決定說變就變,僅僅因為你不聽話,而不是事實有何變化。浦志強的“判三緩三”想必也是如此,緩刑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好地控制他的思想言行。

看過李庄最近公布的當年重慶審判李庄案的庭審筆錄吧?和流氓政權纏鬥,你是永遠纏不過它的,因為它的基本邏輯是流氓,是白色恐怖,毫無理性與法律可言,想“解決”你總是有辦法。

什麼叫白色恐怖和流氓?一位資深媒體人說,“媒體這一行,做了整整十五年。我入行時的總編和主管,現在統統在監獄裏了。我入行時的媒體單位,現在連刊號都被吊銷了。”一位北京的市民說,“我說怎麼最近出租司機變乖了,很少見亂噴的了,以前在能聽到的精彩段子、政治八卦都沒了,問司機才知道,每個車上都裝了監聽……”這兩件看起來似乎毫不相干的事,解釋了當下的氣氛,它們有着絕對內在的關聯。

再舉個例子。香港著名禁書店“銅鑼灣書店”的一名老闆和四名員工,自2015年11月以來,已先後在東莞、深圳、泰國和香港本地失蹤,下落不明。連香港禁書店的經營人員都人間消失,紅色巨人之爪竟能在作為自由民主之地的香港為所欲為,還有什麼地方能夠倖免,不被荼毒?

著名學者、中國社科院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於建嶸,在2015年上半年曾和他的朋友們有一個賭約,他賭2016年9月以後,當前的局勢會有所緩和,被抓的朋友們會陸續獲得一定程度的自由,包括他在內的異議人士會獲得一定程度的自由言說空間,激烈地抓捕、打壓異見人士的活動會有所收斂。但前提是中共現任領導人完成了對各方面權力的絕對掌控,錯綜複雜的權力鬥爭中習取得了最終勝利,具備了相對的安全感。他說,之所以把時間點定在2016年9月,是因為2016年10月將召開十八屆六中全會,這次全會之前中共會基本確定十九大的人事問題。

於建嶸對中國社會問題的看法歷來深刻而富於洞察,他對中國社會政治前景曾有過多次準確的預測。但這次,恐怕他要失算了。以目前的形勢來看,有關部門抓捕、打壓異見人士,控制社會各階層人士言論的行動絲毫不見半點收斂,預示主要領導人至今毫無“安全感”,今年這些白色恐怖措施可能仍將延續,甚至有可能變本加厲。

但是,終有壓垮巨人的最後一根稻草。終有人推倒多米諾骨牌。終有某個偶然引發必然。垮台往往只在一瞬間。只是,這個時間點會不會是2016?或許這是今年,也許是今後幾年唯一也是最大的懸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