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為何要向日本投放原子彈?

原子彈的兩聲巨響,將瘋狂抵抗的日本震醒,使之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如此的方式宣告結束。儘管現今日本乃至世界仍有人譴責原子彈給日本造成的巨大傷害,但其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轟得最後勝利所發揮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

負隅頑抗

沖繩島戰役令美國人見識到了日本人的瘋狂與頑固。實施自殺式襲擊的日本“神風”特攻隊讓美軍損失慘重。美國人發現,越是接近日本本土,越是遭到日軍的頑強抵杭,仗就打得異常艱難。丘吉爾曾經回憶沖繩一役時說:“……我心中有着沖繩島的可怕情景,幾千日本士兵不願意投降,待其指揮官行完切腹禮後,站成一排,拉響手雷炸死……”對於信仰武士道精神的日本人來說,投降即意味着對自身、家庭、祖國和天皇的侮辱。無論戰況多麼令人絕望,取勝的機會多麼渺茫,武士道精神仍刺激着日軍寧死不降、頑抗到底,哪怕剩下最後一人。

為了取得對日本的作戰勝利和反法西斯的全面勝利,1945年6月28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正式批准了海軍上將進攻日本九州的作戰計劃,並將進攻日期定在1945年11月1日,根據作戰計劃,美軍最快也,能在1946年11月15日才能打敗日本。那將是盟軍在歐洲戰場上勝利之後一年半的事情了。凡是與日本軍隊打過交道的美軍將領都明白,在日本本土作戰將是一場非常慘烈的戰鬥。馬歇爾將軍估計,如果要迫使日本投降,美國可能會要付出犧牲50萬生命的代價。丘吉爾甚至預測:“……要一個一個地消滅日軍的抵抗,一寸一寸地地征服那個國家,很可能要喪失100萬美國人和50萬英國人的生命。”

出現轉機

1945年7月17日凌晨,美國試爆原子彈成功,這一消息使美國和英國的決策者喜出望外。丘吉爾眼中流露出難以抑制的喜悅:“看來,我們一夜之間就有把握控制東方的流血戰爭了。”美國負責原子彈研究的委員會經討論後一致認為,應以原子彈作為武器襲擊敵人,並建議選擇在“能夠造成巨大破壞力的地方”實施。

23日,美軍正式確立了以日本的廣島、小倉、新舄和長崎作為原子彈第一次轟炸的目標。這個名單的確定是以上述城市所發揮的軍事作用,以及考慮到投彈時的氣侯條件為依據的。之所以沒有將首都東京作為首批轟炸的目標,原因有三:一是日本天皇和發動戰爭的戰犯都盤踞在東京,炸死他們,將無人接受審判和主持戰敗後的日本。二是威懾日本天皇,迫使日本法西斯無條件投降。三是東京是日本的文化和宗教聖地,摧毀東京將會引發日本民怨沸騰。

7月26日,美、中、英三國領導人在波茨坦會議上聯合發表了《波茨坦公告》,宣布日本如不接受無條件投降,那麼“盟軍將全面攻佔日本本土”。但日本政府拒絕了這一最後通牒,企圖以拖延戰爭來換取他們所要求的談判條件。波茨坦會議之後,杜魯門總統將對日本使用原子彈的計劃告訴了丘吉爾首相,丘吉爾毫不猶豫地回答道:“如果原子彈有助於早日結束戰爭,我主張運用它。”

眾所周知,日軍已喪心病狂,準備誓死保衛日本,普通炸彈已難以摧毀日本負隅頑抗的意志。原子彈殺傷力巨大,震攝效果非凡,可在不用付出巨大代價的情況下迫使日本投降,儘早減得勝利。於是,美國決定秘密執行原子彈襲擊日本本土的作戰方案,並計劃如同日軍偷襲珍珠港一樣,在投放原子彈之前不給日本人任何警告。

秘密運送

1945年7月中旬,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號巡洋艦艦長接到一項神秘命令,要求將一件重要貨物安全運抵馬里亞納群島的提尼安島,並被要求“運輸過程一旦發生任何問題,所有官兵必須不惜一切代價進行保衛”。當船航行至加利福尼亞的馬雷島時,兩名行蹤詭異的炮兵軍官登上巡洋艦,並將一個長4.5米的木箱和一個非常沉重的圓桶運至艦上。他們告訴艦長“這艘軍艦每天向前行進的速度越快,距離勝利的時間就越近.。這兩名炮兵軍官實際上是普林斯頓大學的工程師和核專家,他們奉格羅夫斯將軍的命令安全護送原子彈至提尼安島。

1945年7月26日,也就是發表《波茨坦公告》當天,美國“印第安納波利斯”號巡洋艦在太平洋上高速航行九天後,安全抵達馬里亞納群島的提尼安島。“曼哈頓工程”總軍械師威廉·帕森斯上校打開木箱、圓桶,將裏面的配件組裝成一個組合裝置。這就是世界史上第一枚用于軍事行動的原子彈,名為“小男孩”。類美國為該枚原子彈總共耗資20億美元。

突然襲擊

7月29日,格羅夫斯將軍向美戰略空軍司令斯帕茨將軍發出命令,8月3日後只要氣候許可,就可向日本投擲“特別炸彈”。斯帕茨根據指示立即從空軍部門挑選了蒂貝茨上校、帕森斯上校執行此項命令,挑選斯溫尼上校和瑪夸特上校分別駕駛“偉大藝師”號和“91”號飛機負責航拍。為確保萬無一失,曾對日本實施過轟炸的李梅將軍還建議以日本第二陸軍司令部所在地的廣島作為首選轟炸目標,一旦廣島當天陰雲密布,就以軍工基地小倉和港口城市長崎為候選目標。

8月5日,氣象人員預測第二天日本南部天氣晴朗。8月6日凌晨1點37分,3架氣象飛機首先奔赴日本以探測那裡的氣候情況。凌晨2點45分,蒂貝茨上校駕駛載有“小男孩”的“恩諾拉·蓋伊”號戰機向日本飛去。15分鐘後,隨機的帕森斯上校和他的助手莫里斯·基普森少尉開始裝配炸彈。凌晨6點左右,他們飛臨日本上空。6點30分,“小男孩”已經裝配完畢,隨時可以發動襲擊。24分鐘後。蒂貝茨終於收到了“目標廣島’的命令,此時日本空襲警報已在廣島上空響起,投擲原子彈的行動變得十分困難。為確保投彈成功,蒂貝茨等人保持冷靜,等待命令。8點15分17秒,隨着得到“投擲炸彈”的命令後,蒂貝茨迅速按下了投彈按鈕,並立即把飛機操縱桿向右急轉,以155°的俯衝方式飛行。以此避免飛機被捲入“小男孩”爆炸時產生的巨大旋渦中。43秒後,廣島寧靜的上空中出現一道強烈的白光,一團粉中帶紫的煙霧和火焰翻卷而上,不停地膨脹,最後形成巨大的蘑菇雲。廣島數十萬生命在核爆炸中灰飛煙滅。

無條件投降

在原子彈轟炸廣島後的第二天,杜魯門總統發表聲明,要求日本早日接受無條件投降,否則將是自取滅亡。可是,面對廣島的生靈塗炭,日本軍國主義分子仍然選擇頑抗到底,不惜以犧牲個人為代價,換取所謂的光榮和榮譽。日本軍部懷着僥倖心理認為,美國人或許只有一顆威力巨大的原子彈,日本還可以繼續抵抗。因此,之後3天里日本裕仁天皇遲遲不願投降。8月9日,美軍再次出動戰機,將一枚名為“胖子”的原子彈投向長崎,這決定性的一響,徹底摧毀日軍的最後一絲希望,使他們意識到在原子彈面前武士道精神的蒼白無力。

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戰爭最終以大多數人的勝利而結束了,廣島和長崎為此付出了30萬人的生命。儘管有人譴責在那次戰爭中運用原子彈的殘酷,但戰爭本身就是殘酷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文史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