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從山寨娛樂引發的思考 圖

網絡圖片

有“山寨王國”之稱的中國,近日因作家瓊瑤控告大陸編劇於正抄襲《梅花烙》,被判勝訴之後,抄襲風氣又引起討論。然而山寨對中國的影響,也許比人們感受到的更嚴重。

“一切向前看”

據中國媒體報導,2014年4月大陸編劇於正編的古裝劇《宮鎖連城》在湖南衛視取得好收視,卻被台灣作家瓊瑤公開指出,該劇涉嫌抄襲《梅花烙》。雖然於正稱劇本沒問題但經瓊瑤告上法院後,去年12月,北京第三中院宣判瓊瑤勝訴,於正被判公開道歉,停止傳播《宮鎖連城》,五被告共計賠償500萬。一審判決後,五名被告提起上訴。2015年12月16日,終審維持原判。

這起消息引來輿論熱議,大多為判決結果叫好,也有人認為賠償太少。於正過去接受採訪的視頻片段也再度被傳到網上,其中有一段,當記者問:“有很多人會質疑您抄襲,您會介意嗎?”於正回答不介意,他認為藝術一定是繼承和發展的:“中國電視劇發展那麼多年了,你敢說哪一個橋段沒被人用過的?”

於正還反問:“什麼時候有人告於正抄襲了,從來沒有吧?”“它只是一個借鑒,我沒有受到任何的懲罰。”這段視頻有許多網友留下“聽見啪啪打臉聲”等類似的留言。

著名編劇汪海林在“影視獨舌”官方微博發文指出,“令人噁心的不是於正,而是中國整個影視業的是非觀”,文中認為這起事件除了法律問題,還有道德問題,直指抄襲劇本盛行的問題在於:“因為抄來錢快!因為抄省事!因為抄一個現成的,電視台更喜歡!原創多費勁啊,慢,跟電視台解釋不清,電視台也搞不懂,當你告訴電視台,我就是抄某部劇的時候,他們秒懂了,他們可能當場就決定要!”

汪海林認為,這種“還算滿意的結果”,對抄襲者違法成本偏低,對維權者的成本則太高。他在文中指出,原創是最難的,也是最費錢的。中國有錢能買設備、買創意,“但一個國家的生命力,核心是創造力,創造力是買不來的!”,作為一個文明古國應感到汗顏。汪海林質問:“我們最有錢的影視公司,花了多少錢在原創上?”

他表示,花錢買版權還算有法律意識,但在“一切向前看”的產業思路下,自然會出現“抄襲模仿、千篇一律的問題,存在着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的問題。”他最後指出,行業需要道德建設,要有是非觀,那種“法無禁止即可為”的說法是危險和不負責任的。

馬云:精品業很荒謬

編劇汪海林點出的這些問題,其實不僅在娛樂界,中國各個階層都存在同樣的問題。學術界的抄襲論文消息時有所聞,上海復旦大學今年也傳出校慶標識和宣傳片涉嫌抄襲一事。中國2022年冬季奧運主題曲“冰雪舞動”也被發現有抄襲迪士尼動畫《冰雪奇緣》的主題曲“Let it go”的嫌疑。

另外,日前在世界互聯網大會上贊同中國互聯網管得好,認為出現了假貨、欺詐,所以更應管理網絡的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他旗下的淘寶網,在今年1月被中國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發現其正品率僅有37.25%,從手機、玩具、服裝,到化妝品等均有假貨。

同時在今年5月,旗下擁有GUCCI、YSL等精品的法國開雲集團(KERING SA)控告淘寶網賣假貨。馬雲在接受美國《富比士》雜誌(Forbes)專訪時,語氣強硬地表示絕不和解:“我寧可輸掉這場官司,寧可賠錢”,“但我們會贏得尊嚴和尊重”。他甚至反譏GUCCI賣太貴,精品業以數千美元的價格銷售皮帶、配飾“很荒謬”,他還要對方反思自己的經營模式。

面對賣假貨的批評,馬雲曾反駁,25塊錢就想買勞力士手錶,這是也不可能,是消費者自己太貪了。這番理直氣壯的言論造成輿論嘩然。

山寨下的偽劣假貨

山寨成為風氣,除了影響到國際觀感,容易買到假貨,時常看到相似電視劇及和國外幾乎一樣的綜藝節目之外,抄襲風氣的危害可能比人們想像中的嚴重。

財經評論人柳紅在2013年世界知識產權日時,寫了一篇長文指出,“一個國家怎樣對待抄襲,決定了很多事項。”文中提到在常常上演着強拆、枉判命案的中國,抄襲惡果,雖不血腥,卻深深地腐蝕社會和人心。“抄襲和假冒偽劣相連,已經釀成了巨大的社會災難,人人都是受害者,只不過絕大多數人身在其中不自知而已。”

柳紅的這番話,讓人想起中國的偽劣假藥、假雞蛋、假米、假包子等各種黑心食品,這些現象可視為是在利益優先,山寨成風下的產物。

柴靜的霧霾調查《穹頂之下》,訴說中國人“同呼吸共命運”,但在少許較不受霧霾影響的地區,人民還可以好好喘口氣。只是這個嚴重的山寨文化,所帶來的影響,卻讓全中國同山寨共命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