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是的 中國真的沒有網絡審查

看中國政府官員發佈會的新聞,有時候是需要一點智商和情商的,因為他們變化太快,有時記憶超強,有時非常健忘;有時認識深刻,有時假裝不懂。你既不能跟他們生氣,也不能毫無所謂,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因此必須經常性時而精神正常,時而失常。否則跟不上他們節奏的話,保不準哪天進瘋人院的就是你。

2015年度全球網絡自由度報告發佈,中國在65個受調查的國家中光榮地排名倒數第一。

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將於幾天後(12月16日至18日)在浙江省嘉興烏鎮舉行,中共黨首、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出席大會,並發表主旨演講。這是中共自去年主辦世界互聯網大會以來,將會議規格提至最高的一次會議。

幾天前國新辦為此次會議舉行新聞發佈會,國家網信辦主任魯煒在會上回答記者對刪帖問題的提問時說,帖子被刪,“我也遇到過”,“這有可能是網民舉報的,也有是政府部門要求查刪的”。他稱中國查刪網帖的標準是,不能違反中國法律法規,不能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特別是不能危害未成年人的成長。

對網絡審查問題,他回應說這四個字用詞不當,而且這不是一個新問題,“好像我去年回答了類似的問題”,他認為中國沒有“內容審查”,只有網絡管理,而且“對於網絡的管理,中國政府恰恰是從西方發達國家學來的,而且學得還不夠”。

看中國政府官員發佈會的新聞,有時候是需要一點智商和情商的,因為他們變化太快,有時記憶超強,有時非常健忘;有時認識深刻,有時假裝不懂。你既不能跟他們生氣,也不能毫無所謂,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因此必須經常性時而精神正常,時而失常。否則跟不上他們節奏的話,保不準哪天進瘋人院的就是你。

和去年一樣,魯煒這次回答,又是選擇性失聰、選擇性失明、選擇性弱智再加選擇性智力超常。

在去年的互聯網大會新聞發佈會上,魯煒確實也回答過日本朝日電視台記者提問,問他中國為何要關閉Facebook等網站。魯煒先是回答說“沒聽清你是說哪一個西方的網站在中國無法訪問”,“我沒有用過這些網站的體驗,我不知道它們是不是被關閉”,接着承認“有些網站無法訪問的情況,我想可能是存在的”,然後辯解說,“我們沒有關過境外的任何一家網站,你的網站在你家裡,我怎麼可能跑到你家去關你家的網站呢?中國曆來都是好客熱情的,但是誰到我家作客,我是有選擇的。我可以講兩句話,我沒有辦法改變你,但是我有權利選擇朋友,我希望到中國來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

連續兩年魯煒回答問題都是使用的詭辯術,即故意偷換概念,混淆邏輯,使得答與問驢唇不對馬嘴,但看起來又好像回答了問題,似乎是那麼回事。中共官員運用這一套非常稔熟,因為他們在官場就是靠這一套一步步爬升起來的,而且恬不知恥,即使當眾撒謊也能鎮定自若,好像煞有介事。能夠當眾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是需要超強的心理能力的,當上了中共部長級以上高官的,都是這方面的高手。

就在一個多月前,2015年度全球網絡自由度報告發佈,中國在65個受調查的國家中光榮地排名倒數第一。想必這條新聞魯煒是看到了的。即便沒看到,網信辦的輿情監控也應該報告上去了。因為這條新聞一出來就很快在中國的網絡上消失了。2014年中國網絡自由度排名是全球倒數第二,這一次上升到倒數第一,這對他們來說其實是政績,他們內心是高興的。

但是怎麼就不能大大方方地承認有“內容審查”呢?原來他們也知道這是個不好的詞兒?如果沒有內容審查,又怎麼會刪帖呢?即使刪的只是“違反中國法律法規”,“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特別是危害未成年人的成長”的帖子,那也是審查了內容啊,不審你怎麼知道“違法”?這不是前後矛盾、自己掌自己的嘴嘛!

魯煒還反駁說,如果真有“內容審查”,那中國網民的增長速度、那些“低頭一族”對網絡的依賴怎麼還會有增無減呢?這又是一個無恥又無賴的回答。——那是因為你們審查得還不夠啊,你們只是審查刪掉了政治敏感信息,你們最好把網上的遊戲、娛樂、八卦和工作生活信息等全都刪除了、屏蔽了,那就沒有低頭族了,也就沒有網絡依賴症了,大家都回到原始社會,挺好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