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欲加之罪 何患無罪名

一幫騙子、強盜和為非作惡之徒掌控着中國司法,以法律之名行迫害之實,自然不獨對郭飛雄如此。郭飛雄幹了什麼呢?他不過是在「南方周末事件」發生時,到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大樓前,發表了幾句演說,痛斥了中國的書報審查制度,行使了一個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力而已。但是他犯了中共的天條,那就是指出了中共的虛偽和萬惡的思想警察制度對民眾的迫害。

中共當下對異見分子治“莫須有”之罪的量和邪惡程度,已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

11月27日上午,廣州市天河區法院判決維權人士郭飛雄有期徒刑6年、孫德勝2年6個月、劉遠東3年。在過去一年多的開庭審理中,檢方對郭飛雄的指控一直是“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當天宣判時,廣州天河法院法官鄭昕通知郭飛雄的代理律師,法院認為應當增加一個罪名,即尋釁滋事罪,並讓代理律師立即發表辯護意見。四名代理律師剛說幾句辯護意見,就被鄭昕強行全部中止發言。很快,法庭在當天宣布郭飛雄“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和“尋釁滋事”兩個罪名成立,兩罪合併重判6年。

不告不理是法律上的一個基本原則。這個原則不僅適用於民事訴訟,同樣也適用於刑事訴訟。其主要含義是指,對於未經起訴的案件,法院不能受理和審判,更不能“判非所請”,當事人沒有受到指控,法庭卻給當事人增加罪名。自世界文明進入法治時代以來,不僅世界各國的法律界普遍遵循這一原則,具有“中國特色”的中國,在近幾十年來的司法實踐中也一直明確承認和踐行這一原則。這是保障審判權和起訴權分開行使,各自具備獨立性的一個重要規則。

然而,在中共最高領導人一再宣稱要“依法治國”的今天,廣州天河法院卻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違反這個基本規則。郭飛雄被起訴到法院時,一直只有一個罪名,法庭的審理,包括法庭的調查、質證、辯論,律師的辯護,都是圍繞這一個罪名來進行。在審了一年多,法院就要宣判的當天,在公訴方沒有增加第二個罪名的情況下,法官竟然主動充當起檢察官,增加對郭飛雄的指控罪名,並且讓毫無準備的代理律師“現場辯護”,還不讓律師把話說完就宣布判決結果,僅僅走一個過場和形式。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針對此事恬不知恥地接受記者採訪說,“中國是法治國家,中國法院依法審理案件,外國應尊重中國的司法主權”。這是法治國家嗎?這是依法治國嗎?依的什麼法?如此公然踐踏法律,這還是一個現代國家和文明國家嗎?以民眾的普遍感覺,這種作為和中世紀的宗教裁判所差不多。

誠然,中國最高法院“刑訴法司法解釋”有一個規定:“起訴指控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的罪名與審理認定的罪名不一致的,應當按照審理認定的罪名作出有罪判決”。在司法實踐中,確實有許多法院經過審理,發現查明的事實與起訴的罪名不一致,經過被告人以及控辯雙方對新罪名的成立與否發表意見後,改變起訴罪名而以新罪名進行判決。但是,無論是司法解釋,還是司法實踐,都是“變更罪名”,而非“增加罪名”。廣州天河法院這次是越俎代皰,乾的檢察官職責範圍內的活。

一幫騙子、強盜和為非作惡之徒掌控着中國司法,以法律之名行迫害之實,自然不獨對郭飛雄如此。郭飛雄幹了什麼呢?他不過是在“南方周末事件”發生時,到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大樓前,發表了幾句演說,痛斥了中國的書報審查制度,行使了一個中國公民的言論自由權力而已。但是他犯了中共的天條,那就是指出了中共的虛偽和萬惡的思想警察制度對民眾的迫害。

中共當下對異見分子治“莫須有”之罪的數量和邪惡程度,絕對遠超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這個賬遲早有一天要算。

(有刪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