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山區小學每年收幾十噸愛心衣物 謝絕捐贈遭斥責

得石鎮中心校的儲藏室里,捐贈來的衣物堆積成山。

得石鎮中心校的儲藏室里,捐贈來的衣物堆積成山。

捐贈來的還有一件女士毛皮大衣,可惜孩子們穿不了。

捐贈來的還有一件女士毛皮大衣,可惜孩子們穿不了。

8年前一條求助網帖:貧困學生需要禦寒衣物

2007年,為幫助貧困學生,攀枝花市米易縣得石鎮中心校在網上發帖,希望網友能為孩子們捐贈一些禦寒衣物,很快,愛心衣物就從四面八方寄來,為學校解了憂。8年來,來自全國各地的愛心一直沒有停止,學校收到的衣物越來越多,但這卻讓學校犯了愁。

“今年已累積收到了數十噸衣物,學校只有260多個孩子,這些衣服完全用不完,希望愛心人士不要再捐了!”11月23日,得石鎮中心校校長付忠看着成堆的衣服發了愁,目前在學校存放的大概有2噸多衣物,另外還有近1噸堆滿在郵政營業廳沒來得及領取。

如今,這些多餘的衣物成為了一個令大家犯愁的難題,怎麼處理?校方表示,學校也曾想要轉捐給其他需要的地方,但一年數十噸包裹,郵費昂貴無法承擔。

學校愁/

上周分發了一次衣物還剩兩噸多

攀枝花市米易縣得石鎮中心校位於雅礱江邊畔,依山傍水,有小學一至六年級。11月23日上午,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學校時,孩子們正在做課間操。

穿過操場,來到教學樓下方的儲藏室。學校的王老師打開房門,約40平米的屋子內,大量包裹在兩側堆積,最高處差不多頂到了天花板,中間只留下一條很窄的通道。這些包裹中,絕大部分為舊衣服、褲子和鞋子,另外有少量的圖書和文具。

“這些還是上周五我們給孩子們分發了後,剩下的。”王老師拆開一個包裹仔細檢查,裏面除了孩子的衣服外,還有多件成人的,他拿起一件女士毛皮大衣,“衣服都很好,但孩子們穿不了,怎麼辦?”

“這屋子裡的衣物,估計有2噸多重。”王老師說,學校沒有多餘的房間,只能將全部包裹存放在一起。從去年開始,儲藏室就沒有空過。

郵局愁/

兩天就堆積一噸營業廳被“霸佔”

在看完儲藏室後,王老師帶着記者去鎮上的郵政所。“郵政今天又到了一大批,沒來得及拉回學校。”

在得石鎮郵政所,不大的營業廳,已被一大堆包裹佔滿,只留下了一條“小路”進入櫃檯。這些包裹都是大件,來自北京、山東、上海、浙江等地。

“王老師,你們的包裹好久來拉哦,我這裡放不下了。”見王老師到來,郵政工作人員趕忙起身喊道。“今天搞不贏,最快明天嘛。”王老師撓了撓頭,望着眼前的包裹,也很犯愁。他說,上周五學校才拉了一車回去,現在才短短2天時間,又堆積了近1噸。

“學校的包裹長期‘霸佔’營業大廳。”郵政工作人員介紹說,得石鎮是一個小鎮,快遞也少,但是學校的包裹特別多,“基本上每天都有學校的包裹送來,雖然他們隔幾天就用貨車拉一車回去,但很快又堆滿了。”

困局

當年確實很需要,如今條件好多了

260多學生根本穿不完

在辦公室,得石鎮中心校校長付忠也正為此事犯難,“請媒體幫我們呼籲下,希望愛心人士不要再給我們捐了。”

付忠介紹說,2007年,當時的得石鎮中心校還設有初中,學生人數多,有不少家庭貧困的學生,到了冬天缺少禦寒的衣服。為此,學校在網上發了一條帖子,公布了學校的地址和聯繫電話,希望能有網友為貧困學生捐贈衣物。

帖子發出後,效果很好,學校很快就收到了不少衣服。貧困學生也非常高興,還給愛心人士寫去了感謝信。

“當時誰又能想到,會出現今天捐贈過多的問題?”付忠說,近年來,隨着當地發展核桃、烤煙、芒果等產業,得石鎮居民的經濟條件相比當年好了不少,孩子們不再需要捐贈的衣物了,學校的多媒體教室、圖書館等設施也齊備了。但是,愛心捐贈不減反增,衣物仍然從全國各地源源不斷地寄來。

2014年,學校通過助學機構發佈了蓋有公章的情況說明,希望大家不要再捐了,但是並沒有什麼效果。

今年,學校已收到了數十噸衣物。付忠說,其中絕大部分是舊衣服,涉及到消毒等衛生問題,平時會選一些鞋子和新衣服發下去,但即便如此,學校只有260多名學生,根本就穿不完,學校還不時發給當地村民。這些衣服如何處理?如果簡單地扔掉,又可惜了,還辜負了捐贈者的一片好心。

電話中謝絕捐贈反遭網友斥責

“估計再過10年,還會有衣服寄來。”付忠說,當年發出去的那條帖子,如今已不知道被轉發了多少遍,至今仍然在網上不斷傳播,大家就是看到了轉帖的內容,才將衣服寄到了學校,而地址上的收件人,還是當年校長的名字。

付忠還講述了這樣一件事。前段時間,他接到一名網友的電話,詢問是不是需要衣服,他告訴對方,說現在已經不需要了,婉言謝絕,沒想到,這名網友在電話中罵了他,“他說,給你捐你還不要!不要你在網上發啥帖子呢?”付忠苦笑了一下說,他只能耐心地向對方解釋。

“我們真的很感謝各地的網友,我們也得到了他們的幫助,但現在學校確實有點吃不消。”付忠說,還有通過各家快遞公司和物流寄來的大量包裹,因鎮上沒有辦理點,要到米易縣城去領取。

根據其中一件包裹上留下的電話號碼,記者聯繫上了北京捐贈者王女士。王女士告訴記者,她是通過百度貼吧了解到得石鎮中心校需要衣服的。

“那條帖子列出了全國很多所需要捐贈衣服的小學,我挑選了米易縣這所寄過來。”王女士說,她沒有想到得石鎮中心校已經不再需要了,“下回還得先確認對方需要再寄。”

咋辦

想轉捐郵費好貴

付忠說,學校曾經試圖通過轉捐的形式,將這些衣物捐給真正需要的學校。但是,這一想法很快就被否定了,原因是成本太高。

寄往省內最便宜的郵政小包,一件9.1至10公斤的包裹就要14元的郵費。學校每年數十噸包裹,即使轉捐出去一半,也需要好幾萬費用,一個山區學校也無法承擔。

那麼,有沒有可能讓有需要的學校來拉回去呢?王老師介紹說,他曾經聯繫過米易縣多個偏遠的山區小學,但是對方都表示,現在孩子們不缺衣服穿,所以這個辦法也行不通。

記者聯繫上了在涼山州金陽縣老寨子鄉支教的李老師,詢問該校是否需要。李老師表示,衣物需要一部分,但是如果從米易縣運回涼山,無論是郵寄,還是找車拉,其成本都太高,有這些錢,都可以直接給孩子們買新衣服了。

觀/點/

如何才能避免“愛心過剩”?

米易縣教育局:矛盾在於信息不對稱

米易縣教育局一名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教育部門也了解到得石鎮中心校的這一情況。但目前,米易縣已經沒有學校需要舊衣服,即使是最偏遠的地方。其次,因為是孩子穿的,所以涉及到消毒等問題,量少還好辦,量大了就很難實現。他認為,這樣“愛心過剩”的尷尬和矛盾,是信息不對稱造成的。

當地民政局一名工作人員表示,各地民政部門基本都不會接受舊衣物的捐贈,清洗、消毒、打包和運輸的成本都很高。衣物捐贈基本都是民間自發,具有一定的盲目性,但是目前缺乏一個關於捐贈的相關制度和體系,如果有一個組織或機構負責在全省,乃至全國範圍內協調處理,並解決運輸等難題,這一尷尬或許能夠化解。

專家建議:捐贈要有目的性

四川陶行知研究會常務副會長、成都師範學院教授姚文忠表示,如今,各地扶貧形勢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不少地方隨着經濟發展不再需要捐贈,因此捐贈者的觀念也需要改變。姚文忠說,希望捐贈者能重新認識這一問題,捐贈要有目的性,讓愛心真正落到實處。華西都市報記者徐湘東攝影報道

互/動

支招解困局同樣是善舉

如果您有什麼好的辦法和建議來處理這些過剩的衣物,快撥打華西傳媒呼叫中心028-96111,或通過本報官方微博@華西都市報、華西都市報新聞客戶端留言。如果您的支招能幫學校走出這個愛心困局,同樣將是善舉一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華西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