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木然:妄議是個技術活

在1949年之後,毛澤東居於領袖地位,對權力具有絕對的支配權,妄議的時間、地點、事件、起因、人物都發生了變化。妄議就充滿了政治風險。這些妄議的歷史人物,由於沒有把五個要素整合好、運用好,選擇的時機不當,都因為妄議而下台。高崗、饒漱石、彭德懷、劉少奇、鄧小平、林彪都是妄議的代表,也都是妄議的受害者和犧牲品。1956年提意見的知識分子,也因為妄議政治,被打成右派。林昭、張志新及不知名的妄議者,都被判了死刑。

歷史上,毛澤東就是一個妄議的典型。如果沒有他對黨內左的錯誤的妄議,就不會打敗國民黨,就不會建立1949年的新政權

自從10月21日中共中央印發了《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之後,其中的“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特別引人注目。預計2015年最熱門的詞,應該是妄議。

人們不禁要問,何為妄議?妄議的標準是什麼?妄議的主體是誰?誰最有能力和有資格妄議?官方對於這四個問題,目前都沒有給出確定的答案,於是人們就一直妄議着。也許,一直妄議有了答案為止。也許,有了答案之後給妄議火上澆油。

如果沒有答案,那麼妄議就成了技術活。妄議需要具備時間、地點、人物、事件、原因五個要素。如果時間不對,地點不對,人物不對,事件及起因的時機不對,黨內正常的言論與批評都會視之為妄議。如果妄議的五要素對,選擇妄議的時機和場合對,妄議就會大翻轉,妄議就會視之為發揚了批評與自我批評的傳統,發揚了黨內民主和黨外民主的傳統。不過,這五個要素都整合在一起,那真是一個高難度動作。如果其中一個要素出了差錯,高難度動作就變成了高風險動作。

妄議搞不好,會人仰馬翻的。

這種事,歷史上有,現實上也有。有的成功了,有的失敗了,成功的,是創造,是創新。失敗的,是妄議。妄議者,輕者批評,重者死刑。妄議這個口袋罪,比唐僧的緊箍咒還厲害。緊箍咒只會讓孫悟空一個人痛,且涉及不到豬八戒和沙和尚。妄議卻能涉及到所有的人,且還會死人。比起緊箍咒來,頭痛都是幸福的事。

在歷史上,毛澤東就是一個妄議的典型。如果沒有毛澤東對黨內左的錯誤的妄議,沒有對馬克思教條主義的妄議,如果沒有對共產國際的妄議,就不會有遵義會議,就不會走農村包圍城市的道路,就不會打敗國民黨,就不會建立1949年的新政權。毛澤東的妄議,都是對中央大政方針的妄議。由於毛澤東妄議的成功,妄議也就變成了毛澤東思想,並能指導中國的革命和建設,雖然建設並不成功。

在1949年之後,毛澤東居於領袖地位,對權力具有絕對的支配權,妄議的時間、地點、事件、起因、人物都發生了變化。妄議就充滿了政治風險。這些妄議的歷史人物,由於沒有把五個要素整合好、運用好,選擇的時機不當,都因為妄議而下台。高崗、饒漱石、彭德懷、劉少奇、鄧小平、林彪都是妄議的代表,也都是妄議的受害者和犧牲品。1956年提意見的知識分子,也因為妄議政治,被打成右派。林昭、張志新及不知名的妄議者,都被判了死刑。

鄧小平是偉大的政治家,他會選擇妄議的時機,也會把妄議的技術用到極致,進而推動了中國的巨大發展和巨大進步。鄧小平是妄議的成功者和勝利者。他妄議毛澤東的以階級鬥爭綱,妄議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妄議華國鋒的“兩個凡是”,並提出了終結階級鬥爭為綱的路線,徹底否定了文化大革命,推動了實踐是檢驗真理標準的大討論。在南方談話時,還以88歲的高齡妄議現任領導人,強調誰不改革誰下台。他妄議計劃經濟,主張市場經濟,從而把中國引向市場經濟之路。

但有的人,就沒有那麼順利,是失敗的妄議者。這些妄議的主要代表,一個是胡耀邦,一個是趙紫陽。因為妄議,在總書記的位置上被趕下台。不過,他們二人即使失敗,也不失妄議的風度,不失妄議的政治道德。妄議中有擔當,妄議中不計較個人得失。

這麼說妄議,給人的感覺,妄議本來是個貶義詞,通過歷史和現實這麼一說,妄議卻成了褒義詞,這就把污染了妄議。應該讓貶義詞回歸貶義詞,不能把貶義詞變成褒義詞,否則就變會成奧維爾的小說《1984》的真理部了,黑變成白,白變成黑。黑與白,完全取決於真理部的量身定做。黑白不分,黑分顛倒不是好事。把貶義詞變成褒義詞也污染了語言環境。

目前,雖然妄議一詞的標準沒有確定,但給出了妄議的主體。官媒以《哪些落馬省部級官員膽大“妄議中央”?》為題找出了幾個妄議的代表人物及代表言論。人物之一,周本順在重大問題上發表違背中央精神的言論。人物之二,余遠輝存在“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公開發表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等問題。人物之三,趙少麟有“公開散布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等問題。人物之四,雲南原副省長沈培平也被曝出違背中央的言論和做法,但這四個人都並沒有說具體的言論是什麼。張二江和郭正鋼有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的言論。郭正鋼聚會時聊起中央反腐,挺不以為然地說,反腐,搞一搞,意思意思就得了。張二江公開主張支持設賭場,並針對反腐敗說:“所謂清官不過是統治階級為了維護自身利益杜撰出來的,而且,清官死後連打補丁的官袍都穿不上。”如果沒有妄議的標準,人們都會無所適從。

與此同時,人們想知道的是,這些妄議貪官,是因為他們貪污腐敗才找出妄議的證據,還是因為他們妄議中央大政方針才找出貪污腐敗的證據?

人們迫切希望,官方儘快公布妄議的標準和證據。否則妄議就會成為打人的棍子,很有可能在不能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的同時出現不得妄議省委省政府、不得妄議市委市政府、不得妄議縣委縣政府、不得妄議官員的可怕現象。

如果讓“不得妄議”橫行霸道,整個社會就會鴉雀無聲,人們就會道路以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