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盧峰:血腥星期五的後遺症 族群矛盾撕裂歐洲社會

作者:

伊斯蘭國(IS)果然是比阿蓋達難纏的對手。它根本沒有任何政治及常規可言,有的只是最簡單、最保守的教義及復仇之心。任何跟他們教義不同的人固然該死,任何跟他們作對的人也得死。巴黎的「血腥星期五」大概就是報復法國政府堅持派軍機參與空襲伊斯蘭國,要讓法國人明白伊斯蘭國同樣可以在法國本土最大城市發動襲擊,造成大量平民死傷,伊斯蘭國的殺傷力不會比法國這個大國小。

若把先前俄羅斯客機在埃及被炸毀的事件同樣算在伊斯蘭國頭上,那它在短短兩個星期內已先後出手「教訓」法、俄兩個大國,它的「爛打」與有仇必報決心實在不能小覷。

按這樣的邏輯,伊斯蘭國下一個襲擊的目標大有可能是領頭空襲它的美國。美國政府可要小心在意。因為伊斯蘭國死士不少,每一個都有必死的決心,混在人群中發動襲擊不容易被發現,採取的襲擊方式也常有變化,保安部門不易捉摸,更不易提防,未來幾個星期包括聖誕新年假期都可能是高危的日子。

短期來看,要對付伊斯蘭國不容易。在敘利亞及伊拉克,他們在軍事上雖受到一些挫折,失掉了一些城鎮,甚至重要成員「聖戰約翰」也可能被殺。但他們本來就是四處流竄的組織,沒有堅守某城市或根據地的需要,也不在意版圖大些小些,只要繼續有資金及死士流入就能維持運作,不會被殲滅。美、俄、法的空襲固然動不了他們,即使派出地面部隊也無補於事,因為根本不知道敵人在哪裡。

至於找其他武裝力量或巴沙爾政權圍剿同樣不會有效。阿富汗塔利班組織十多年來不斷被美軍、阿富汗政府軍圍攻,但始終保持一定實力,沒有被消滅,近一年來甚至有死灰復燃之勢,可直接挑戰阿富汗政府軍。由此可見,找代理人出手從來不是有效軍事棋子,這些代理人主要為自己打算,把經濟援助、軍援放進自己口袋,只花少部份力氣跟對手作戰,更不會傾盡全力一博,以免自身招致巨大損失。有這樣的盤算及限制,不管是庫爾德游擊隊、伊拉克政府軍以至敘利亞境內的其他反抗軍也不會全力跟伊斯蘭國一戰,令這個恐怖組織長期保有迴旋空間。

族群矛盾撕裂歐洲社會

無法在伊斯蘭國的根據地敘利亞殲滅它,要防堵他們的行動及襲擊更是不可能的任務。跟阿蓋達一樣,伊斯蘭國同樣招募不同國家的伊斯蘭極端分子成為死士。只是它比阿蓋達似乎更有效,更能吸引心懷不滿的西方國民,包括年輕人及婦女參加,目前已知的就有不少英、美、法、俄、車臣人投身死士行列。只要他們沒有刑事或襲擊的往績,保安當局不容易懷疑到他們頭上,令他們很容易穿透出入境檢查,成功回到歐洲各國或美國,潛伏一會再發動攻擊。

另一方面,由於今次血洗巴黎的巨大實質及心理震蕩,法國以至歐洲民情難免受到重大影響,令他們對社會安全安定更關注,對新移民、北非、中東難民更提防,甚至可能令他們成為被針對的目標。一些力主排外的政團如法國國民陣線的支持度則肯定上升,其他國家反對新移民、難民的聲浪同樣會大增,可以預期,歐洲短期內即使不變成Fortress Europe也肯定傾向自保,而不同種族宗教社群的矛盾將更惹火、更撕裂歐洲社會。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