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橫河:從一個電台看中共伸向世界的長臂

美國司法總部(圖:AP)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這個星期路透社發表了一篇深度調查報導,這篇報導開篇就提到了美國華盛頓地區一家名為WCRW的廣播電台在一些特別的國際新聞上奇怪的報導角度和側重點。比如說中共在南海爭議地區修建人工島和軍事機場,國際輿論撻伐,十個國家的外長一致譴責中共。但對這家美國電台來說這件事情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原因是這家電台的背後老闆是中共,它播出的大部分節目都受到中共的控制。

這篇報導也同時揭露像這樣的電台在海外至少有33家遍及四大洲。報導裏面提及了有很多很有意思的問題,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

橫河先生,這篇報導因為在路透社用英文發表的,很多中國的聽眾可能對報導的內容不了解,您能不能把報導的內容先大概給聽眾介紹一下?

橫河:是這樣的,就是最早的時候在華盛頓地區,實際上是在維吉尼亞州有一家電台,這家電台就是快要維持不下去以後,就被另外一家公司買下來了。買下來以後他就把原來只有五千瓦的就擴展到了五萬瓦,這個發射功率可以直接發射到整個華盛頓地區。當時他們在申請的時候並沒有說這個會租給別人,後來這家電台絕大部分的時段就租給了一家公司,這家公司叫作“環球東方”。這個環球東方有60%的股份是被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下面的一個全資公司控制的。這個廣播的內容完全是由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來控制的,內容也是從國際廣播電台送過來的。這是他們調查的結果。

他們進一步的調查就發現,實際上在全球有三家公司和環球東方以相同的商業模式運作,就是說都是用國際廣播電台的節目以當地電台的形式在播。這樣被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控股的有14個國家的33個廣播電台。這個報導出來以後就在美國引起了很大的轟動,美國司法部和聯邦通訊委員會從第二天就開始調查,調查是不是有違法的行為。這個事情簡單的來龍去脈就是這樣的。

主持人:這篇文章裏面它主要是講了中共對西方的媒體滲透,它舉的這個例子是對廣播電台的媒體滲透。那您能不能介紹一下中共它媒體滲透的其它各個方面呢?

橫河:它對西方的媒體的滲透是全面的,它不僅是媒體,就是整個文化、宣傳各方面,僅僅在媒體方面它其實有很多形式,而且持續很長時間了。就是說對外宣傳滲透是中共的一個長期戰略,只不過這一次是被一個西方的主要大媒體抓到了證據。其實華人社區對這個情況熟悉的很,中共媒體在這裡的影響之廣、控制之嚴,早就習以為常了。

這裡有幾個重要的時間點我想介紹一下。就是說在“六四”鎮壓以後,中共曾經花了幾年的時間大力的去改善“六四”鎮壓以後中共的形象,這是一次大的推動。第二次它推動的就是在迫害法輪功開始以後,對西方的一個宣傳攻勢,這個是持續時間最長的,除了整體的戰略部署以外,它有具體的一次一次大的行動,這是第二次。

第三次就是奧運以後,大概從2009年的1月份開始就搞了一個大外宣,這個大外宣一直延續到現在。實際上早在2001年的時候,美國的智庫詹姆斯頓(Jamestown)就發表過關於中共對美國中文媒體滲透的一個調查報告。

中共官方認為對外宣傳它主要是三大陣營,第一個是國內媒體,早期的時候就是國內媒體直接對外宣傳,它認為這個效果不好;第二個就是藉助境外媒體;第三個陣營就是數以千計的海外華文媒體。這是三大陣營。那我覺得這個講的主要還是指中文方面的,而不是英文方面的。

主持人:對,那這次它這個報導揭露出來的這個電台是英文的電台,那麼中共通過這些英文電台,它想達到什麼目標呢?

橫河:根據這次《路透社》的文章,他們調查的時候發現,就是以這個《環球東方》的這個節目,《環球東方》在美國有15個電台,根據這些電台的廣播,他發現有三種不同的口音,一種就是純粹的中文;還有一種就是無懈可擊的英文,就這個英文聽上去跟美國的電台播的聲音一模一樣,完全沒有區別;還有一種是明顯帶中國口音的英文。

他認為這是針對不同的受眾專門設計的,中文的它是針對第一代新移民,就他英文不好,主要說中文的或者至少在家裡面主要說中文的;無懈可擊的英文它主要是針對第二代華裔,對中國有好奇心的,還有就是北京希望影響的西方人,這是兩種。

他沒有說這個明顯中國口音的英文是對誰的,我覺得可能就是已經進入美國主流社會英文很好的中國移民,就是說當他聽到帶中國口音的英文的時候,他會有一種親切感,潛移默化的就會受影響,我想可能主要是這樣。

主持人:我們前面您剛才分析了就是中共對海外的英文媒體的滲透,提到了中文媒體,您剛才講到說這個海外華人在中國城對這些情況是非常熟悉的,那您能不能具體的說一下,中共在海外中文媒體的滲透情況怎麼樣?

橫河:對,我想介紹一下這個所謂中文媒體的滲透,所謂滲透就是中共自己不直接出面的,就是表面上看不出這是中共的。我們不談那些公開的喉舌,像《中國日報》、CCTV、新華社等在美國、在世界各地都有,我們不算這個。

中共有一個“大外宣”的戰略,在這個“大外宣”戰略上面,它把海外的華文媒體是納入國家對外傳播戰略整體規劃的。就是它是把海外的那些獨立的華文媒體,當作它自己的工具的,它已經把它當作工具了。

這裡有幾種方式,一個就是我們剛才講的詹姆斯頓,它2001年有個報告,這個報告的內容到現在其實還是有效的。它說有4種形式,第一種就是完全控制,就是中共單獨控制的報紙、電台、電視,就是它自己完全控制的,這個有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僑報》,《僑報》實際上就是中共自己辦的。

第二種方法就是利用經濟手段來影響獨立媒體,去讓他們把中共不喜歡的內容給刪掉,這是經濟手段,就是如果不刪,你跟中國做生意就有困難。

第三種方式就是購買時段或者版面,就是它在電視台、電台租1個小時、2個小時,或者在某個報紙去買一個版面,還有一個跟這個類似的,就是對已有的國外的媒體提供節目或者是提供版面。

第四種就是派遣中共自己的媒體人到海外的獨立媒體裏面去工作,逐漸的影響它。

他在這裡介紹了當時的4個報紙,第一個就是《僑報》,我們剛才講了是完全控制的,另外就是《星島日報》、《明報》和《世界日報》,這3個報紙在2001年的時候,它不完全相同。《星島日報》和《明報》的老闆都跟中共有密切的生意,所以《明報》的紐約分部的這些僱員他就認為,中共的紐約領事館就是他們真正的老闆,他叫做什麼就做什麼。

《世界日報》當時情況不太一樣,《世界日報》當時正要開始擴展和中國的生意。當時它報告的例子,並沒有說《世界日報》在新聞報導上受到多大影響,當時就說是紐約和舊金山的領事館對他們施加壓力不讓他們給法輪功登廣告。當時紐約分部已經屈服了,就是完全不登了;舊金山還沒有完全屈服所以繼續登,但是放在非常不起眼的、很後面的版面上。這是14年前的調查報告,今天的情況要比當時要嚴重得多,這是一個,就是JamestownReport(詹姆斯頓報告)的這種模式。

另外一個就是整合這個世界華文媒體。怎麼整合呢?從2001年開始,在中國大陸舉辦“世界華文傳媒論壇”,這個論壇到現在已經辦了八屆了,每2年辦一屆。第六屆是在重慶,就是薄熙來倒台之前辦了一屆,第七屆是在青島。這個世界華文論壇,就把全世界華文媒體,我想至少有70、80%攏絡過去的,攏絡過去以後每2年開一次會。這個媒體都是獨立,為什麼要把它統一起來?那就是受中共指揮了。

世界華文傳媒論壇,在2009年在上海成立了國內機構發起的全球性華媒合作機制,叫做世界華文媒體合作聯盟,這個就很嚴重。你在海外看到中文的報紙、中文的電台、中文的電視,有多少是不受中共影響的,是真正能被稱作為獨立的?

第三種方式,我所知道的供稿的方式,中共自己宣布全球80%的華文媒體接受中新社的供稿。就是你看到一個版面,你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實際上這是中新社的稿子。

我記得當年休士頓有一家台灣人辦的報紙,當時登了一篇攻擊法輪功的文章,那裡的法輪功學員還認識報社裡的人,就找他們去說,你為什麼要登這個?他們馬上就道歉了,說對不起整個版面都是從中國大陸送過來的,審稿的人疏忽了。就這麼個情況。所以這種情況是很多的。

還有一個不包括中共公開的喉舌媒體,自己派遣,就是我剛才講的《僑報》。《僑報》是國務院僑辦出的。對中文媒體的滲透大概應該至少包括這些方面,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方式。

主持人:這次路透社這篇報導,它揭露出來是一個新的方式,它就是中國出資借一個西方媒體的殼,再重新運作西方媒體,但是它表面它並不出面

橫河:美國之音把這個叫“借雞生蛋”,實際上中共官方有一個通俗的說法叫“借船出海”,這實際上也是長期的策略。但是一般人,中國人看中文媒體比較多,因為看了也方便,很少有人全面去看西方媒體,所以對這方面可能不太熟悉。

比如《華盛頓郵報》,它有版面專門賣給中國日報,所以中國日報就在《華盛頓郵報》裏面加了幾張紙,這個紙就叫中國觀察,但是它的排版、類型跟《華盛頓郵報》一模一樣,它只是在上面說明這是付費版面。

主持人:但是可能它說的字很小,一般人根本就沒注意。

橫河:一般人是不會注意到,所以人很難區別加在《華盛頓郵報》裏面的中國觀察和《華盛頓郵報》自己的版面,當然很精通的人他一看到內容就能明白,但是大部分讀者他不是那麼精通,就像這種方式現在也是比較普遍。

還有一種方式,就是讓西方媒體自我審查、自我限制,這在中文領域是自然現象,只是西方人不知道。它(中共)說西方媒體歸根結柢是一種商業運作,所以就能用商業利益迫使其就範,這是中共自己外宣戰略裏面明說的事情。因為外國公司老闆他需要跟中共做生意,那你要做生意的話,你就必須要對什麼進行限制,這以前也有很多例子。

像默多克打入中國的時候,他兒子莫名其妙就在一次會議上攻擊法輪功,為什麼呢?因為他知道這樣可以討好中共,那時候法輪功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一些西方媒體在這方面,特別直接有商業利益的時候,那它可能會做一些自我限制,這種也是對西方媒體一種滲透的方式。

主持人:像您剛才介紹的這些情況,它要做那麼大的計劃,不管是在金錢上、人力上都要巨大的投入,那您覺得中共花那麼大的代價來做對外宣傳,它目的是什麼呢?

橫河:中共它跟別人不一樣,美國它也搞對外宣傳,就像美國之音,但是全美國只有一個美國之音、一個自由亞洲電台

主持人:而且人非常的少。

橫河:人非常少。但中共在2009年提出來投入450億人民幣,當時覺得這個數字很大,所以大家都去評論它、很關注它,但是其實這個數字很小,這是中共在對外宣傳日常的投入之間,突然另外再加入了一筆錢。其實這個日常運作不只是450億人民幣,要多得多。

那它花這個幹什麼呢?中共歷來都是搞宣傳。像紅軍時期飯都吃不上,老在山裡面跑的時候,20、30個人在跑,還得加3個人在旁邊做宣傳,那是中共的特點。它不是靠自己的價值觀而是靠欺騙。大外宣就是欺騙。

我覺得有二個目的,第一個目的就是官方所說公開的,說是提高中國的形象,但是它實際上是要提高中共的形象,因為它整個捍衛中共的執政權,而不是中國的利益。不管怎麼說它是一條。

但是我覺得更重要的一條,很多人沒有提到的,就是用中共的意識形態潛移默化的去改造世界。因為中共用共產主義思想或者是馬克思主義思想,最終要建立一個共產主義,這是它從未放棄的目標。

這種的潛移默化的意識形態的方式和所謂提高中國形象是不一樣的。提高中國形象是一種防衛型,好像說這個形象不好,所以我要保護這個形象,是防衛型。但是用意識形態去改造世界的話是進攻型。這二個目的都有,一般容易被人注意到的是第一個目的,但是實際上更重要、影響更大的是第二個目的。

主持人:在這篇報導裏面,它說到表面上的西方媒體,它都是用中國或者中共報導的角度,或者用中共的稿子,《環球時報》它又說世界各個媒體互相之間提供新聞,那是常規做法。所以從《環球時報》的角度來說,這個案子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您能同意這樣的說法嗎?

橫河:我當然不同意,這個案子有很特別的地方。世界上的主要媒體它是獨立於政府的,它的信譽是哪裡來呢?是靠長期真實可信的新聞建立起來的,所以人家願意向它們去購買新聞。新聞社它有新聞,人家報紙願意去買新聞,因為它可靠,這是一個正常的商業運作,它有個供需關係。

但是中共它並沒有新聞,它是宣傳;它也沒有媒體,它是喉舌。它的東西是沒有價值的,沒有人會花錢去買。因此中共是付錢去提供這些所謂的新聞,別人提供新聞是可以得到錢,它是提供新聞同時還要付出錢去,所以它不是一個商業模式,它是一種宣傳模式或者是一種政治模式。

當然也有多種形式,像我剛才講的它購買別人的版面,這是一種,還有一種就是控股,像這次曝光的電台,或者以在中國的商業利益作為交換或者是誘惑。比如我剛才講的默多克的新聞集團,它實際上沒有得到過實際的商業利益,就是一個誘惑,不着邊際給你個希望,就足以使它讓步了、就範了。還有很多的海外華文媒體,它們的老闆在中國都有別的生意。

這是全方位的,等於是要中國的納稅人付錢的,把中共要推出去的東西推到世界去。還有一個要給經濟困境當中的海外媒體注入資金,這也要花錢。

這是從媒體的性質、新聞內容還有經濟手段來看,這個案子跟別人世界各國媒體互相提供新聞不是一回事。這案子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路透社抓到了環球東方公司在這件事情上可能涉嫌違反了美國法律。

主持人:那美國法律在這方面是怎麼規定的呢?這個案子它本身違反了哪一部分?具體哪一些條款的美國法律呢?

橫河:美國法律,有一個法律是由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FCC),由它來執行的。這個法律是禁止外國政府或者外國政府的代表,擁有美國的廣播執照。美國的廣播執照是很難拿的,外國人或者代表外國人是不能拿的,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原因不是很清楚。就是美國對廣播電台的監管,要比對有線電視和衛星廣播嚴格的多。

其實中共對美的衛星廣播,還有有線電視中共的節目都是明打明的講出來是中共的,美國也沒有管過,就是美國的新聞自由是非常自由,但是你不能掩蓋,所以這個法律可能會有人觸犯了。

另外一個是外國的實體,包括個人、包括政府和公司,在美國的廣播電台裏面擁有的股份不能超過20%,而對美國電台的,而對美國電台的母公司擁有的股份不能超過25%。中國國際廣播電台對環球東方的股份擁有權是60%,超過了。這裡有沒有違法?還要調查。

還有一個可能違反的是外國代理人註冊法。美國有一個外國代理人註冊法,就是不管你是什麼人,如果你做的一件事情要影響美國政策的,或者要影響美國公共輿論的,代表了外國政府的利益,就需要註冊成為外國政府代理人,不管你是美國人還是外國人,只要在美國境內要代理外國政府的利益,你就要註冊成代理人。

現在所知道的是環球東方沒有註冊成中共的代理人,這就是為什麼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和司法部要介入調查。是不是違法?要看調查的結果,其實還要看美國政府執法的決心。

另外,我覺得這件事情也給美國敲了一個警鐘,就是以前有這個法律,有沒有嚴格的執行?另外一個就是如果以前沒有這個法律,現在因為形勢的變化,有些東西是需要立法的,那就要去爭取立法。

這個事情由路透社這樣大的媒體把它報導出去,是有它的好處的。你像聯邦通訊委員會就說在路透社聯繫他們之前,他們不知道有這樣涉嫌違法的事情,因為他們沒有受到過投訴。

這就給大家一個提醒了,華人社區大家都知道中共是滲透,那裡面可能有些是違法的,儘管我們不知道哪些是違法的,但是你覺得這個不對你就可以去投訴,立了案,他以後就不能說我不知道這件事情。而且投訴了以後就應該由美國的司法當局去看有沒有違法,這不是投訴的人需要擔心的。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了是不是違法,這個報導里也提到了環球東方的董事長,他叫蘇彥韜,他有一個說法,他認為美國人民有權利選擇聽什麼和不聽什麼。他言外之意說他只是表達他自己的一個觀點。這是不是就是指信息自由呢?

橫河:他講的就是指信息自由,美國人可以選擇不聽,我沒有強迫你聽。這件案子對美國政府而言,是有沒有違法的事情;對公眾而言,重點是透明度,就是說這個電台的真實身分是被中共控制的,而這個電台掩蓋了這一點。

美國人民應該有一個知情權,知道你這個電台是幹什麼的。美國之音有很多節目它是代表美國政府觀點的,或者代表美國價值觀的,但它明說的,你聽美國之音聽一段話它就要說了:美國之音是受美國政府贊助。它從來不掩蓋。

中共除了少數遍布全世界直接的喉舌以外,我說的少數指的是媒體的數量少,你比方說不就是《中國日報》、CCTV嘛!不是指覆蓋面,覆蓋面是非常廣的。除了這些以外,它絕大多數都是在所在國註冊一個當地的公司來作為掩蓋。讀者、聽眾和觀眾就在不知情的時候,不知不覺的被它的內容洗腦了,如果他不知道它的來源。這個我覺得是這個事件最重要的,就是說你欺騙了聽眾。

中共對偽裝自己的身分是很在行的。我們知道中共中央宣傳部以前叫做Propaganda Department,但這個,宣傳在西方是一個非常不好的名稱,一聽就知道是造假的,實際上就是造謠部,人家就這麼認為。所以它就把英文改掉了,它叫Department of Publicity,就是像公關部一樣,那宣傳部跟公關部差太遠了嘛。

另外,它把外宣辦公室就翻成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Office。而且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外宣辦”,它有另外一個偽裝的牌子,外面的人知道的是“國務院新聞辦”。實際上國務院跟新聞辦沒有任何關係這個新聞辦是中共中央直屬機構,它的另外一個名字叫中共中央對外宣傳辦公室。它掩蓋是很在行的,但是問題是在美國這種掩蓋有沒有違反美國的法律?

主持人:這個報導里還提到了一個環球東方的經營問題,我們都知道辦媒體是非常花錢的,特別是像這種當地的電台,其實每一個電台都存在一個生存的問題,因為現在互聯網還有其它新媒體的介入。但是蘇彥韜自己說他不需要廣告也能夠有經濟來源,而且從2009年以來,他自己就積累了一千多萬的個人財產。那麼他這個錢是哪裡來的?

橫河:這個問題是很嚴重的,就是他有沒有外國政府注入的資金?除了控股以外。因為控股其實不是日常運作,這個錢要花光掉的,是要用掉的。日常的運作是誰注入這個資金的?很有問題。他的節目很奇怪的是沒有任何廣告!你知道在美國,媒體沒有廣告是不能生存的。而且他電台是租的,他不是自己擁有的。在維吉尼亞洲華盛頓旁邊的WCRW,每年的租金是72萬美元;費城有一個電台也是他租的,是60萬美元。

在美國有15個這樣子已經被查到的電台,沒查到還不知道。光是租金就不得了!再加上他自己在加州有一個製作室,他們自己還製作節目,那就僱用人員、製作室的租金、製作節目的花費那都不得了!這個錢從哪裡來的?誰在支付這些開支?那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這實際上是中國的納稅人、整個大外宣,得到好處的是中共,它是為了中共的政權服務的;還有依附於中共的、借用大外宣這件事情來為個人發財的。這個人他自己能夠積累1,500萬美元的個人財產,你想想看,還有多少人在利用大外宣在拿錢?而中國納稅人要為這個付帳單的。這是一個非常不合理的現象。

像中國的貪官,任何一個大項目都有很多人可以從當中得到利益,這個大外宣我相信也有很多人個人從裏面得到了很大的利益,真正用在改善中國形象方面的錢,我覺得少之又少。所以大外宣這麼多年,對於整個中國的形象,我覺得改變可能影響力非常小。

主持人:您剛才講大外宣對改變中國的形象起的作用是非常小的,那是不是表示這個大外宣的做法,或者這個錢白花了,或者做法是失敗的?

橫河:有相當一部分是白花的,也是失敗的。但是它另外還有一個用途,它把海外這麼多的報導可以把它反饋到中國去,就說這是海外媒體的報導中國的情況,回到中國去欺騙中國的民眾。這是它大外宣另外一個重要作用,至少在這個作用上,它可能還是得到一點結果的。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只能暫時討論到這裡。其實這個話題下面是有很多方面可以討論的。我們中國人都相信眼見為實、耳聽為實,從今天討論的這些情況來看,您聽到的也許不是真實的情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