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何清漣:「白毛女」回延安:牛頭難對馬嘴的「革命教育」

中共的紅色革命文藝一直寓有政治教化目的,但這次由第一夫人彭麗媛親任藝術指導的白毛女重回延安首映,卻讓我徹底糊塗了。套用一段最著名的毛主席語錄,那就是:誰是當代楊白勞?誰是當代黃世仁?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中國經濟總是深陷債務泥潭,其基本原因就是因為債權人債務人都是自家兒女。

債權人與債務人都是自家人

《白毛女》這部戲,相信50歲以上的中國人大概還記得其主要內容:貧農楊白勞因家貧向地主黃世仁借錢,無力償還,在債主多方催逼之下,楊白勞被迫喝滷水自殺,女兒喜兒被迫逃入深山,成為白毛女。幸虧中國共產黨領導窮人鬧革命,打倒地主階級,槍斃了黃世仁,喜兒才得以與已經成為革命軍人的大春喜結連理,翻身得解放。

習總伉儷重續當年革命樣板戲薪火,再將階級鬥爭引入中國紅色文藝,足證他們對窮人即舉債者的感情非常深厚。但我仔細一想,如今這地主階級究竟是誰?在劃定成分這第一步上,就讓人愁呀愁,愁白了頭。

全國的土地統歸國有與集體所有。國家的代表當然是中共政府。這“集體”的代表也不是外人,就是各縣市的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上級是中央政府,與中央政府打斷骨頭連着筋。因此,眼下全中國只有一家大地主,即中共政府。數億農民全都是只有使用權(耕種權)的佃戶。那租金雖然承蒙上屆政府在2003年稅費改革時恩免了,但土地所有權還由唯一的大地主掌控。因此,如果號召打倒地主階級,就等於號召數億農民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領導下,去打倒中共各級政府,“讓土地回家”。

打倒地主看來很困難。那就領會白毛女的另一寓意,號召楊白勞們站起來打倒債權人。中國國有商業銀行毫無疑問是最大的債權人,但中國人民卻不是最大的債務人。據說中國個人消費信貸處於起步階段,只佔客戶貸款總額的3.5%左右。民企貸款也很困難。能夠在國有商業銀行大規模舉債者,只有國企與地方政府,地方政府這位楊白勞就積欠20多萬億巨額債務至今未還。如今中國銀行系統的壞帳率據說高達8.1%(法國里昂證券估算數據),存在着7.5萬億元人民幣的資本缺口,這數字超過中國GDP的十分之一。除了這些楊白勞之外,還有一位很大個頭的楊白勞,那就是如今身陷秦城的前渝督薄熙來。為了唱紅打黑,這位“薄白勞”主政重慶時,全部地方融資平台餘額應該在4620億元左右,現全部成為銀行的壞帳。

手背手心都是肉,倒黃扶楊皆心焦

以上分析證明,中共政府是全國唯一的大地主,中共政府控制的國有銀行及商業銀行就是中國國企、地方政府、民企、個人借貸者的債權人。如果將《白毛女》一劇的角色置換進去,中共政府及其控制的國有金融系統就是黃世仁,大大小小的國企,以及各級地方政府、民企、個人借貸者(包括入獄的薄熙來)就是楊白勞。

在分清了“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革命的首要問題”之後,真正的難題來了:習總書記能夠將黃世仁拉出去槍斃嗎?

楊白勞當中的小部分,比如在銀行借貸的民企與個人,對於《白毛女》的革命寓意,即打倒黃世仁、燒毀債約、“土地回家”的做法,當然歡迎之至。從此無債一身輕,還不起債的民營企業家用不着跑路,個人不用擔心不能還貸時失去住房,但這部分人是楊白勞群體中的少數成員。

真正的楊白勞們都是國企。這點連外國金融評估機構都很清楚,比如里昂證券在分析中國金融系統那7.5萬億的壞帳時,很清楚地指出這些壞帳的形成主要緣於國企、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借貸,以及地方政府的債務。

房地產開發公司當中,也有不少是國企,因此,楊白勞的主體就是中共自家親兒女。國企一直被稱為“共和國長子”,地方政府本來就是中共的肢體,好比手、腳、臂膀什麼的。更困難的問題是:黃世仁們即國有銀行也是中共政府的血液循環系統,打倒黃世仁,扶持楊白勞,就算不是大放血,也算得上剜肉補瘡。在倒黃與扶楊二者之間,如何把握分寸,當真不容易做出選擇。

好在中共政府從來就是敢想敢幹。最近就幹了一單這種剜肉補瘡的事情,根據中國財政網公布的數據,中國國有企業9月末總體債務規模達到78萬億元人民幣,超過中國GDP的總量。更讓人吃驚的是,僅9月份一個月,中國國企整體債務增長就達到了驚人的6萬億人民幣,這是中國國企最大幅度的月度債務增加量。對此,安信證券分析師羅雲峰表示,“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槓桿化操作......一些原本被歸為政府債務的債務被重新劃歸成了國有企業債務”。

這等於說,“手腳”即地方政府背負的債務,中央政府現在將其卸下,放到了“長子”背上。這種處理債務的方式,只有在中共管治下的中國才會出現。

“毛爺爺”能做的事情,“習大大”為何做不到?

習近平接任中共掌門人大位之後,既想做毛澤東的傳人,擁有毛那樣一言九鼎的最高權威地位;又想接過鄧小平打造的“大錢袋”,因為做個窮而大的弱國領導人,那滋味畢竟不太好受。這次讓第一夫人做藝術指導,重排革命樣板戲中的長壽劇《白毛女》,並讓其在革命聖地延安首演,毫無疑問是想向中國人釋放一種政治信號。只是這信號到底是什麼,恐怕他連自己也未必瞭然。

毛在文革前及文革中,讓其夫人江青指導編排了八個革命樣板戲,與毛對中國社會狀況及其主張的革命路線有關。儘管毛已經在50年代初完成了消滅地主階級與改造工商業的革命任務,消滅了私有制,但一直堅持階級鬥爭理論,並發展出了一個“黨內走資派還在走”的“理論”,據此主張“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既然要“繼續革命”,那些以訴苦、推翻地主階級與舊政權、讓窮人翻身的革命樣板戲,就理所當然地成了中共用來教育民眾的手段。

經過鄧、江、胡三代,中國現有的經濟結構已經成為以工商業為主體的經濟結構,完全不同於毛時期那種小農經濟與早期工業化並存的經濟結構。中共雖然依舊壟斷政治、經濟、文化資源,是全國唯一的大地主、最大的資本集團,但各級統治集團成員的家族也成為大大小小的資本所有者,底層人民依舊貧困。“習大大”如果想繼承“毛爺爺”那“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偉業,先得叛黨,與中共決裂。近三年,他已經與周永康等一系利益集團決裂,但是還不夠,還得更徹底一些,將薄熙來路線即用金錢為凝聚力、從社會底層汲取社會支持的道路貫徹到底,摧毀現有的統治集團。

今年以來,習近平在股市上演了一場權力與市場的惡鬥,因為鬥不過市場,就開始斗市場的主體——大大小小的資本所有者,這場鬥爭目前爐火正旺。由於擔心“習大大”走上薄熙來道路,權力與資本的同盟已開始瓦解,資本外流非常嚴重,自2014年6月至今年9月,中國外匯儲備已減少5000億左右。如今在延安首映以廢除債務、消滅地主階級為主訴的革命樣板戲《白毛女》,只能讓資本產生更強的恐慌感。

治國之策必須三思而後行,最忌胸無定算,一會向左,一會向右,如同road swing(路上左右飄忽行駛)。美國的Driver's manual(駕駛者手冊)告誡駕駛員,一是不要做road swing,二是見到road swing就要避開。習近平的忽左忽右,與胡錦濤十年的政左經右有很大不同。胡政治上堅持左,但並未在經濟政策上貫徹“左”的路線,中國這輛車好歹還能繼續開下去。但習總卻將車開成了高速公路上的road swing,不僅自己危險,還給其他車輛造成阻礙,容易撞車、翻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